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FGO】雅威x大卫的不知道什么脑洞……

无限坑制:

# 手机编辑没法设格式,趁着鸡血先发上来再说
# 标题我起不来啊,咬我啊(。)
# 雅威x大卫。私设成山内容是渣文风……不好吃😂
# 他们就是这么深爱对方却又正直地不能在一起!(其实在一起也很好我认真的请你们在一起吧……)
# 大卫爸爸这~么好!雅威的贴心小棉袄!
# 我绝对相信如果大卫是女性那么耶稣可以早生一千年(喂)
# 救赎之日:审判日(哈米基多顿),所有死去的人将以善恶接受审判,善人进入神的国度永生,恶人永远在地狱被拷打。

————————————

王老了。
以色列的人民都清楚这个事实。
王是人类。
所以任何“返老还童”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而且,王已经决定了继任者。虽说仍很年轻,但新王对大小事务的处理都很妥当,国家的重心也因而慢慢发生了偏移。
除了新王和约押等几位旧臣,已经没什么人去探望老迈的王了。

这天,试着给照料自己的女孩弹几首曲子解闷时,年迈的王发现自己颤抖的手指已无法再拨动琴弦。
少女的脸上露出愁容,老王则笑着让对方把乐器拿走。
“放在这儿,看到也会觉得心烦嘛。”
女孩点了点头,抱起竖琴轻巧地跑了出去。
到底是喜欢玩耍的年纪,不该被束缚在自己身边呐。
年迈的王想着,止不住袭来的困意,就着午后温暖的阳光,沉沉地睡去了。

也许是睡得太多,他现在时常做梦。梦中,他看到了自己的一生。
他看到自己恩爱甜蜜的父母,看到喜欢捉弄但爱护着自己的兄弟们。
他看到敬佩自己英雄出少年的扫罗王,看到愿与自己同生共死的约拿单。
他看到死在自己刀下的非利士人、摩押人,看到被征服的民族向他进贡。
他看到迎接约柜进入大卫城的盛况,看到乌利亚因自己的阴谋战死沙场。
他看到自己和拔示巴的第一个孩子咽下最后一口气,看到挂在树枝上的押沙龙睁眼盯着自己。
他看到拿单为所罗门受膏,看到以色列的人民匍匐在新王脚下。

