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大卫父子】耶路撒冷宫词

寺山秃:

耶底底亚走出门,扶着门框对所有人说,撕裂你们的衣衫吧,你们的主安息了,他的长明灯熄了。

人群对着他睁圆了双眼,他穿行过沉默积压成的混沌团块,撕扯自己的头发,模拟其他所有人子失声痛哭,以此填满自己内心的空白。

——记得你年幼的时候就像个暴君一般,有次还哭着吵着要听我拨竖琴,我却说处理了一天的政务,又忙又累,教你母亲带你走……其实政务虽忙,拨弄几下琴弦还是有的,我为之前的许多孩子都弹过琴,唱过自己编的摇篮曲,可他们长大后却将刀剑带入了我的家门,我畏惧你的出身,畏惧你像你的同胞哥哥那样被无常击杀 ,也畏惧你成为他们一般的男子,更害怕竖琴勾起你那双谁也不肖的金眼睛里无尽的,对亲情的贪恋。所有男人都对我进言,说既然已经决定了要谁来替我持这木犁,便不要再娇纵他,像娇纵那个孩子一样。我听了男人的话,却没听过女人的,你的母亲抱着被我不耐烦地拨开的年幼的你,几乎是哀求我,对我说,给这孩子慈悲吧,给他一星半点作为父亲的宠爱吧,他是个人,不是什么石头木块……你哭得噎住,毫无生气的金眼睛却难以说服我,你只是和所有孩子一样的小人儿,而不是披着我孩子皮的神灵或灾祸……我扒开你死死抓着我外袍的细嫩手指,一根一根,你好像是怀恨般紧紧缩回她的怀里,把脸埋进她胸口,留给我条虫茧似的小背影。那之后你再没提过竖琴……但我知道,你一直跟着拿单整理乐谱,四处寻找能安慰人心的竖琴手,无论他们高低贵贱,都仔细耐心地聆听着……怎么?掉眼泪了——我可不记得有把你教成一个女儿,要顶天立地做大丈夫,这句我都教人专门记了下来。把我的竖琴拿给我,趁我枯枝似的指头还有力气拨弦,我还有气力,还要再同你讲讲上次给扫罗王弹琴的故事……奇怪,我们认识了应该有三十年了,我却像刚才那一刻才认识你般……你是一棵挺拔的树,一个值得爱的孩子,我现在才明了。也许你是天生缺了什么重要的部分,但春日原野上带着草籽的风总是无孔不入的,石头里都能开出花。如果不能切实体会,从模仿开始抓住这些也不是坏的,活得像个人是件好事,很好的好事……


end

评论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