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Rick x Morty】Stay(四)

meow meow:

一卡文就摸鱼这个习惯太不好了,挖了一大堆坑不说再碰这个简直恍如隔世🤔我开这个脑洞的时候还没看完第三季,写这篇的前半的时候进度只到s3e6,现在?依旧不满意,发出来宛如公开处刑,但转念一想开心就行,哪管那么多。要的就是一个自我放飞(。
看了一眼糖罐,开始往外倒糖,并且掏出一个锅盖顶在头上以光速逃离现场——

以下正文:
  “唉——”
        Rick Sanchez趴在桌上,发出了一声长叹。 
  “你又出了什么毛病?” 
  “我想泡Morty。” 
  “这我们已经知道了。” 
  “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进展!”Rick抓狂地轻声说着,往杯子里倒了一些威士忌。 
  “拜托,兄弟。这才——多久了,鸟人?” 
  “半天。”鸟人的回答直截了当。 
  “没错,半天,半个太阳日,我是说。我觉得你没有必要着急——况且,你也不知道那个男孩到底什么身份。是,他来自地球,和你是老乡;你刚刚也和我们吹了半个小时他开飞船有多牛逼——可你也不想想,一个估计成年不久的人,从哪儿找飞船来开?他不应该有这样的技术,你知道。” 
  屎瓜奇盯着他,接着说:“他甚至可能是银河联邦的卧底呢——” 
  “有可能。屎瓜奇,有可能。但也有可能他只是一个普通男孩,虽然我自己也觉得概率很低,但你必须承认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Morty Smith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们身后,干巴巴地说:“你们知道我听得见吗?” 
  Rick吃了一惊。“你从哪个部分开始听的?” 
  “我有卧底嫌疑的那部分。顺带一提,我可不是卧底。” “哦,是吗?就我看来你嫌疑还是挺大的。”屎瓜奇笑嘻嘻地回答。 
  “我觉得,如果你们怀疑我,那一开始就不会让我加入你们了……”Morty沉思着说。 
  屎瓜奇笑了。“不,”他说,“那可不一定。我们让你加入是因为就算你是卧底我们也不怕。我们只想——找点乐子。”他冲Rick挤挤眼睛。 
  Rick尽全力才没有翻白眼。 
     相反地,他说:“老天,屎瓜奇。去找个女朋友成吗?” 
  屎瓜奇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而Morty呢,他没忍住,轻轻笑出了声。 
  “找点乐子——”他脸上带着还未散尽的笑容,“我还以为在酒吧唱歌已经算很大的娱乐了?”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屎瓜奇打断了他,“我们把这里选做安全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附近有家酒吧,简直赞到爆了。等会咱们可以一起去,屎瓜一下。” 
  “我今年十四岁,好像不能喝酒。”Morty脸上的笑容带着无奈。 
  “……你看起来可不像。”鸟人说。他又看了Morty一眼,补充道:“地球的法律在这里也不适用,走吧。”
   
  “我们可以找点乐子。”Unity对Rick说,手里提着个小电视,荧幕上是他的脸。“虽然你这样多少有些不方便……”她(或者他?不管怎么说Rick绝不会用“它”来称呼Unity)脸上依旧带着快乐的微笑。 
  Rick突然有些郁闷。他回答:“不了,Unity。我的蠢孙子跑到过去了。我还得把他弄回来。” 
  Unity的笑里多出一点了然。“没了Morty在旁边,你真的变得有些焦躁了不是吗,Rick?” 
  “才不是,”Rick矢口否认,“我只是对这起事故多—多少有些责任感。毕竟导致时间机器故障的那颗死星是我捡回来的——” 
  等等。那颗星星。Rick突然回想起它的样子—— 
  “那是……赛博水晶。被使用过的。为什么……?”“Rick?你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Unity。我现在这个样子,和你玩也没办法尽兴。但我还是可以先和你去看日出。我肯定是走了很远了,居然能看到彩虹色的太阳!” 
  在他们周围的数个人同时附和他,笑着走向这个地区的海边。
  赛博水晶,和时间旅行息息相关的事物。他被删除的记忆。与此同时消失的Morty。如果这些东西能被一条共同的主线串起来的话——
  Rick突然产生了一种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 
   
