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After the...

挑嘴。:

西薩‧齊貝林迷迷茫茫的睜開眼睛,瞪著映入眼中的破敗石製屋頂。

他有些迷糊,幾乎要忘了自己在哪裡。

用手臂撐著身體坐了起來,他幾乎要以為是JOJO的惡作劇了--趁著他因為訓練過度的疲累而陷入深眠後將他扛到室外扔著。

他眨了眨眼,看見了在碎開了一角的石頭後,黑色的長髮。

「師傅!」

他喊著,想著絕對要師傅替他教訓JOJO--將他的訓練加重個一百倍或是重新扔回地獄昇柱底下爬個十趟才能出來之類的--然後發現張開了口的自己卻只能發出像氣音一樣的喘音。

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脖子,他看見麗莎麗莎用手遮住的臉頰上閃著水光。

啊啊,肯定又是JOJO將師傅惹哭的對吧,太不可饒恕了!

但是他卻又看見了平時無論何時都嬉皮笑臉著的JOJO也泛紅了眼眶,手中緊緊捏著一段髮帶。

那不是我的嗎?

他伸出手摸向自己的頭上,觸手冰涼。

他想起來了。

西薩笑了出來,他終於邁開步伐。

他從哭泣的麗莎麗莎身邊走過,穿透了JOJO緊握著髮帶的手,朝屋外廣闊的天空走去。


JOJO,這是我最後的波紋,收下吧,然後戰鬥吧。

西薩齊貝林,二十歲,長眠於此。


评论
热度(11)
  1. 二岩挑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