“我的仆人大卫,我命你睁眼,我有话要和你说。”
突然,一个既陌生又熟悉,既遥不可及又仿佛在耳畔的声音响起,驱散了睡意。
被呼唤的人缓缓睁开双目,映入眼帘的,是集世界全部美好于一身的色彩。
“啊……您?难道……”
本能地低头挪开视线,同时注意到了趴在身旁,依旧熟睡中的少女。他顿时明白,这是一场梦。
亦是真实。
“不要移开你的眼,我出现在你面前,自是许了你直视我的资格。”
“可是……”
咽下反驳的话语,人之子顺从地抬起头。
不知何时,那位尊贵的存在已坐在床侧,原本陪伴在身旁的少女不知去向,冰冷的墙体也消失无踪,包围着自己的只有许久未曾感受到的暖意。
“我主,您要吩咐仆人做什么呢?”稍微停顿了一下,又不太情愿地补充道,“只怕我无法像以前那样完成您交代的任务了。”
“大卫,我指引你去做的每件事,最终都很好地达成了。我曾几何时强人所难过了呢?”
“抱歉!”惊觉自己的失言,惶恐地低下头,在心中一遍遍地自责,“是仆人臆断了您的意思恳请全能慈爱的主宽恕仆人的过错。”
一双柔和的手轻轻伸向他,将他的脸托起。
“你太过紧张了。让我好好看看你,我的仆人,我的大卫。”
心脏剧烈地跳动,使得流动的血液一次次抨击着耳膜,是紧张、激动、还有仿佛初恋一般的不知所措,已有数十年人生经历的王在这方面,永远和少年时一样生涩、敏感。
“我的大卫,你老了。”
永恒的存在是否能理解衰老——想必是可以的吧,正是他将此作为惩罚,给予了最初犯下罪过的那对人类。
“你侍奉我的这七十余载,可曾有过任何不满?”
“我的主,您实在让仆人惶恐了。是您让我从区区牧羊人成为一国之君,是您赐予我智慧和勇气击败以色列的敌人,亦是在您的光辉下国家才能如此繁荣。您已经给仆人太多太多了,我又怎会觉得不满。”
“我取了你和巴示拔第一个孩子的性命,你不恨我?”
“我主行了人理的正道,使仆人罪有应得,我岂能以此记恨天主。”
“我没有守护你最爱的孩子,让他死在荒郊野岭,你不埋怨我?”
“……那是吾儿押沙龙有错在先。试图使其免受责罚,是仆人太过自私妄为了。”
“那么,没有准许你建造神殿,你可曾感到失落,可曾觉得心有不甘?”
“神殿是为赞颂、传扬我主的威光,展示我主圣明而建,无论是由我还是主认同的其他人来实施,目的和作用都不会有任何改变。既然我主认为有更适合的人选,我当为此心怀期待和祝福。更何况,我主已允诺将这件荣耀交予我的子嗣,我便只有感激,并诚惶诚恐地希望他们的作为能顺应您的期待。”
“大卫啊,大卫。”
仿佛有无数只手同时在抚摸,然而每一只手都那么小心翼翼,每一只手都那么恋恋不舍。
“你的人生就要走到尽头,国家也已归他人管辖。你现在就好似当年的牧羊人——一无所有——比之更甚——没有羊群,连牧羊的杖子都无法握住。”
“至少仆人还有天主啊。”完全是太过感动以至于忘却了敬畏,人之子颤抖而遍布褶皱的手轻轻抚上脸颊上那双温柔的手,“我主愿意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仆人眼前,哪怕现在就让我的烛火熄灭,我也心满意足了。”
先前早已充盈眼眶的泪水,纷纷滚落下来,打湿了脸颊、床单、还有相互的手。
“啊啊,还是像以前一样爱哭呢,我的大卫。”
好似无数光芒汇聚而成的手擦去泪水,并轻轻捏了捏泪人儿的脸蛋。
“别哭了,我要最后许你一个愿望,你想求什么,告诉我吧。”
“愿望?可是仆人从天主那里已经得到够多了……”
“我许诺你,任何愿望。”说着,那位至高的存在靠近了扔在哽咽的人,“既然给予了你这难能可贵的机会,你便不该浪费。”
“……请天主宽恕仆人方才的失言。”
止住泪水,大卫抬起头认真地看向对面,用仿佛要将对方的模样烙印在灵魂中那样的眼神。
“仆人恳请天主……不要给我永恒。”
“……你这是为何呢?”
“仆人不敢妄自猜测天主,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人的生命并非永恒,所以总会拥有和失去,也正是因为拥有和失去的无常,人才懂得爱与珍惜。我生而为人,以人的身份爱着家人,爱着随从,爱着子民,爱着国家,爱着世间万物,爱着……创造出万物的天主。生命终有一天会燃尽,因此我分外珍惜这份被主接受并回应了的爱——竭尽全力地完成天主的吩咐,尽我所能地歌颂天主的荣光——在有限的生命中,努力用我的爱来回报主。”
“居然想要回报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啊,我的大卫。”
“仆人自然清楚,天主的爱是无以为报的,但我就是想为您做这些,我悸动的心在催促我,为您想更多、做更多的事情。”
脸颊上泛起红晕,然而此时说话的人已经顾不得自己是怎样的表情了。
“尽管我也有不舍,但这私心是不应当的,人子就当走人子的路,哪怕这分别于我而言有太大的痛苦……但我会耐心地等待救赎之日,期盼您永恒的国的降临。”
握住对方的双手,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可是,那是否太细碎,太无礼,太自私……啊,即便能获得永恒,想必也是无法尽述这份感情的。
“倘若到那时,我主仍然愿意回应,可否让仆人再为您弹奏乐曲?”
啊啊,自己果真是个贪婪的人,明明已经许了愿,却又在请求新的允诺,一定让天主失望了吧,但贪婪本就是人的劣根性,在这个时点小小任性一下,天主能原谅自己吗……
“大卫啊,我的大卫,你的愿望……我已知晓。”
一阵暖风袭来,倦意缓缓侵占思绪,知道这是那位即将离去的预兆,大卫犹豫了一会儿,最终仍是用虚弱的声音说道:
“所罗门那孩子……毕竟与我是不同的……请您……不要待他太严苛……”

王老了。
王死了。
新的王在台上带领众人哭泣追思。
亚比煞也哭了,怀中抱着并未还回去的竖琴。
哭得最凶的是约押那批旧臣,王在他们眼中,绝不仅仅是王而已。
天也哭了,整整3日的大雨把所有以色列人的心浇了个透。

然而这也仅仅是漫长历史中的一个篇章,永恒时间中的一个片段。
在那之前,无人知晓。
在那之后,鲜有铭记。

评论
热度(34)
  1. 二岩无限坑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