  “老天。”屎瓜奇震惊地坐在吧台旁边,“我都不知道他这么能喝。” 
  “这尝起来不像酒!”Morty很高兴地说,“尝起来像果汁……” 
  是,当然像果汁,它可是果酒。Rick忍着没说。棕发的青年此时正捧着酒杯小口啜饮,本来倒也没什么稀奇,问题是这已经是他喝的第十四杯了。 
  他身上有任何醉酒的迹象吗?没有。Morty脸都没红,拿杯子的手就跟开飞船的时候一样稳定。唯一一个和寻常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的头发被弄乱了。 
  Morty喝光了他的第十四杯酒,又把杯子倒过来,想喝到杯底残留的最后一点酒液,最终还是没有喝到。他把杯子重重放到桌上,说: 
  “再来——”“不行,不许再喝了。”Rick阻止了他,“你喝太多了,第二天头会很痛的,相信我。” 
  青年撅起嘴。Rick在心里拉响警报——Morty不像是会轻易做出这种有撒娇性质动作的人,也许他的确有些醉了,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 
  “好吧。但我饿了,”Morty不太高兴,“晚饭吃什么?”鸟人听到这儿,颇为感兴趣地凑过来问:“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你们人类都吃什么?” 
  鸟人经常这么问他。每次Rick都胡编乱造一个答案,因为对方困惑的样子实在是非常好玩。 
  “我们人类不吃东西。我们还用爱发电呢。”“我们也吃虫子。而且最喜欢吃蜘蛛和蝎子。而且一定要是活的,吃的时候绝对不嚼。”“我们只吃甜食。早点是方糖,一整盒。”“我们吃梦。经历过911的人做的噩梦简直是人间美味。”“我们同类相食。你知道人肉其实很酸吗?” 
  诸如此类。鸟人,以他强大的洞察力,每次总能识破Rick是在骗他。也正因此,他反而会更加茫然。
  现在好了。被问到的是Morty,他要是给出一个正常答案,那他以后还怎么逗鸟人取乐? 
  “我们—我?”Morty咯咯笑了起来,“我们吃从地毯里抠出来的碎屑!”他打了个酒嗝。 
  妙答。Rick心里默默给青年鸣响了二十一发礼炮。 
   
  “在这里面感觉是什么样呢?”Unity突然问他。 
  “感觉很好……”Rick回答,“感觉自己无所不能。要是那个总统知道我现在有这个本事,估计都吃不下饭了。” 
  的确感觉很好。将生命数据化目前来说是永生的一个最为可行的方法,更何况,以现在地球的科技发展程度,几百年内都不会有人妨碍他。他大可以自由自在地畅游,几十年后操纵着几百个机器人在Jerry的葬礼开Party,然后放礼炮庆祝一下这普天同庆的大喜事。最好是二十一发。
  Rick现在完全可以让Jerry轻松成为亿万富翁,可他偏不。他就是要让Jerry的抚恤金再下调一个等级,要不是制度限制,他甚至想让Jerry每个月交税,税名就叫“我很抱歉我惹了Rick Sanchez而且我还娶了他的女儿Beth,一个我完全配不上的女人虽然我们现在离婚了但是这也不能改变我是个loser的事实因为我是个蠢货税”,简称“蠢货税”,为Jerry量身定做。不过,这样一来,Jerry一拿到账单,有脑子的都看得出他做了什么。
  “有一点不是很好。”“是什么呢?” 
  “在这儿我喝不到酒。吃不到东西。摸不到别人。” 
  Unity低头看他。
  “我猜喝不到酒应该是最难受的?你还会回去吗,我是说,回到你的身体里?说起来,你的身体在哪呢,它不会腐烂吗?” 
  “在车库,”Rick回答,“应急装置里包括了往身体里注射的保持活性的药剂。不管怎么说,我是绝不会回到一坨腐肉里去的。” 
  他会回去。不过单纯只是因为他想喝酒,而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什么?你说他是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家人的拥抱?不,绝对不是,谢谢,他只是很想念他的松子酒和威士忌。还有伏特加。等等等等。) 
   
