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整栋楼只有我一个人类怎么办_03

猫葵的边角废料:

-

 

  请仔细阅读tag!如有新cp出现会增加。或会有互攻情节出现,请避雷。魔物设定都是私设。  

  第一章  第二章

 

-

 

  讲故事请务必讲完

 

-

  新的一天从早餐开始。

  麦克雷捏着甜甜圈喝了口饮料,有些担忧未来自己体检表上的体重数字会不会太难看,其他人还是那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显然是对由哈娜大厨亲手买来的早餐很适应了。

  但本应该一边嘬血袋一边云吸猫的吸血鬼却没出现,麦克雷有些好奇,今天可是个普通的工作日,莫里森应该去学校上班的。

  “莫里森去哪儿了?”

  他随口问到。

  埋头吃饭的三人突然同时看向他,连飘在半空中涂指甲油的魅魔都看了过来。四只生物都是一副‘我怎么才想到’的表情,看的麦克雷放慢了咀嚼的速度。

  “对啊,接引者不是那个偏向老爹的妖精了啊,”哈娜把杯往桌子上一摔。“麦克雷,今晚喝茶的时候你一定要问出他每年的今天都去哪儿了!”

  “喝茶,什么喝茶?”

  “还记得刚来时我和你说的大家晚上会聚在一起喝喝茶吗?”

  安吉拉开口解答了麦克雷的疑惑。

  “其实就是说一下白天经历的事情,让接引者以人类的角度帮我们检查有没有不合常理的地方。楼里所有人不得对接引者有任何隐瞒,这是规矩。”

  “可哈娜说上一位接引者……等等。”麦克雷突然想起了什么,手上的甜甜圈啪嗒一声掉进盘子里。“上一位接引者,克洛艾,我的姨母,是个妖精?”

  “确切地说是一只城镇妖精。真正的克洛艾七岁来这个镇子上游玩时就溺死了,之后城镇妖精继承了你姨母的名字和样貌。”

  女巫搓搓手指,让淡紫色光芒在空中描画出一个小女孩的轮廓。

  “城镇妖精是空气中游离魔力聚集起来诞生的物种,一片区域内只会出现一只,克洛艾就是这个镇子的里诞生的妖精。”

  “其实比起人类,城镇妖精更适合做我们的接引者,城镇妖精对城镇的每一个人都了如指掌,在她的引导下我们从未犯错过。”安吉拉叹了口气,目光里满是惋惜。“她真的是个很好的妖精,这些年来帮了我们很多忙。”

  连半藏都放下了勺子,看起来有些低落。

  “那她……克洛艾……是怎么死的?”

  麦克雷看着半空中那个小女孩的影子,它正因为没有后续魔力供给而慢慢变得透明起来。

  “旧教堂翻修了,那一刻后克洛艾和这个镇子再无联系,她失去了力量的来源。城市妖精就是这样的,他们的生命就是诞生时区域里的每一样物品,一旦物品消失那他们也就迎来了生命的终点。”

  半空中的影像彻底消失不见,只有如同灰尘般的发光碎片飘下来,落进麦克雷的杯子里。

  “虽然我有办法让她继续活下来……但她选择坦然接受妖精该有的命运。”安吉拉举起杯子。“敬克洛艾。”

  四人的杯子撞在一起,在玻璃碰撞的清脆响声中,麦克雷仿佛听见了小女孩的笑声。  

 

 

  “不过莫里森是怎么回事,他每年的今天都会消失吗?”

  麦克雷看了一眼手机,今天是九月二十五号。宋哈娜把凳子往麦克雷身边挪了挪,用手掩着嘴一脸神秘地凑向他。

  “我老爹这几十年来每年的今天都看不见他,凌晨消失,傍晚回来。”哈娜声音放得很低。“我们问过但他不肯回答,也试过跟踪,但老爹的隐匿法术是最厉害的,我们没多久就跟丢了。整栋楼里只有克洛艾知道真相,可她死活也不告诉我们。”

  “女巫也没法跟踪吗?”

