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ff15 x fgo]黎明-02

雲生結海樓。:

*沒有(明顯的)cp向。
*fgo終章前,咕噠視角。
*包涵(ff15)大量劇透,萬米長刀。
*前文點頭像。


02.神話(上)

我張了張嘴,卻沒辦法發出任何聲音。
在我曾經歷的特異點中,人即使再如何被魔力侵蝕,也擁有最基本的人形。但在這裡,就在我們下方盤據的「人」們,除了異形鬼怪,我想不出別的詞來形容。
“剛開始我們都無法接受,畢竟⋯不過後來大家都明白過來,我們要做的是盡力去救那些真正還活著的人。”
我心裡有點壓抑,只是安慰自己等到修復這裡之後這些生命都會復原。
“白天也是這樣嗎?”醫生問,“照常理來說這種不太好的東西應該害怕光才對。”
兩個人不約而同停下手裡的動作,用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著我。
“你到底是哪裡來的啊?”
“這個⋯說來話長了。”

我把迦勒底和迄今所經歷的事簡要說明了一下,想起還沒問這裡的時代坐標,就順口問了,一邊問著我心虛的撇了一眼伊麗絲的手錶,心說別在是未來吧。
但兩個人都沒說話,好一會兒伊麗絲才開口,不過並不是回答。
“你剛才說的,「人理續存」「特異點修復」⋯這些全部發生在「Earth」上嗎?”
“是啊,是真的,所以說我在想既然我被轉移到這裡,應該也能⋯”
她們深深對視了一眼,我感到有哪裡出了嚴重的差錯,於是閉上嘴改口道:“有什麼不對嗎?”
“喔,那是差的太多了。”阿拉尼雅攤手。
“你現在可不在「Earth」上,這裡是Eos星球。”
“路西斯,維斯佩爾湖聖標。”

我已經懵了,醫生也懵了,伊麗絲把手錶遞給我來讓我看時間,24時制的電子錶上13:40的冒號不斷閃動著。
“⋯⋯開哪門子玩笑。”我幾乎要昏過去。
“這裡沒有白昼,自那之後永夜降臨已經將近十個年頭了。”阿拉尼雅道,“不然你以為使骸的數量會有這麼多嗎?Eos星球上已經沒有多少真正的人類了。”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醫生破音了。
“可以這麼理解,因為我們雖然同時擁有科技,但是我們的魔法和你們的魔術聽上去是兩種東西,至少是兩種類型的能量。”伊麗絲站起來,“我要給哥哥他們打個電話,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那這件事已經是王都級別了。”
“先在這裡設置你們說的那個什麼補給點什麼的吧,聖標附近的魔力比較強,尤其是這個聖標⋯”阿拉尼雅第一次露出了微笑,“畢竟是那傢伙長久停留的地方⋯不過這個故事等有時間了再和你講吧。”
“可以嗎?”我問醫生。
“可以,雖然魔力類型不一致,但可以加以利用。迦勒底的儀器無法解析,這已經是魔法的範疇了⋯建議你優先英靈召喚,這個世界只有東部有些許魔術魔力反應,距離太遠無法確定是不是聖杯,干擾因素太多。就試一試吧,沒有瑪修會變得有點困難,但有戰力帶在身邊總是好的。”

我清點了響應我召喚的從者,Archer衛宮、Lancer斯卡哈、Assassin衛宮、Caster孔明、Avenger貞德,都是熟悉的面孔,瑪修似乎沒有辦法過來,然而⋯

“⋯福爾摩斯先生。”
最後一輪金光褪去的時候我訝異了一陣,在沙漠的時候不是剛說過不參加戰鬥嗎。
“我擔心埃爾梅羅先生這次不能及時做出決策。”他笑咪咪。
“埃爾梅羅二世,謝謝。”軍師僵硬的回頭。
也許是我眼花,二世拿著煙的手有點顫抖。
“我們現在就去雷斯特爾姆,哥哥他們要見他。”伊麗絲放下電話。
“車在下邊小路上,使骸就麻煩藤丸君了~”阿拉尼雅叉腰看看我,“如果真的有可能,王劍會讓你嘗試進王都的,那可要先證明自己的能力。”
我鬆了口氣,給貞德打了個手勢示意她打頭陣開路。
“我們跟著師父和福爾摩斯先生。”我向伊麗絲她們指了指斯卡哈和福爾摩斯,“後方交給衛宮他們。”
“二世,支援就拜託了。”
埃爾梅羅二世罕見的沒有抱怨,只是皺著眉最後看了一眼閃爍螢光的聖標。
他一腳踏在已燃到盡頭的煙尾上,大量支援魔力以他為中心隨之擴散,宛如往平靜水面上投去石子一般,漣漪蔓延開來。

评论
热度(18)
  1. 二岩雲生結海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