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FGO】二度目の出会いに(ラシュオジ)

ビャクヤ:

fgo六章剧情neta

———————————


“又发生冲突了吗,圣都那边?”
年轻的弓兵从房檐上跳下来,脚尖点地向前跑了几步稳住重心,在一个全身隐进漆黑之内的暗杀者旁边站定下来,手中的弓被他习惯性的挽了一个花。

戴着面具的暗杀者沉默了几秒,随着他的视线向远远升腾起冲天火光的天际望去,低沉的嗓音才幽幽响起,“……看起来是。”

青年沉吟了片刻,没有很快回话,而是兀自蹙了蹙眉,微微眯起眼来。

但那里看起来又不像是圣都附近——

洞穿万象的双眼给了他如此的判断,不过战士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重新睁开眼后,他短促的呼了一口气,肩膀随之放松了下来。

十字军被歼灭了以后,本以为战火可以得到暂时的平息,可惜事实并非如此,大大小小的冲突根本没有停歇过一天。虽然无法确定那自称狮子王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但是圆桌骑士的出现似乎也暗示了对方的身份……弓兵暗自合眼轻笑了一下,该说都是熟悉的吗,无论是那个率领圆桌骑士的英灵,还是从错乱的时间线降临的神王,哪怕是将自己召唤的这片属于西亚的土地,命运真是非常有趣。虽然不太了解这个世界的不列颠之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骑士……不过能凶狠到那种地步,总觉得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他思索着,不觉垂下眼帘。自己所熟知的那位骑士王,现在又在什么地方呢……不过也许该庆幸现在要对付的不是对方吧。

啊啊——如果要我同时对付Rider和你两个人,可是稍微有点费劲啊。

似乎是见他少有的陷入沉思,暗杀团的首领忍不住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策略吗,Arash阁下。”

被叫到名字的瞬间,战士的思绪猛的被拉了回来,他习惯性的轻松笑笑,看起来有点难办似的抓了抓头发,犹豫了几秒后仿佛想要点头,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策略倒是不敢说啊……”Arash低头看着手里的长弓,随手拉了拉紧好的弦,往前走了几步,停在平缓山路的边缘,仰起头眺望着阴沉的天空,“狮子王那边的消息确实没办法打探,不过Ri、太阳王的神殿我说不定有办法进去。”

话虽然这么说他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只是属于这灵基的记忆算是足够复原出那座神殿的结构,如果仅仅是确认那位傲慢帝王的真正动向,或许还是做得到的。这个特异点的争夺持续到今日,他们已经不能继续被动的防守了,身为弱势的一派,至少应该搞清其他势力的意图,才好制定更完备的计划保住自身。

“打探消息是我们暗杀者的工作,不如还是交给——”
暗杀集团的领导者倒是赞同了他的意见,但话语里却有着明显的犹豫感,直觉敏锐的战士自然很快就参透了对方的心思。

“之前几度派去过同伴不也没有结果,甚至音信全无,还是交给我吧。”

即便黑发青年年轻的脸仿佛还有些稚嫩的味道,但他早已经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勇士,即便从职阶的角度来讲他并没有被赋予气息遮蔽的能力,却拥有足以反过去偷袭暗杀者的实力。迅捷而勇猛,就像他的名字所述说那般。而一双仿佛洞悉整个世界的眼眸更令他如虎添翼,没有人可以挡住他的脚步,他的箭也曾一度刺穿那座神殿的高墙。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就算有过交手,生前也有些联系,他的确比其他人更了解那位王,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那个人也以同样的水准熟知他的本事。

这就像一场赌局,只看天平的平衡最终会偏向哪一方。

咒腕虽然不想扫他的兴,却也不愿意让山中住民们最大的盟友独自赴险,沉思了片刻后,从侧面打探着说,“……Arash阁下难道有什么手段?”

“……啊,算是吧。”Arash仅仅含糊的应了一句,便没再过多解释,而后他低下头来,转身对着暗杀者爽朗的笑笑,“放心啦,我会凯旋归来的。”战士这样承诺道,随即脚下用力一蹬,纵身跃下崖壁。

呼啸的疾风吹散了他的黑发,从山顶最后传入耳畔的声音是咒腕的一句“祝您武运昌隆”,青年合眼浅浅勾了一下嘴角,胳膊一甩拽住一件黑色的斗篷,脚尖猛踏山侧的岩石,接连几下跳到山腰,手臂跟着一挥将斗篷披上肩膀,利索的系好带子又拉低了兜帽,脚下的步子当然也没有停下来。寻着之前打探路线的记忆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当视线开阔起来后,他慢慢放缓了步子,几箭轻松撕裂了时间断层的格挡,遂将一身软甲与赤红的坚弓都隐藏进披风之内,从兜帽的阴影下他慢慢抬起如猎鹰般敏锐的双眼。这时他清澈如潭水的眼眸之中,缓缓映出一片漫天黄沙飞舞的荒漠。