  麦克雷看向安吉拉,他一直觉得女巫是这几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

  “吸血鬼天赋魔力敏感,我这种人在他们眼中就是行走的太阳。”

  安吉拉摇头。

  “邪鬼的味道太特殊了,莫里森能闻到我。”半藏说。

  “别看我,那是我老爹诶,我怎么可能躲过他的侦察。”

  哈娜把头晃的像拨浪鼓一样。

  “那好吧,等莫里森回来我问问他去哪儿了。”

  麦克雷揉了揉头发,他也被这几人说的起了好奇心。安吉拉和哈娜击了下掌,连半藏眉头间的褶皱都放松了些。

可就在众人庆祝即将揭晓几十年来都没得到答案的谜题时,整栋楼突然剧烈地摇晃了一下,他们同时听见了三楼传来的吼声。

  “源氏怎……”

  安吉拉才刚开口半藏就已经消失不见了,麦克雷看着被风卷起的包装纸,惊讶半藏竟然有如此快的速度,也惊讶那个看起来永远不会慌张的男人竟然因为弟弟的一声吼叫就慌乱到如此地步。

  “他还真是关心源氏。”

  麦克雷喃喃地说。

  “这对可怜的兄弟啊,”安吉拉叹了口气,好像准备开始讲一个长篇故事。“当年半藏带着源氏出现在我面前……”

  麦克雷刚准备听女巫讲出接引仪式时被半藏几句话带过的事情,却发现安吉拉已经拿起手提包向门口走去了。

  “喂,你不说完吗!”

  “我担心你说漏嘴,半藏会杀了我的。”安吉拉耸耸肩。“想知道就去问半藏啊。”

  “那我也去上班啦。”

  哈娜注意到了麦克雷转向她的目光,学着安吉拉的样子耸了耸肩。

  “别这么看我啦,我也很怕半藏啊。相信我,如果源氏知道了那件事半藏会杀掉所有泄密者的。”

  女孩把手掌在脖子上一划,吐着舌头假装发出一声惨叫。

 

 

  魅魔在安吉拉离开的瞬间就消失在了半空中,只留下麦克雷一脸苦大仇深地咀嚼着甜甜圈。

  先是神秘消失的莫里森,然后是邪鬼兄弟让人闭口不谈的过去。这让麦克雷想起小时候听睡前故事讲到一半爸爸就睡着了,自己非常想知道结局又不敢叫醒爸爸只能在床上翻来覆去时的心情。

  真没想到已经是中年人了还能再次体会到啊。

  麦克雷叹了口气。

  就在他思考该从谁哪里套出故事结局时突然听见有人在叫他,麦克雷抬头看过去,半藏正站在楼梯上对他招手。

  “还得麻烦你一件事情。”

  半藏说。

 

 

-

  “哇哦。”

  麦克雷干巴巴地惊呼了一声。

 

 

  房间里暗的像夜晚,地板上的法阵散发着诡异的光让麦克雷勉强能看清跪坐在法阵中的源氏。长发邪鬼解下了浴衣袖子露出布满纹身的胸口,法阵的线条仿佛活的生物一样顺着他的身体向上爬去,两种黑色的线条融合在一起,源氏好像被这些线条束缚在了地上,身体一动不动。

  自己好像完全接受这些只存在于幻想中的东西了,不过……

  麦克雷站在法阵边上摸了摸下巴,还是不明白半藏叫他过来想做什么。

  “这个。”

  半藏也没让他疑惑太久,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泛黄的纸张,展开后递给麦克雷。

  “能帮我把这个贴在源氏胸口吗?”

  纸张上用黑色线条描绘着奇异地纹路,只是一张纸,麦克雷接过来后却手腕一沉差点让它掉在地上。

  “这……”麦克雷咂咂嘴,用指腹摩擦着纸面上的纹路。“你要让我把它放在源氏胸口上?你为什么不去?”

