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fgo角色的个人补完】比利小子vs海贼双子的战斗节选

世一魔女新坑好深:

之前某篇的战斗,算是对喜欢的角色的补完吧。

比利小子vs海贼双子的个人战斗描写。


对藏在树上的金发小子来说,这么躲躲藏藏的实在不是他的性格。比起潜入和暗杀,他更想尝试像电影反派那样开着吉普冲进大厅把天花板打出几十个枪眼,在一片混乱中狂笑着大喊“举起手来”。什么,为什么要用反派的出场模式?哈哈哈,毕竟自己本来就是反英雄嘛。如果不是看上去十分可怕的恶徒master用敢反抗就杀掉的眼神如此下令,他绝对会这么做的,不过英灵生才刚刚开始,还是稍微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吧,毕竟他还没有活够呢。

现在的情况也是同理。那个别墅虽然看上去没有任何埋伏,但不代表里面没有其他东西,也许对方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引诱敌人的入侵。

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金发小子轻呼一口气,拨动了一下和生前不同,不再需要装弹的左轮手枪,在弹夹转动的这短短数秒,闭上眼睛在脑内描绘这里到目的地的地图。

房屋结构ok,清扫顺序ok,撤退路线ok,魔力隐蔽ok。

准备,完成。

他睁开眼。

一声轻响,屏幕上的监视黑掉了一块,惊讶的监视者试图在其他屏幕寻找那个身影。但还未反应过来,屏幕又黑掉了三块,眼角刚捕捉到一个身影,屏幕就又黑了下去。

金发小子像燕子一般在树叶的阴影里轻快且无声地穿梭着,听到任何声音的瞬间,手就会动起来,瞄准,扣动扳机,循环往复。无论那是飞鸟,使魔,还是掉下的叶子,一切活动的东西,都将其穿透。这便是他的清扫方式,虽然简单粗暴,但是最为有效。而且,在这里他不需要分辨敌我,这里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他不知道的是事实上他确实也毁掉了master的几个使魔。

到了。

站在最后一根树枝上,他很确信身后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他前进路上的所有障碍都已经被清扫干净。他将自己隐蔽在月光无法到达的阴影里,前面就是一大片没有任何掩体的雪地。但,穿过雪地就可以进入别墅。

要怎么做?穿过去吗。距离不远,感觉不到敌人,master也说过archer不会在此出现。看着自己头顶移动的云,金发小子等待着机会,顺便观察着那别墅的整体。从顶端进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为了避免变成出头鸟,果然还是从二楼的窗户进去最稳妥了吧。阴影降临,屏住呼吸的同时,金发小子如苍鹰掠出树丛,然而在空中的这短短的数秒,成了他的第一次噩梦。

他听到某种奇妙的声音,比起耳朵或是视线,身体本能更快地做出了反应,他几乎是立刻向后空翻降落在了地上。空无一物的屋檐突然降下了弹雨,子弹在空中爆裂开来变成无数的钢珠,弹在坚不可摧的“玻璃”上向他袭来,变成了无处可避的“弹幕”。

但是,这不是魔术的产物,不会对英灵造成致命伤。

金发小子犹豫了一瞬,而那个瞬间没有选择后退,成为了他的第二个噩梦。在这个被弹雨淹没了声音的世界,他毫无察觉地被子弹击中了肩膀,想后退之际又直接被贯穿了右大腿,第三枚子弹紧贴着耳朵飞过。

“请乖乖站好不要随便乱动哦,看上去很危险的小哥?虽然你不一定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啦。”不知何时站在屋顶上的,是一个高大的女性,美丽的面庞带着温和宽厚的笑容,端着一把像是旧式火药枪的武器。金发小子毫不紧张,甚至还打趣地和对方聊起天来,“啊呀,这位archer小姐?但是我听说archer应该是使用弓的男人才对。”

