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戈尔贡三姐妹中心向]樱桃派之夏

十年铃:

标题My eyes wide like cherry pie,来自lana del rey的cola歌词第二句。
预警:雷,OOC,型月设定和希腊神话没什么大关系。依旧是戈尔贡别动队相关,现代paro。上篇《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之争》的后续,上篇链接见评论。本篇有二姐小牛提及,珀尔修斯出没,用的设定是FHA里面r姐的描述。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以下正文***

两分钟之前尤瑞艾莉放下手中的樱桃派,她转过头看向米诺陶,随手将鬓边的碎发撩至耳后。男孩对她露出一个别扭的微笑,伸手接过那块咬了一半的小点心一口吞下。许是甜食味道太干,他问诱人的甜心要口水喝,却得到一个比樱桃还甜蜜的吻。

因为一笔意外之财她第一次踏上祖国的首都雅典。迫于家庭因素,她人生中的前十七年都在无形之岛度过。同行的还有她的姐妹斯忒诺和美杜莎。原定计划中本没有这位突然冒出来的阿斯忒里俄斯先生,但谁都不会拒绝自告奋勇的免费劳动力。经过长时间的软磨硬泡喜怒无常的女神才答应让小男友一起跟去,明明嘴上说着麻烦死了之类的抱怨,却随即又顺势将所有的行李托付给任劳任怨的跟班。

她们在富人区租了栋别墅,就在卫城山旁边。房子占地面积很大,中途岛蓝的外墙给予它一种清新的美,地理位置也相当不错。无所事事的下午她就躺在阳台的摇椅上眺望远方。天蓝得过分,就像随意泼洒在画布上的大块颜料,浓烈又不知所云。她可以从她屋子的窗户里看见卫城山的山顶,雅典娜神庙在古老卫城的最高处俯瞰众生,中午时分它的洁白柱廊都被镶上一圈明亮刺眼的金边。但她从不稀罕去观赏它,任何时候,哪怕周围的云彩因为晚霞而变成了美丽的玫瑰紫色。

准确来说是如此典型的古希腊式的风格让她想起她那所该死的高中。说实话,校园并不算破旧,甚至有几分古朴又庄严的美感。只是破旧的课桌椅和小的可怜的运动场破坏了整体的协调性。建筑本身比身在其中的人好上不少,斯忒诺总是不客气地评论那些教师学生“都是愚蠢又自视甚高的废柴”,换句话说就是让他们在这栋由古希腊神庙改建成的建筑里上课就是不折不扣的暴殄天物。完全正确,只若不是女神边对他人指手画脚边吸溜着碳酸饮料,这话能有说服力得多。

但你不能指望在无形之岛上有什么好东西,有无生命的一律平等。尤瑞艾莉还记得去报道的那个上午,在阶梯教室的尽头年轻的男教师冷冰冰地询问她的名字,淡漠得就像大理石雕刻的人像。他黑色钢笔的墨水漏在登记册上,她努力尝试去忽略它。他的瞳色明亮又清澈,是大海与天空一般一望无际的蓝,但是其中蕴藏着的嘲讽与鄙夷也一览无遗。她用通常的语气回答问题,竭尽全力不去直视那双蓝眼睛。但他迫使她抬起头,磁性的音色清晰又彬彬有礼异样的温柔不着痕迹地蕴藏在其中,吐出的话语却像毒蛇嘶嘶作响的信子般冰冷无情。

“Ευγενία(Eugenie),Αμφιβάλλω ότι έχετε ένα μάταιο μυστικό(I suspect you have a skeleton in your closet)——”

尤瑞艾莉直接粗暴地打断他,让那后半句未出口的话淹没在一连串连贯的γαμώ (f**k)之中,并极力将不耐烦的神色掩盖下去,为此她不得不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现在她觉得斯忒诺的话十分有道理了。

“Τηλεφώνησα Φέρνοντας Εὐρυάλη (My name is Euryale),Κύριε(sir)——”

好吧,他愣了一会,旋即有些害怕地点点头,想必这下他对她名字的记忆必定非常深刻。许是被少女肆无忌惮的脏话轰炸吓蒙了,或者女神的气势太过咄咄逼人,他张了张嘴,半晌都没吐出一个字来,只憋出骤然柔软的近似呜咽的泣音。

其实尤瑞艾莉并不反感他叫她尤金妮,尤瑞艾莉这个名字本身就不常见,混淆起来是很正常的,但她却没来由地气急败坏起来。尤,金,妮,她反反复复地读着,让那些动听的音节在舌尖上来回滚动过很多遍,直到斯忒诺忍无可忍求她闭嘴。但她挺喜欢它,漂亮,美好,读上去活泼又娇俏。合该属于一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女,或者是什么公主皇后之类的大家闺秀,金发碧眼身材高挑,刚生下来就能通过合法途径继承国家。但无论如何都不是她,无形之岛的尤瑞艾莉,姓名罕见又难以理解,高傲任性又无理取闹。飞翔之女,她想,任何名字的深层含义全是百无聊赖的牵强附会。若是理解也不能明说。她的灵魂本该和专属于她的印记合二为一,但其中含义和女神本身毫无相似之处。