“法阵生效后只有邪鬼以外的生物才能进去,”半藏说。“我本来是想找安吉拉来着,不过她今天走的格外早。”

  他提起安吉拉让麦克雷又想起了那个没说完的故事,他沉吟了一会儿,把符咒拎起来晃了晃。

  “帮这个忙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想要点报酬。”

  半藏有些意外麦克雷会谈起这个,他点点头掏出了钱包,麦克雷连忙按住他往外掏钱的手。

  “不,不是这个意思。”麦克雷迎着半藏疑惑的目光说。“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来到这栋楼的,今天早上安吉拉提起了这件事,但是死活也不愿说完它。”

  半藏的眉头纠结成一团,好半晌才舒展开来,像是答应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点点头。

  “可以,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是怎么来到这栋楼的。”

  麦克雷松了口气,和一只活了几百年的邪鬼讨价还价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还好这只邪鬼是个重度弟控。

他捏紧手里的符咒,小心翼翼地往法阵里探进一只脚去,法阵亮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成了原本的晦涩光芒。看起来没什么危险,麦克雷也不再过度小心,大步走到源氏身边把符咒贴在了他的胸口上。源氏仍然安静地坐在地板上,没什么奇怪的反应。

  “快点跑。”半藏突然开口说到。“小心他吃了你。”

  “啊?”

  麦克雷下意识地啊了一声,身旁的源氏却像听见发令枪响的运动员一样猛地窜起把他扑倒在地了地上。此时的源氏看起来和他兄长的原形一模一样,灰色的皮肤,探出唇外的獠牙,没有瞳孔的眼睛,却唯独没有他兄长的那份理智。他呲着牙低伏下身体,鼻尖几乎要碰到麦克雷的脸,丝丝缕缕的灰雾从他齿间流出,接触到麦克雷皮肤时带来一阵刺骨的冷意。

  “冷静点!”

  麦克雷喊的声音不小身体却完全不敢动弹,他僵硬地躺在源氏身下,双手举过头顶做投降状。半藏眉宇间闪过一丝恶作剧得逞笑意,抱着手臂站在法阵圈外。

  “我让你快点跑了,人类。”

  但是你没给我反应时间啊!

  麦克雷只敢腹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源氏的脸越凑越近,他张开口,冰冷刺骨的呼吸喷在麦克雷颈边,可怜的人类一直止不住地打哆嗦。

半藏用日语说了句什么,源氏停下动作抬头看向半藏。

  “哥……”

  “让他出来。”

  源氏乖乖退回到刚坐着的地方,麦克雷立刻手脚并用地从法阵里退了出去。在他离开法阵的瞬间,源氏好像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一样跪在地上,身体颤抖着缩成一团。

  麦克雷坐在地板上摸自己的脖子,他看向半藏,却发现半藏完全没有向他道歉的意思,兄长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人类。”

  长久的沉默后,半藏突然在麦克雷身边坐了下来。

  “你觉得我们,不只是我和源氏,是这栋楼里的所有……生物,我们,该存在吗?”

  半藏露出了让麦克雷觉得惊讶,觉得不该出现在半藏脸上的表情,麦克雷过了好久才读出那表情是迟疑。他顺着半藏的视线看向法阵里的邪鬼,源氏蜷缩在在那些诡异线条中央,身体颤抖,胸口随着急促呼吸一起一伏。

  “我……”

  麦克雷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

  “嗯?”

  半藏疑惑地挑起眉毛。

  “我是说,我不了解你们,虽然你们听起来都是很邪恶的生物,女巫,吸血鬼,鬼怪之类的……但事实却不一定如此。”

  麦克雷摸着下巴上的胡茬,顿了顿后继续说。

  “但我也不会直接就把你们当成善良的家伙,安吉拉说过,这屋子里的人手都不干净,对吧?你们活了几百年,说一个人也没杀过恐怕自己都不会相信。”

  半藏发出一声轻笑。

  “对。”

  “所以我没法现在就回答你的问题。”麦克雷摊开双手。“等到我们再相处一段时间,等到有一天你们愿意告诉我自己真正的过去,我才能给你答案。”

半藏看起来很惊讶,他沉吟半晌,抬手拍了拍麦克雷的肩膀。

“源氏先拜托你了。”

“啊?”

“符咒两小时更换一次,我先去上班,晚上七点到家。”半藏掏出一沓符咒塞进麦克雷手里。“他要是出了问题我就送你去高天原。”

“等等!”

麦克雷手一哆嗦差点把符咒扔到地上。

“他再袭击我怎么办?”

