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乔西】 Dulce de Leche

戍时光陨:

*短,原作时间轴,含有明显的乔丝吉。

本美食博主回来了





Dulce de Leche





如果要问西撒·A·谢皮利是个怎样的人的话。

 

花言巧语。乔斯达想。好像有点出乎意料,但又理所当然,自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他不断高速运作着的大脑中第一个跳出来的还是这样一个词。该说是忘不掉的第一印象还是什么才好呢?

 

要稍微回忆一下的话,可能会让人觉得可惜,在西西里岛上的日子里他们并无太多闲暇时间接触女性,除了丽莎丽莎那些让人头痛的苛责以外,就是丝吉Q尖锐的咋咋呼呼的嗓音——好吧,当然,他承认丝吉要比老妈可爱多了,但是这两个人绝不会成为西撒的目标对象。除了他们那糟糕透顶的初会面之外,乔斯达并未见过他跟别的女孩子尴尬的调情现场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会有这种印象。乔斯达把手里的一摞书叠到旁边已经封好的纸箱上,他的面前,丝吉Q正用惊喜的声音描述着自己方才出门买东西的时候是如何不经意间发现了最喜欢的甜品店。面前被打开的纸盒里,深咖啡色和柠檬黄的小巧糕点一个隔一个的紧紧挨在一起。

 

浓厚的奶油香气和水果味道弥漫进了空气里。乔斯达就觉得有点头晕,而他同时也想了起来,在白色与鲜黄色交织的花哨包装盒上,那个绝非英语的不知名的单词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是那时候丽莎丽莎喜欢的点心吧。看来他的脑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好使。

 

天天训练到快要呕吐的时间里,由于对自己身体状况的担忧常常是寝食难安,所以丝吉Q买来糕点分给两人的时候,乔斯达仍然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西撒坐在他对面,跟丝吉道了谢,语气永远礼貌又懂分寸得仿佛初次见面。乔瑟夫抬着眼皮偷瞄他,一边还是凑近过去看了一眼盒子里边。

 

外表可爱的糕点就躺在里面。大概是因为摇晃的原因,纸盒边缘沾到一些果酱和糖粉。除了艾莉娜奶奶偶尔会烤的磅蛋糕,乔斯达也不太尝试别的甜食,他心不在焉的用拇指刮去那一角柠檬黄色的果酱,伸出舌头舔了舔。

 

还真的是柠檬。被酸到了。

 

他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出声抱怨就又想起来,啊,好像糟了,会被西撒骂乡巴佬的吧。并不情愿、却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紧张,他飞快的朝西撒的方向瞥了一眼。

 

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他的举动。

 

是巧克力呢。年轻的意大利人轻快地说道,十分高兴的样子,甚至连那几个英文单词也连带变得柔软了起来。乔斯达不由得看的发愣,然后又赶紧垂下眼去。的确,比起柠檬苹果,或许自己也更能接受巧克力吧,但是为什么这家伙会这么开心啊,那种表情,以前可从来没见过。

 

他听见西撒问他,JOJO,你要哪一个?

 

我可不喜欢甜食。乔斯达听见自己说,他抬头去看,西撒的神情果然又变得和以往一样了,那双眼睛正在静静的看着他。他站起身来的时候,就有一个声音飞快地掠过了脑海。

 

干脆地不假思索直接顺走了那块柠檬糕点,他转身就走,西撒在身后喊他为什么不洗手,又提醒他,晚上还有代理师傅那边的训练,不准迟到。他懒散地挥挥手臂算是回应,酸甜的柠檬果酱的香气好像正在溶化他的牙齿。

 

大概是这阔别已久的酸味刺激了他的味觉,忽然就非常想喝冰可乐了,装在塑料瓶子里,刚从冷藏柜里拿出来的可乐,能把他的心脏和大脑都完全冻住。

 

那之后记不清几次,可能是两次或者三次,又吃到了从同一家店买来的甜点,总是有巧克力和柠檬两种口味,像约定俗成的那样,每一次都是西撒拿走巧克力的,而乔斯达吃掉柠檬味的。现在想来,是丽莎丽莎为数不多表现出的温柔也说不定,在这一点上她果然还是个心思细腻的女性,竟然会用甜点来安抚他们。

 

拜此所赐,乔斯达也终于从他意大利伙伴的口中亲耳证实了对方喜欢巧克力的这个事实。西撒靠着窗台坐着,一挥手,透明的肥皂泡就从他的指尖飞了起来,飘进屋子里的雪花落在上面,也没有让它破掉。

 