  “你确定你能走直线吗?”“别质疑我,Rick,我没喝醉。”
  Morty走在前面,身体晃都不晃,走的路线笔直笔直。屎瓜奇已经醉得走不动路,被鸟人拎在手里。Rick手里还拿着几瓶酒。Morty坚持要多带几瓶。 
  “非常好喝,”他说,“我要再来几瓶,睡前来点儿。” 
  从表面上看,Morty是,毫无疑问地,没有喝醉。不过他的性格似乎在酒精的作用下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性格?”屎瓜奇醉醺醺地抬起头来,“要我再重复一遍你们才认识半天——”鸟人轻轻颠了颠手,他就闭嘴了。 
  从酒吧到安全屋一路平静。他们最终在酒吧里随便点了些东西吃,语言不通,居然也找到些好吃的。出来时已是深夜,群星高悬在夜空之上,影影绰绰地闪光。Morty把头仰到九十度,惊奇地盯着天上的三个月亮。“三个!”他满含敬畏地说,脚步依旧稳健。  
  等到了屋子里,鸟人把屎瓜奇放在房间,自己也回到卧房。当初他们商量了好一会要几个房间好,最终还是敲定了一人一间。 
  鸟人还好,睡觉规规矩矩,但翅膀毕竟太占地方。Rick的睡姿完全是毁灭性的。如果他没有一双有力的双脚,那还有回旋的余地,可他可以把外星生物踹得老远,这就成问题了。万一他做个噩梦,对着旁边的人飞起一脚,那是要出人命的。至于屎瓜奇? 
  “‘拜托,我也是要有空间的,我也要屎瓜好么。’他就这么跟我们说的。” 
  “在—在别人家车库的柜子里?”Morty吃吃笑着问。 
  “这地点未免也太具体了一些。总之,就是这样。这只有三间房,你可以选一个。就我个人而言,非常不建议你选他们两个。” 
  青年歪歪头。 
  “你可以直接说你想让我选你。” 
  “我想让你选我。”Rick重复道。 
  “可你睡姿不好。”“床很大。不会踢到你。”“好吧,我猜。” 
  Morty又点点头,这事就算敲定了。 
  “但我还想喝点酒。”“你明早起来会后悔的。” 
   
  Morty最终还是没听Rick的建议,跑到客厅灌酒。他之前没怎么喝过酒。小时候曾爬上流理台偷偷把母亲的红酒拿出来,不会用开瓶器,软木塞他是用牙齿咬下来的。喝了第一口他就差点吐了。又酸又涩,咽下去的时候有股奇怪的甘甜回味,一股奇妙的感觉冲到鼻腔,使他的眼里充盈着泪水。 
  “这个可好多了。”他对着空气竖起大拇指。十四岁能喝酒吗?这个问题他没想过,一如他没怀疑过十四岁是不是一个适合跟着自己外公四处疯荡的年纪。 
  这会儿酒劲倒上来了。眼前白花花一片金星,揉揉眼睛却又发现清楚很多。头很晕,很晃。他脑袋里有一根引线,叫什么? 
  “它是理智。”戴着眼罩的他在他脑子里说,然后无情地把酒倒上去,放起了火。“我们应该围着篝火跳舞!”Morty挥起手来,但脑子里另一个他已经不见了。 
  摇摇晃晃地站起来,Morty往里走。他知道路。这房子本来就不大,而且Rick刚刚才带着他走了一遍。钥匙还搁在他的口袋里呢。 
  他一脚踹开Rick的房门,把钥匙忘到了脑后。 
   
  Rick本来也没睡着,但砰的一声巨响还是让他有些惊吓。“你喝完酒了?”他问。 
  Morty没回答,只是把两只鞋子甩飞,饿虎扑食一样地扑到床上——然后坐在Rick的肚子上。 
  “什—Morty—”“嘘,别说话,兄弟。”Morty神神秘秘地嘟囔。 
  “你,你会成为全地球,不,全银河系,不,全宇宙——”他突然卡壳了。 
  “还是全银河系吧,”Morty突然有些沮丧地说,“你会成为全银河系最棒的科学家。然后我们两个一起冒险。不要屎瓜奇,也不要鸟人。” 
  好吧。这下子Rick是知道了,Morty喝醉了。按理来说不该和喝醉的人较真,可谁叫他是Rick Sanchez? 
  “可我已经是了。”Rick耸耸肩。 
  “你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够了,Morty,这对话相当没营养。不如你先从我身上下来?换个衣服,洗个澡,然后睡个好觉?” 
  Morty不情不愿地点点头。他把上半身抬起来,臀部已经离Rick的肚子有相当一段距离了。 
  然后不知怎地,他又来了个自由落体,重重地压在Rick的腹部。 
  Rick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听到路过的屎瓜奇在门口愤愤地说:“几个小时前你还嫌进展慢呢?这就滚到一块了。太屎瓜了,Rick!以前你干这档子事儿好歹还记得关门呢!”说完,他就摔上门,走开了。 
  Rick无奈地扶了扶额头。这时,非常突然地,Morty用手捧起了他的脸。 
  “这难道是常见那种喝醉后会变成接吻狂魔的情节——”Rick刚想到这,对方已经凑近了他。 
  他在Rick的额头上狠狠亲了一口,发出“啵”的声音,之后就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往地板上掉。 
  他倒在地上,在Rick震惊的眼神中蜷起身子,开始呼呼大睡。 
  “全银河系最棒的科学家——”他还说梦话呢。
  “哎,天呐。Morty,你这样可让我怎么睡觉?”Rick尽全力把醉倒的青年搬上床之后,倒在他旁边自言自语。
  “人生可真艰难。”   
  嘴上抱怨着,神情却是满足的。

评论
热度(57)
  1. 二岩meow meo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