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二世格蕾】一日约会

八雲燐:

·二世x格蕾,小灰第一人称视角

·第一次尝试写小灰和亚德,ooc,ooc,ooc,重要的一定要说三遍

·二世生日贺文第一发,提前祝老师生日快乐~第二发二世咕哒子明天再写(喂)

 

我像往常一样,轻轻推开了公寓的门。

果不其然,师父正靠在沙发上以一个很别扭的姿势打着盹。他的手自然地下垂,指尖几乎快要触碰到地面,而游戏机的手柄就躺在地上——看起来师父又是在玩游戏的时候睡着了吧。

“师父?”

“唔……”

师父迷茫地坐起来,眯着眼活动着脖子和肩膀。睡在沙发上果然还是很难受吧。

“女士,今天好像没有给你上课的预定啊?”

我摇了摇头。确实,师父今天没有要给我授课的安排,只是我自己心血来潮想要来到师父这里,因为今天对师父来说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虽然我不认为师父还记得。

“那……嗯……说起来,你来到伦敦以后,我还没带你正式去逛过街吧?”

“咦?”

师父提出了一个有别于平时的提议。以往若是有这种时候,师父应该会选择在公寓里看书玩游戏,或是直接选择给我上课吧……不过,以前也从未有过我在不需要上课的时间来到师父公寓的先例,这种时候师父会做什么,也都只是我的臆想而已。

“咦嘻嘻嘻,书呆子居然提议要出门逛街?真是新鲜啊。”

第三个声音响了起来,不大不小,刚好能让我和师父听得一清二楚。我看见师父明显蹙起了眉,眉间本就十分明显的刻痕更深了几分,但对于那个声音明显带着刺的调侃,师父没有反驳什么,或许出门逛街对他来说也的确是一件新鲜事。

我从衣帽架上取下了厚重的枣红色大衣和金色的围巾,事实上我对秋天是否需要穿这么厚重的大衣持严重的怀疑态度,但不仅仅是师父,连我在路上看到的其他人似乎也都这么穿,或许比起保暖效果,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在其中吧。

看到师父穿好了大衣,我帮师父围上了围巾,再把凌乱的长发整理好。现在的师父,看起来和之前,几乎判若两人。

“女士,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虽然问是这么问了,但是——

我对伦敦街头有些什么一点也不了解,师父似乎也明白了这么问我有失妥当,所以最后还是变成了我跟在师父后面,随着他的喜好在伦敦漫无目的地闲逛。

伦敦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复杂,现代和古代在这座城市里就像两只咬合完美的齿轮一样严丝合缝地结合在一起,我跟在师父身后,听他给我讲解着各处的历史。

……好像还是离不开他给我上课这样的结局。

大约在伦敦街头逛了一个小时不到,师父就提议说去附近的咖啡厅里坐坐。但我还是没有逛尽兴,所以我决定无视了师父的提案。

不过最后我还是向师父妥协了,因为实在不想听他一直抱怨逛街真麻烦之类的话。我们就来到国王十字路口车站附近的咖啡厅里小憩了片刻,期间,师父说这是伦敦最大的一个地铁站。

咖啡厅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像我们一样漫无目的地来来往往。

和我的故乡,的确一点也不一样。

从咖啡厅出来,我们走进了附近的一家百货商店,橱窗中陈列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刚只是看了一会儿,我就觉得有些眼花缭乱。路过一家女性服装店时,我看了看镜子里映着的自己,伸手又把兜帽拉低了一些。

忽然想起莱妮丝说的:“这么可爱的脸藏在兜帽底下真可惜。”

我……并不觉得我的长相有多可爱。相反,我的长相可能连平庸也算不上。

跟着师父逛了几家店以后,我们走到商场的一个角落里。这里是一家电玩城,倒是很符合师父的喜好的一个目的地。

“想试试吗,女士?”师父注意到了正在痴痴地看着一个巨大橱窗的我,凑到我身边像是邀请一样,“玩抓娃娃机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原来这就是抓娃娃机啊。

看到师父难得兴奋起来,我退到了一旁开始观察他玩抓娃娃机。他瞄准了放在最里面的一个大型黑猫布偶,样式很可爱。不知为何我觉得它看起来和师父有一点点相似,所以我的目光也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它。

师父的第一次尝试,失败了。那个布偶几乎纹丝不动,或许把布偶放在那里就是为了不让人一次成功吧。

于是师父开始接二连三地尝试抓那个黑猫布偶,却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

“咦嘻嘻嘻,你这个书呆子,抓不起来的,抓~不~起~来~的~”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它用阴阳怪气的声音,对不断失败的师父发出了无情的耻笑。

“女士,把那个给我。”

我遵从师父的命令,解开了扣在手腕上的扣子,不过在师父想要拿到它以前,我代替师父惩罚了它。

“哇呀呀呀呀呀快住手啊!”