他用手指轻轻戳着那个泡泡,告诉乔斯达,在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给他们买糖果,总是把黑色糖纸包裹的巧克力分给他的事情,还有他长成少年之后,从杂货店偷巧克力棒棒糖给自己妹妹们的不那么光鲜的往事。听故事的人一言不发,他就轻轻笑,笑完了摇头,又说,过去了那么久,不说就要忘了。

 

乔斯达盯住他线条柔和的眉眼,看了又看,看了好久却一句话都说不出。西撒被他犯傻一样的表情逗笑,稍稍用力将手里的泡泡推向了他,好在对应波纹的反射神经相当发达,乔斯达马上用手背接了过来。透明的、又带着七彩光芒的泡泡,把西撒的脸映得微微变形,有些好笑。

 

那怪不得你喜欢吃甜的了,说实话,根本看不出来,乔斯达说的心不在焉的。

 

也没想让你看出来好吗。变得滑稽的西撒的五官扭曲着,只有他的声音还是清澈又平稳。他叹口气笑道,不过……和女性交往的时候,大概算是个阻碍吧。

 

被透过自己的泡泡持续注视着,他揶揄着乔斯达在男女关系方面简直比白纸还不如,顿了顿又烦恼道,女性才真的是用水和砂糖塑造出来的生物,被可可的香味绊住脚步的大有人在,而既然她们想要巧克力的冰淇淋或是蛋糕,我又怎么拒绝呢?

 

不知为何有点不想让他说下去,又或者是对无故被嘲笑的不满,乔斯达出声反驳了他:所以就连共同分享也做不到,直接让给了对方吗?他想说,你这种主观上强加的绅士态度可是相当的让人不爽,即便并未说出口,语气里也多少带上了些不满的成分。

 

大概这些不满在西撒那边被理解成了别的什么东西吧。他忽然站起身来了,朝乔斯达走近,一只手扶在了他用两只手肘支撑着的椅背上,而对方也没有丝毫躲闪,绿宝石色的眼眸透过肥皂泡像要融到一起去。

 

所以说——你真的是一点都不懂啊。西撒好像很无奈,可他的表情里甚至没有笑意。他看着乔斯达的眼睛说,比起什么分享,从对方身上显露出来的幸福感里获得满足已经是我的本能了,这叫浪——漫——

 

那张脸转瞬间就凑的极近,放大的精致的脸带着些稚气未脱的狡黠,然后,他一下子把横在两人之间的肥皂泡给戳破了。

 

乔斯达猝不及防的从椅子上翻到了地上。他尚未清醒的脑海里只留下了意大利人突然爆发出的放肆的笑声。

 

那无数个省略号、问号、惊叹号就在他的脑袋里回转,而他都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不是又屏住了呼吸,气也不敢喘,想都不敢想,

 

花言巧语,花言巧语。即便乔瑟夫·乔斯达也是个擅长用文字游戏玩弄他人的混蛋,他偏偏就是在自己的事情上转不过弯,像透明泡沫的里面藏着答案,他却无论如何打不碎它们。过去的他也绝对想不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和第一印象差到极点的家伙坐下来平静聊天、高声谈笑,分食同一盒糕点,能毫不顾忌的靠在对方肩膀上酩酊大醉。

 

连自己都读不懂的种种行为,是不是也能被称作浪漫的本能。

 

乔斯达想到自己记忆中奶奶烤的磅蛋糕的味道,总是放很少的牛奶很少的糖,巧克力味都是微苦的,但他手中的糕点却散发着像是要将他灌醉一般香甜的气味。很美味。他咬下一口,再咬一口,鼓起脸颊努力的咀嚼着。

 

丝吉Q坐在一旁,也拿了一块巧克力的,她愣愣的看着乔斯达,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怎么了,JOJO,我记得你以前是喜欢这家的柠檬塔的呀……?

 

乔斯达吃完了一块,舔了舔手指上蛋糕的碎屑,笑着回答她说,那是你喜欢的吧,每次我要从盒子里拿你就直勾勾的盯着我的手,又不是不给你吃。他伸出另一只手去轻快的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丝吉张着嘴看着他,扶住额头,很快脸上就红成一片。

 

年轻的乔斯达哈哈大笑。他还有许多事要做,要尽快把这些行李都打包好,搬去曼哈顿的新家,还得抽出时间联络艾莉娜奶奶和史摩基,为自己的家庭的诞生做准备。他的脑子转的飞快,人生也一刻不停。

 

 

 

 

+Fin+ 





Working BGM:

Naomi & Goro --- 夜明けの歌

Maximilian Hecker --- Polyester


喉咙不好的日子里就很想吃甜食了,也很想念西撒,不是很想老二。

评论
热度(34)
  1. 二岩戍时光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