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拉二X尼托】冥界之镜

红:

法老王是能够直接与神对话的存在,在埃及诸多神祇之中,法老会选择不同的神明作为自己的加护。同时也会依照神明的愿望把祭品奉献出去,这样王和神就形成了千百年不变的契约。


这名少女——尼托克丽丝从出生起就被认定为天空神荷鲁斯之女及其化身,作为法老的守护者,与其兄弟麦然拉二世结合之后也一直守护着埃及的领土和天空。


麦然拉二世死后,她被推上了王位,在推其上位的大臣们手中形同傀儡。


成为法老王的尼托克丽丝面临着诸多法老王都会面临的选择,挑选一位加护神明。在多数臣民眼中这只不过是走个形式,她本来就是天空神的化身,谁能想到她又会同时选择侍奉另一位神明呢?


尼托克丽丝身穿庄重的礼服,头戴沉重金冠,手握权杖,一步步庄严地走上祭坛,张开双臂对着虚空恳求——


“请让我一睹冥府之神的真容。”


长啸划破天空而来,巨大的猎鹰俯冲而下,稳稳当当停在她身边,不准别人靠近。


尼托克丽丝仿佛静止了,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她的双眼依旧盯着虚空,双臂做出拥抱的姿势。


 


她踏入了冥界,来到了守门人面前。


 


犬头人身的守门人是冥府的第一位神明,也是诸多灵魂第一眼会看到的神。尼托克丽丝起初只能看见他的一个脚趾,他的身形极为庞大,巨大的压迫感充满整个空间。仰头望不到他的头在哪,她现在头一次生出了胆怯。


接着,阿努比斯神迅速缩小,变成了跟她一模一样的高度。


……


“汝是准备进入冥界吗?”


“我是法老王尼托克丽丝,恳请您准许我进入冥界(奥利西斯),寻求其中一位神明的加护。


“为何不选吾?”


尼托克丽丝手心出着汗,阿努比斯神极为强大,在她已经侍奉了天空神的前提下,没有更大的代价去侍奉如此伟岸的神明——但这话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犬头神盯着她,尼托克丽丝惊慌地发现他好像有点不太高兴。


“汝莫非认为吾比不上冥府之中的某些神明?”


“绝非如此!”


“汝为何选择冥界之神作为加护?在吾面前,任何虚伪都会被一眼看破。”


她攥紧拳头,突然悲从中来。想起她惨遭暗算的丈夫和兄弟,自己无力阻止的揪心,以及深深的憎恨,全部涌上心头。


“我……想要复仇。”


阿努比斯拿出了他的天枰,让它飘到她面前。


“擦干眼泪,年轻的法老。进入冥府的灵魂必须在这里挖出心脏,放在天枰上称量。如若轻于吾之羽毛,则会直接下入炼狱。汝寿命未尽,吾不可直接挖出心脏结束汝之生命。所以吾要称量汝之灵魂。”


她只觉得身体一轻,紧接着身体完全陷入了僵硬,一动也不能动。她眼看着小光球从胸口飞出,落入偌大的托盘。它的大小跟另一边的羽毛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她紧张地看着天枰,那东西左右摇晃了几下,忽而左边向下,忽而右边向下,最后它摆平了,羽毛和光球重量相等。


“汝合格了,年轻的法老。”


目前为止的人生虽无功绩,但亦无恶行,她取得了进入冥府面见神明的资格。


“虽可以进入,但以汝灵魂之重,仅能面见一位神明,门已经为汝打开。”


阿努比斯侧过身,收了天枰,光球也回到了她身体里。


尼托克丽丝伏下身,对阿努比斯神虔诚施与一礼,便决然地走向大门。


经过阿努比斯神身边时,他平静地对她说,愿汝之后的人生更加爱惜子民,他愿亲手将她带入极乐。


之后,她便见到了她的冥界之神,梅杰德。


仅仅有她身高的一半大小,披着白布,仅露出两条腿。布上画着两只她非常熟悉的眼睛,天空神荷鲁斯的鹰眼。


原来如此,这就是她与冥界的联系,这就是她的神。


梅杰德一蹦一跳地朝她跑过来,她忍不住摸了摸它光溜溜的头顶。梅杰德晃了几下白布,突然之间一大群梅杰德不知从哪窜了出来,把她团团围住。


她只好挨个摸过去,心里生出一股暖洋洋的感动。


 


尼托克丽丝的冥界之镜,带有阿努比斯的加护。她也可以直接从冥界召唤梅杰德神,与她并肩战斗。


 


“原来如此,这家伙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神之子。”奥兹曼迪斯翻看着埃及历史啧啧称奇。


他决定了,这次要召唤她。


祭出圣杯,耀眼的光芒闪耀过后,一只巨大的鹰飞了出来。


……


鹰赶紧抖落一地羽毛,露出了尼托克丽丝的样子。


奥兹曼迪斯无言地盯着地上一大堆羽毛。


“caster尼托克丽丝前来报道!您是……?”


“余是法老王奥兹曼迪斯。”


 


 


他一直惦记着阿努比斯要亲手带走她的那段话。


后来他跟尼托克丽丝确认过,她确实两度进入过冥界。第一次是去面见加护神,第二次是她死后,把心脏交给阿努比斯称量,最后被他带入了极乐世界。


“但我还没来得及过去,就跟阿努比斯神走散了。之后一直在虚无中飘荡,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


阿努比斯神可能至今为止还没碰见过能跟他走散的灵魂。他揉着太阳穴想,那位神明一定心有不甘,若非不能擅离职守,一定也会在无数平行时空中搜寻她的灵魂。


“既然现在被余召唤了出来,你的灵魂暂时就是余的,余不会把你交给阿努比斯,你也别跟余走散了。”


尼托克丽丝头上的“耳朵”动了动,她愣愣地点点头。


“冥府……那是个不怎么开心的地方,余当然也去过,也被阿努比斯称过心脏。”感觉不是很好。


“哦哦。”


“虽然你的宝具是从冥府来的,但余还是不希望你再回到那种地方。”


“但是那里也有我的守护神梅杰德大人……”
“余太困了,你没事就出去巡逻吧。”


她的耳朵耷拉下来,他一手支着脸,看着别处。想睡觉这句话根本就是句借口,只是不想再让她唠叨梅杰德大人多可靠多英勇,那就像她还是惦记着回冥府似的。


尼托克丽丝叫来他的神兽,准备出门,这时他突然叫住她。


“记得晚饭前回来。”


 


 


end



评论
热度(33)
  1. 二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