半藏停下了开门的动作,微笑着丢下一句话。

“祝你好运。”

 

 

-

  “然后那家伙就上班去了。”

  麦克雷用力地擤了下鼻涕,把纸巾丢进快要装满的垃圾桶里。安吉拉勾勾手指让热可可杯飞到麦克雷面前,麦克雷接过杯子,道了声谢。

  “然后呢,源氏对你做了什么让你感冒这么严重?”

  安吉拉扶着下巴,好奇地看着脸色潮红的人类。

  “你都快烧到41度了。”

  “他说我身上暖和,就枕在我肚子上睡了一整天。你不知道他……”

  麦克雷吸吸鼻子,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他身上有多冷!我就像躺在冷藏室里一样。老天,我还以为自己要活活冻死了,还好你回来的及时。”

  “解咒成功前源氏体内的鬼气会不可控制地流出,你只是觉得冷,他可是会觉得像被直接冻在冰块里一样痛苦。”

安吉拉叹了口气。

“可怜的小家伙,能坚持到现在可真不容易。”

  可怜……倒是挺可怜的,但那可不是什么小家伙。

  麦克雷一边擦鼻涕一边腹诽。

  和源氏身体接触后那种只想了结余生的异样感更清晰了,他躺在地板上,觉得又痛苦又孤独,就像是沉入湖底般在黑暗里慢慢窒息。麦克雷不了解日本传说里的鬼怪,也不知道这对兄弟该归类在哪一种里,可是他能感觉的到这两只绝对不是什么善良的家伙,肯定是最邪恶的,恐怖的,不详的存在。

  但麦克雷想起了那些记忆,他从源氏眼睛里看到的记忆,虽然绝大部分记忆已经被安吉拉拿掉了,但还有一些碎片如同玻璃制品摔裂后的渣滓一样扎在麦克雷脑子里。

  神社,祭典,冲天的火光,还有年幼的兄弟俩声嘶力竭的哭喊。

  麦克雷裹紧毯子,他冷的更厉害了。

  邪恶,恐怖,不详,也许这些词放在人类身上更合适些。

 

 

  开门声唤醒了沉浸在思绪里的麦克雷,他和安吉拉同时看向门口,正撞上吸血鬼惊讶的目光。

“莫里森。”安吉拉眨了眨眼睛。“今天回来的很早啊,要过来喝杯茶吗?”

 

 

-

  莫里森捏着空血袋嘬了十分钟了。

  房间里只有空气被吸管抽出的嘶嘶声,其他人也没觉得烦,要么看天要么看地,等待其他租客下班回家。

  “咳……”

  吸血鬼终于放下了皱巴巴的血袋,轻咳一声看向麦克雷。

  “麦克雷,我……”

  正和魅魔交换口水的安吉拉突然抬手指向了莫里森,莫里森嘴唇张张合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麦克雷老神在在地喝了口热可可,装作没看到变得慌张起来的莫里森招呼他到厨房那边去。

  “老爹你回来啦?”

  穿着制服的哈娜突然瞬移到了懒人沙发里,她正从一个巨大的棉花糖上撕下一条往嘴里放。莫里森吓了一跳,表情变得愤怒起来,却还是发不出声音。

  “哦,噤声咒吗,真好,这可真好。”宋哈娜大口咬着棉花糖。“安吉拉,你能不能给老爹一个永久噤声咒啊?”

  “想都别想,只有莫里森能管得住你这小家伙。” 安吉拉从哈娜的棉花糖上撕下一条喂进魅魔嘴里。“半藏怎么还没下班?他得回来准备源氏的解咒仪式,今晚不会加班的吧?”

  “他和我说七点到家,估计快到了。”

  麦克雷看了眼表,六点五十。

  正在几人谈话时玄关突然传来了响声,半藏推门走了进来,身后好像站着谁。

  “莫里森,门外的吸血鬼是你朋友吗?”

  半藏侧过身体,让众人能看见门口那人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邀请他进来,他好像已经在外面很久了。”

  莫里森一愣,反应过来后突然扑向了坐在对面的哈娜,但立刻就被安吉拉定在了原地。

  哈娜兴奋地坐直了身体,清清嗓子高声说道。

  “加布里尔莱耶斯,我邀请你进入这栋房子,快进来吧。”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