回家后她从斯忒诺那里知晓那个男教师名叫珀尔修斯,性格很是麻烦,总是没来由地针对美杜莎。后来她才知道他是市长宙斯的儿子,这种傲气的来源并非毫无由头。但有的时候这种混杂着自卑与自尊的情感则变成了令人愉悦的笑料。比如他曾无不讥讽地告诉她以她的身高根本过不了任何体育测试,却在下一秒她一个立定跳远蹦到他眼前时被吓得撞上桌角。

美杜莎评论他就像个人生赢家版的软弱废柴,总是没来由地同情心泛滥又在不合时宜的地方过于较真。虚荣心和自卑感永远是合二为一的好伙伴,尤瑞艾莉对此无可置否。她不喜欢他,但她沉溺于他碧蓝的双目。

之后他再没来过上班,隔了大半年才说是要回老家和未婚妻结婚。办喜宴那天邀请很多人,一个学校的师生就算是洒扫阿姨都被拉去凑数,但请柬上唯独缺少戈尔贡三姐妹的名字。斯忒诺对唯一认不清自己女神魅力的人耿耿于怀,尤瑞艾莉则毫无任何意见,至少她自己是如此认为的,而美杜莎非常庆幸她再也不用见到这个怪吓人的老师了。

年末的时候她就找到了阿斯忒里俄斯。斯忒诺说得好,三种最为有害且令人上瘾的东西:海洛因,碳水化合物和金钱。大麻和尼古丁永远是人最理想完美的伙伴,至少它们不会在生活蒸蒸日上的时候抛弃你远走高飞。活人则不同,就算是男朋友也一样。等到过个几年你因为碳酸饮料喝得太多或者太爱吃甜食导致身体发胖未老先衰貌不如前,男人就会不由自主地朝更新鲜更漂亮更活泼可爱的小姑娘那儿一窝蜂涌过去,就像脑子里装了什么自动定位导航。人若要有自我意识便得做出主观选择,总不能指望男朋友像个机器人似的每天只围着你转,那样还不如干脆直接去买个人偶还能自己捏脸。她挺喜欢那个大男孩,但仅止步于依赖性的两情相悦。独身主义好,找不到伴侣也无妨(此条不适用于斯忒诺和尤瑞艾莉,对美杜莎来说则是真理),大不了一个人自己过自己的谁都舒坦。但凡事不能两全,最为不幸的是你还有两个挥之不去的姐妹。被强制戒了大麻后斯忒诺拉她去酒吧,顺带捎上无辜被牵连的美杜莎。年长的姐姐给美杜莎点红酒喝,自己却执意饮用百事可乐,安心嚼樱桃派的尤瑞艾莉在一旁目瞪口呆,事情最后则演变成了强制斯忒诺戒可乐的打架斗殴。

许是从那以后尤瑞艾莉开始对樱桃上瘾。樱桃味的汽水(很显然斯忒诺说服了她),樱桃味的甜点(此条归功于可爱的雷光先生),樱桃味的硬糖(美杜莎的最爱),樱桃味的洗发露,护手霜和润唇膏。她喜欢闻到樱桃的清香,仿佛这种甜腻又充满柔软爱意的香味能给予她安全感与坚强的力量。樱桃为她构筑一个无人打扰的美好梦境,只要没有人去打破坚壁,那有形之岛就永远存在。
别墅里沉稳又安静,空气里飘浮着清新的香气,唯一嗡嗡作响的是斯忒诺一贯的傲慢嗓音。“你知道么?雅典娜神庙的柱子塌了一根。”

但尤瑞艾莉对姐姐的话置若罔闻,她只是露出一个笑,又啃了一口樱桃派。

END

本次有彩蛋:
1.别墅是谁的,圆桌现代系列里提过。
2.金发碧眼的富家女的人生是否一帆风顺。
3.论雅典娜神庙柱子的倒掉。
4.对其实她们和圆桌们在同一条世界线上。

惯例文末自言自语:拖了一个礼拜总算搞出来了,果然还是得一气呵成,写了一半停下来效果就特别不好,很明显能看出来前半段是上周写的后半段是今天下午写的。FHA里面R姐对珀尔修斯的描述很有意思,“胜利版的间桐慎二”,然而我实在不太能想象出来人生赢家版的二爷是什么样子。FP里的珀尔修斯太温柔了,我下不去手(不)。我很喜欢二姐,把她喂到90级了,开心。原本百级预定的黑贞:(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好了现在有理由催你了,@一年产粮一个月 ,写剧本!改歌词!开新坑!不然不谈,拖出去打死。

评论
热度(45)
  1. 二岩十年铃 转载了此文字
  2. 二岩十年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