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旧剑兰】沐浴光辉

Medea:

提示:

有私设,还不少。

圣枪亚瑟x湖之骑士兰斯洛特

亚瑟拒绝石中剑假定,摩根为女王假定。

圆桌可能有、旧莫可能有、加拉哈德可能有。

纯属基于第六章剧情的脑洞,随缘更新。

 



Chapter 1

    

命运如此奇妙,或许有些人注定要相遇相知,无论他们与应有的模样相距多远。

 

为了躲避不期而遇的婚姻的班王之子才踏上不列颠的土地,便收到一份莫名其妙的请求。

“您愿意和我打一个赌吗?”当他牵着黑色的爱驹在溪边饮水时,一个金发的高俊男人从深林中走出来。出于礼貌和对自身实力的信任,他并没有赶跑这个悄无声息接近他的陌生人。以出色的修养在王国内闻名的兰斯洛特温言问道:“可以先让我听听赌约的内容吗?”

细碎的阳光落入男人迷人的绿色眼睛里,他微微一笑,拿出一枚铜币。“只是无伤大雅的游戏而已。如果这枚钱币落下后正面朝上,请您和我互换一下盔甲、马匹和武器。正午过后,您可以在这片林子西面一棵四人环抱的榛子树下找到我。届时,我会归还您的物品,并支付一笔酬金。”

“酬金就免了吧。”猜得出男人身后有一些小麻烦,但麻烦通常是他打发时间的良方。幼时被湖中仙女收养的经历,使得这个刚刚成年的少年对一切冒险和未知存在本能的渴望,哪怕被接回宫廷整整六年也没能抹去他的这一特质。兰斯洛特饶有兴趣地与那个男人一同期待是非的结果,草叶间熠熠生辉的一面昭示了二人的愿望都没有落空。

金发男人发出低低的感慨,将铜币握回手中。兰斯洛特解下腰上的宝剑,递到对方手中,收获了一个意外的眼神。“您的武器不同寻常。”男人只拔出三寸便将无悔的湖光重新插入鞘中,“我没有资格从您身上取走如此贵重的宝具。”

“无妨。”兰斯洛特身上已经只剩下腿甲,连他自己都有点意外于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天然好感。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他保持着弯腰的姿势,抬眸向他确认道:“您会信守承诺,对吗?”金发男人被他的反应取悦了,发出嗤嗤的笑声。“当然,”他郑重地将利剑悬挂在自己的腰间,“如果有人要不义地窃取这把剑,我会用我的生命护卫它,直到它如约回到您的手里。”

这话也说的太严重了。兰斯洛特默默消化心中的尴尬,但并不反感这略显浮夸的誓言。很快两人穿戴好了对方的铠甲,分别跨上对方的坐骑。“那么,祝您好运。”在岔道口分别前,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打马掉头,再次朝他微笑。不同于一开始充满矜持和距离,这个笑容显示出近乎于轻佻的熟稔。魅人的绿眼睛仿佛一池泛着涟漪的春水,兰斯洛特眨了眨眼,将刹那间的恍惚驱赶出脑海。“您也是。”年轻的骑士无懈可击地回礼,合上自己的头盔,踏上另一条道路。

 

接二连三的马蹄声惊醒了丛林中的生灵。兰斯洛特一手持着缰绳,一手用换来的普通长剑劈砍碍事的枝条灌木。身后的呼唤已经渐渐微弱,眼看着即将再度踏入平坦开阔的区域纵马疾驰,兰斯洛特忍不住欣慰地叹了口气。然而踏出隐蔽的树林,真正纵览开阔的视野时,青年头盔下掩藏的嘴角却猛地垮了下来。

“王子,请顺应女王陛下的召唤,随我们返回卡美洛。”面前一字排开的三个骑士恭敬却不失强硬地请求着。胯下的战马迷茫地前后踏步,兰斯洛特有些懊恼地解释道:“我不是你们找的人。”然而盔甲下发出的瓮声瓮气的声音失真的厉害。

“虽然您除去了身上所有潘德拉贡家族的标志,但是您没有舍去您的神驹。这世间唯有您,亚瑟·潘德拉贡一人能够驾驭东·斯塔利恩。”

不,班王的小儿子,被湖之仙女养育的兰斯洛特也可以。青年在心里默念着,顺便抱怨了一顿那个祸水东引的正主。身后的灌木荆棘发出瑟瑟的响声,提示着兰斯洛特已经陷入了五位陌生骑士的包围。

其实要解除误会,只需要摘下面具就可以了,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同样能够解除麻烦。一个流亡者已经足够可怕,更可怕的是这个流亡者还相当显赫尊贵。兰斯洛特敢保证如果他摘下头盔,肯定免不了一顿盘查,最后在骑士们的押送下,灰头土脸地和那个男人一块被送进所谓的卡美洛。

为了平安摆脱追踪者取回自己的物件,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让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正对着兰斯洛特的缉拿者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带着剑鞘击中面部,“哐啷”一声栽下马背。兰斯洛特畅快地笑起来,调转马头,迎击回过神来的另外四人。

 

一阵短兵相接后,兰斯洛特挑翻了最后一位勉强能够站立的骑士,胯下名为东·斯塔利恩的白马也发出了欢愉的嘶鸣。“好孩子,好孩子。”他弯下腰,抚摸瀑布似的白色鬃毛,手感和他预想的一样美好。

“你,不是……你是谁?”被打翻在地的骑士筋疲力尽地发出怒吼,“倘若你还有骑士的尊严,就光明正大地报上你的名号,好让我知道是谁胆敢冒充摩根勒菲女王的弟弟,尤瑟王与伊格赖因王后的爱子!”

白马上的骑士始终沉默,就在可怜的失败者以为对方准备不要脸地走人时,终于从风中得到了傲慢的施舍。

“加拉哈德。”

“很好,加拉哈德!”兰斯洛特听到身后那个只能摊在地上的骑士愤怒地宣誓,“你最好不要出现在伟大的白壁之城卡美洛,不然以女王的名义起誓,我一定会将你缉拿上殿,直到你为你今日的冒犯忏悔下跪。”

等你练练再肖想这种可能性吧。兰斯洛特脱下闷热的头盔翻了个白眼,而且你还要找到“加拉哈德”——大概只会从流言中找到班王夫妇丢失了十二年的孩子吧。

至于成年后惯用的大名,青年戏谑地勾起嘴角,傻子才告诉你,让你带人找我麻烦呢!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