“师父,您还需要吗?”

我拿起笼子,像是摇鸡尾酒一般一刻不停地大力摇晃了一会儿,然后把它递给了师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很满意我的举动,但是我看到那一瞬间,师父他,笑了。

“十分感谢,女士。”

我站在一旁,看着师父开始了第十次尝试。

“你还真是痴迷于那个废柴魔术师啊……别别别!别摇!”

在它开口之前,我又一次举起了笼子,这下它总算安静了。

“嘘——今天就放过师父吧。对他来说,今天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我尽可能压低了声音,不让师父听到。

“咦?大姐姐,这个是腹语术吗?好厉害!可以再表演一次吗?”

突然有一个小男孩出现在我面前,兴奋地看着我。

不仅仅是他……接下来又跟过来了四五个孩子,个个都满怀期待。

我看到他们的眼里,映着我的身影,有些局促不安,我想他们一定也能在我的眼中看到他们的期待。但是,我来到伦敦以后,几乎没有接触过除了师父以外的其他人,所以……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这些孩子。

“喂,你们几个,没有看到她很困扰吗?”

师父立刻走过来阻止了那些孩子们,严厉得仿佛在训话。那几个孩子顿时被师父的气场震慑到,灰溜溜地离开了。

“师父,我想他们没有恶意……”

“比起这个,你想去玩玩抓娃娃机吗?”

师父的语气里带着极度的不耐烦,显然是又一次挑战失败了。他已经挑战那个黑猫布偶有十一回还是十三回了呢?我没有具体计算过,不过我想他在这里投入的钱,可能已经超过了布偶本身的价值了吧。

“嗯,我……想试试。”

我站在那个抓娃娃机前仔细看着说明,看起来操作并不复杂,只有一个控制方向的操控杆和两个用来控制爪子升降的按钮,但师父显然是不想等我研究清楚,便直接握住我的手开始操作起来了。

说到底,这样还是师父在玩啊。

不过这一次,该说是师父抓住了规律呢,还是正好运气不错呢,那个纹丝不动的黑猫布偶,竟然掉到了出口附近。

“不错,女士,第一次玩就有如此大的成果。”

从抓娃娃机的玻璃上,我看到师父明显是阴沉着脸在说这句话的,这应该不是对我的褒奖吧。

“我再试一次。”

这一次,师父不再握住我的手和我一起玩了,而是站在一旁变成了一个旁观者。

我深呼吸,向投币口中扔进两枚银币,像刚才师父握着我的手操作时一样,把爪子停在了玩偶的上方,按下了下降的按钮。那个布偶被轻而易举地抓起,颤颤巍巍摇摇晃晃地来到了出口,松开爪子的瞬间,它从出口的正中央落下。

好像……我记得师父和我说过,这个在篮球术语里叫“三不沾”。至于他怎么知道篮球术语的,我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是游戏的影响吧。

“成功了啊,师父。”

我取出了布偶,在师父的面前晃了晃。

“恭喜你,女士。”

虽然说着恭喜,但是师父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一些敷衍,也不知道是不服气呢,还是心疼那些浪费掉的游戏币呢,我想我是无法揣测出师父的心情的。

我抱着那个玩偶,和师父一起离开商场,沿着另一条路回师父的公寓。在回程的路上,我深思熟虑许久,决定还是把玩偶塞进了师父的怀抱里,毕竟抓到它也有师父的一份功劳在里面。

“你不是很喜欢它吗,女士?看到你一直盯着这个布偶看,我以为你很想要。”

“嗯,的确是喜欢。不过我觉得它和师父,有点像。”

师父紧紧抱着那个玩偶,露出一个和布偶几乎一模一样的、哭笑不得的表情:“一点也不像。”

“那就当它是您的弟子,格蕾,送给您的生日礼物吧。今天来找师父,是因为今天是师父您的生日……生日快乐,师父,又老了一岁。”

师父突然加快了脚步,走在我的前面。现在我只能看见师父的背影,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但是很明显的,我看见师父的耳尖在发红。

“……谢谢你,女士。生日只不过是一个基准点而已,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日子……不过你想庆祝就庆祝吧。”

话虽这么说,但我想师父现在,应该是很开心的吧。


end.

评论
热度(35)
  1. 二岩八雲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