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之前up时沉船了但是福袋终于出拉二了,写点东西还愿QvQ

Aze €⭐:

 一开始看到福袋召唤其实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毕竟新年的功德袋还是很让咱挫败的……但是又好像要女儿啊,而且之前的拉二池子又沉船了还只出了尼托酱(虽然尼托真的很可爱啦可咱更想要拉二嘛)所以就小氪了一波然而没想到——拉二他居然真的来了!!

 在感谢运营的同时也决定写点不成体统的东西来还个愿啦,不过因为个人文笔并不好而且ooc严重同时还格式错乱所以还请各位多多包涵(土下座)


======分割线=============

 在召唤阵的中央,带着太阳般光芒的法老王漠然地望着面前正跪坐在阵前的橙发少女。

 少女用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似乎不敢面对面前的召唤阵,而且仔细看看就能发现她嘴中还在念叨着什么。

 「梅芙酱虽然很可爱但是咱也很喜欢库酱啦所以不要来啊」
 「南丁桑虽然很可靠但是咱已经有罗曼啦所以不用啦」
 「狂王桑的话……啊啊啊啊太想要了所以肯定不会来的吧QAQ因为他不喜欢黏着系的女人啦」
 「杰克酱……QAQ妈妈已经沉船怕了所以来嘛来嘛」
 「当然如果船长桑和三藏酱也能一起来的话就太好了QvQ」
 ……

 等等等等,皆是些在法老王耳朵里听来令人生厌的话。
 
 ——自大的女人。奥斯曼迪亚斯不由地有了嗤笑的冲动。面前的少女一边说着自己对于各式英灵的看法一边祈求着他们的出现与否——太自大了,甚至自大到了让人生厌的地步。

 英灵可不是任由你来随意点评的存在,女人——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毕竟是法老王,他的气量不至于会让他那样做。不过,他倒对于面前少女的行为有了些兴趣,不,或者说是某种好奇。

 他忽然想看看,当这个在他眼里乳臭味干的小女孩将手从眼睛上放下时,在看到此时召唤出来的是伟大的太阳王时,她会是什么表情。

 “……?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登场台词……?”
 太阳王依然没有发声,因而少女自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召唤出了什么。

 “难道我抽了个假福袋……”

 刚刚还戏很足的她声音里忽然多了些惊慌,然后立马将双手拿下,接着却因为眼睛一直处于黑暗中还没来得及适应变化便被召唤室的光芒晃到了眼睛,又由于跪坐了一段时间双腿也麻了于是一个不稳便侧着倒在了地上,而脑袋也磕在了一旁的台阶上。

 “咿呀——痛痛痛痛痛……”

 于是出乎拉美西斯二世的预料,那个御主就这样抱着脑袋捂着眼睛在地上痛得直打滚。

 “……”
 虽然是很失礼的场面,但是太阳王却没有了那刚被召唤时的不快,反而是饶有兴趣看着这个滑稽的女孩自己在那边乱作一团。
 而他自己依旧是一言不发。

 呵,很好。至少在取悦王这方面,你倒是勉强合格。


 “……呜。”

 终于从疼痛中缓过劲来的少女揉了揉眼睛拍了拍灰尘从地上爬起,尚未完全恢复的视力让她隐约看见了站在召唤阵中的人影,虽然看不出来到底是谁但还是让她放下心来,原来自己没有抽错池子……

 不过既然来了不管是谁也请您说句话啊好吗?!Master我刚才很尴尬啊!!

 然而她抱怨的话还没出口,就听到了某个熟悉的声音。

 “用这种拙劣的方式来欢迎余的降临,你还真是有够大胆的啊,小姑娘——或者说,御主?”

 等等,这怎么回事——虽然视力在渐渐恢复,然而大脑却在接受到声音的时候瞬间宕机,接着她只能直愣愣看着那个身着金黄手持法老权杖的王慢慢地向她走来。

 望着此时整个人都已经不好了的少女,太阳王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很好,就该是这样。
 就当是对于你刚才的不敬行为的一点小小的惩罚好了。

 奥斯曼迪亚斯满意地走过了少女的身边,背朝着她说出了自己的登场台词。

 “吾乃奥斯曼迪亚斯,王中之王。”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说完的必要了。他走出了召唤室的门,留着已经无意识了的少女独自矗立在召唤阵的光芒之中。
 
 “咣当——”
 于是人类最后的御主再一次地跪坐在了召唤室中。
 
 之后在玛修的安慰下一边哭着一边笑一边欢呼着走出召唤室的御主变成了全伽勒底的笑料,整整一周,整整一周。


 事后在休息时间,少女和逐渐熟络起来的法老王再次谈论起在召唤室里的一幕,

 “所以你那个时候到底在害怕着什么呢,我那不成熟的御主啊。”

 此时法老王的目光已经不再漠然,然而身为御主的少女却支支吾吾了起来。
 
 “那……那是因为……那只是因为……害怕踩雷罢了……”
 “‘只是’……?”
 “诶……诶?!那……当然……”

 “可不要尝试着对身为王中之王的余撒谎啊,御主。”
 
 奥斯曼迪亚斯笑着望着已然处于窘境中的少女,而后者只能惊慌地寻找着回应的方法法。
 
 可是,
 
 这怎么可能说的出来嘛——?!难道要实话实说,因为之前的特异点里被您给迷住了,然后召唤您的时候却沉船了?而且几百石头下去只把尼托捞上来什么的……然后这次福袋虽然就没抱希望却在害怕踩雷的同时还有些小期待什么的……所以这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啊!

 于是少女憋红了脸声音也越来越小,见此情状法老王也只能轻叹一声。这个腼腆的小姑娘……

 “算了,不想说也不要勉强,余准了。”

 奥斯曼迪亚斯挥了挥手表示允许御主不必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太好了……只是刚刚感觉逃过一劫的少女还正在庆幸地抚着自己的胸口,却又被法老王接下来的话给惊得差点呛出声。

 “反正之前询问尼托为什么她也在这个伽勒底的时候她已经和余说过。话说原来御主你还有这么‘不堪’的过去啊。”
 
 玩味的笑容又浮上了法老王的面孔,而更要命的是法老王那浅褐的肤色与英俊的面容更使得这个即使并不是那么怀着好意的笑容在少女的眼里具有着无法估量的杀伤力。

 于是世界上最后的御主此时只能在羞耻与羞涩中捂着自己早已红得发热的脸落荒而逃,留下法老王一人在原地愉快地笑着。
 
 “所以说至少在取悦王的方面,你是合格了。”

 望着少女远去的身影,奥斯曼迪亚斯慢步跟了上去。


 
 这就是要拯救世界的少女与她的王那并不算愉快的相遇的全部,完全不浪漫嘛。
 不过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他们之间估计还会发生不少的事情吧。
 所以加油啊,最后的御主桑。
 
 尽可能的去成为不会让王失望的人吧。
 
 
 

评论
热度(7)
  1. 二岩Aze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