“哎?还有其他archer吗?”女性歪头疑惑。

机会!但他甚至还未移动手指,一把弯刀就抵在了他的脖子上,与其说是抵,不如说实际上已经割进去一部分。

“不可以在战斗中分心。”拿着弯刀的少女向下压刀,他也只好跟着向后弯曲身体,头颅简直就像被抱在了少女的怀里,只不过现在还勉勉强强连在身体上。他看到高大的女性跳下屋顶,拿走了他手上的枪,娴熟地转动了几圈之后放在腰间。随即,枪筒抵在他的左眼上,与刚刚亲切迷糊的笑容完全不同,这是他熟悉的,马上就要开始拷问的嗜血笑容,“你的master在哪里呢,archer?如果不愿意说,我们就要让你吃点苦头了。我们的master虽然是笨蛋,但是我们可不笨哦。”

这可……确实是没办法了。正因为他是archer,所以枪不在手,他只能任人宰割。Archer只好强作笑容,看向空中飞来的使魔,“这还真是糟糕了啊,master,你说是吧?如你所见,我完全被俘虏了,能请你施舍我一点帮助吗?”

端枪的高大女性抬起头,少女却还死死地盯着他。一种奇怪的鸣叫声传来,女性疑惑地看着头顶出现的鹰一样的黑色使魔,准备将其击落。就在举枪同时,黑色使魔瞬间炸开,黑色的雨滴利箭一样地坠落地面。少女和女性同时不顾一切地后撤离开。金发小子脱身的同时,向前一跃,用折刀切断了女性的腰带,一只脚勾住带子,另一只脚落地瞬间引爆鞋子底部的火药,利用爆炸的威力改变方向后丝毫不恋战,急速离去。master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了,这黑色的雨滴必然是致命的毒药,如果躲不开他也是要死的。

果然,被黑雨浸润的雪连同下面足有半米深的地面瞬间蒸发,在场的三个servant感叹的同时,新一轮的战斗开始了。金发小子向离他最近的持刀少女连射了六发子弹,枪枪直击对方的弱点,他有把握即使对方能躲开其中的一部分,肢体也一定会受到重创。他是archer,虽然因为武器限制,射程不是那么远,但也因此,他有把握比其他任何archer都擅长速攻。

然而子弹全部被挡住了。

……了不起的反应速度。

但此刻赞美没有任何用处。一梭子子弹从远处攻击过来,这回他不得不躲进丛林里。

这不是又从头开始了吗!

金发小子哭笑不得地坐在一棵树的后面,两个女性servant逐渐逼近,似乎现在只有逃跑一个选项了。

啊啊,先攻击那个高大的女性,然后趁机逃跑吧,其他的等回去再说。两个servant实在是太作弊啦,即使是那个刻薄的女人也会体谅他的吧。

但开枪射击的时候,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个持刀少女并没有看着他,也没有看着女性,却急速蹿到了他的弹道前斩落了子弹。

“!”

这是……

难道这是……宝具?

“嗯哼哼,似乎是被看出来了。”高大女性睁开眼睛,眼里有着代表魔力流动的河流一样的暗光,少女的眼中也是同样。她们的宝具不同于普通的servant,不是什么强力的攻击,也不是什么具象的物件,而是两者之间的连结和身体机能的高度强化。

“她看到了,我就可以进行防御。”冷淡的少女刀手在月色下逼近着,高大枪手再一次击落他的子弹,微笑着和少女同行,“同理,她也是我的眼睛。”

两人的声音完美地叠在了一起,月下,她们的影子被拉长,交叠成了一个代表死亡的叉号,“两位一体的servant,这就是我们。”

视线从其中一方移开,另一方就会毫不留情地攻击过来。攻击其中一方,另一方也能立刻防御支援。

哈哈,连逃跑都不那么容易了吗。

金发小子无奈地笑了笑,脸色瞬间转黑,身体从树后掠出,飞身正对两人。

那么,他也。

拼死一搏地使用宝具吧。

END.


写的时候是按照好莱坞大片考虑的,然而写出来就没那么多感觉了,我的文笔真的垃圾的要死啊……比利小子和海贼双子真的特别好莱坞,真的。之前的企划里还有双子飚船躲弹雨的戏码,也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写出来。

这个系列就当写作练习了。

评论
热度(20)
  1. 二岩世一魔女全身是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