年轻的英雄深吸了一口气,前所未有的感到自己的手心居然渗出了汗。他攥了攥手指又松开,低头盯着脚下的黄沙,暗暗咬了一下嘴唇。如果踏出这一步,就算是进入太阳王的领地了,但离神殿还有一段路程,从此时开始一切皆为变数,他甚至可能还没穿过沙漠就会成为那些巨大神兽的饵料……有点麻烦啊,这会甚至不像圣杯战争时候那么好办,至少当时的环境对大家都是平等的。

但是也没有退路了吧,战场上本来也没有什么是被定好的,他并非第一次挑战这自诩众神之王的男人,自己到底握有几分的胜算,他还是有点底的。Arash垂下眼帘,又抬手拽住帽檐,将鼻翼之上全部收进黑暗,不知这件斗篷能将他的气息伪装到什么地步,但愿能骗过对方的眼睛。

弥天的黄沙恍惚不了他锐利的视线,年轻的战士努力笑了一笑,尽量放松下来,遂顶着狂风,重新艰难的缓缓迈开了步子。

可惜的是,这会他要去见的那位王其实早已经察觉到不属于自己地界之人的闯入。不闻神殿界外咆哮的风沙,碧丽堂皇的殿堂之内安静的令人打瞌睡,古老的法老窝在高高在上的玉座,一只胳膊拄着扶手,歪扭着身子,用手背撑住脸颊,无所事事的打了个呵欠。半合不闭的暗金色双眼无目的的左右扫视了一番,然后他彻底沉下了眼睑,倚在王座上打起了盹。

这次来的又是哪个蝼蚁,想来那帮暗杀者也真是三番五次越界他的领地了,就这么急着送死吗?Ozymandias轻蔑的冷哼一声,本想将人就化成灰烬丢进沙漠里算了,而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似乎有点什么别的掺杂着。原本有些倦怠的埃及帝王蓦地睁开眼,搭在另一侧扶手上的指尖不觉轻轻敲了几下石头制的台面,再去寻找的时候,对方居然好像已经离开了他的监控范围。Ozymandias索性垂下眼帘,不再刻意留意不速之客的动向,虽然不知道对手如何消失掉的,但既然选择来了,总不能轻易的走吧……难不成被神殿外的斯芬克斯们撕碎了,那可是有点扫兴。他正这么想着,却又蹙了蹙眉。

不对——

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因为离得太近,反倒被忽视了。
这么快就突破重围进来了啊,看来不像之前来的那几个虫子那么没劲。

棕发的男人兀自勾了勾嘴角,而这时熟悉的脚步声也慢慢靠近了他所在的主殿,披散着紫色长发的女性随即进入了视线。这看似青涩的少女其实是他此次现世意外偶遇的另一位法老,只不过和自己比起来还差的太多了,但Ozymandias绝没有看不起她的意思,天空的女王也是有属于自己的人生画卷……这一点他还是承认的。神王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在自己座前站定下步子,才慵懒的动了动嘴唇,“你回来了,Nitocris.”

“是!法老 Ozymandias大人。”紫发的少女向他深深欠了身,极其努力地大声回答道,接着缓缓站直起来,神色严肃的汇报道,“这次出去,我——”

可是她刚说了一句开头,就被窝在玉座上的太阳王一个没有真正发出声响的噤声示意截断了。Nitocris略显惊讶的眨了眨眼,不知所措的微微张了张嘴,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正想低头道歉,却被上司低沉的嗓音抢了先。

“有客人来了,Nitocris.”
Ozymandias依然懒洋洋的发出声音,但琥珀般的眼眸已经完全睁开。

“……啊?客、客人?”Nitocris并没有跟上眼前这位傲慢帝王的思路,毕竟这神殿并非她的宝具,她本身的灵基也确实没有伟大的神王那般强大,在对付刻意隐蔽了行踪的闯入者的时候,远不会像Ozymandias那么敏锐。

坐在王座上的棕发英灵点了点头,短促的轻呼了一息,又慢慢摇了摇头,“但他好像不太愿意露面。”Ozymandias没有太多语调的起伏,只是无比平静的描述着一个事实,不过没有撑在脸侧的手却抬起来向旁侧伸直,象征权力的弯杖跟着显出形体。神王合眼轻哼了一声,握住弯杖用力向地面一敲,几道冲天的火光在内殿入口外的走廊呼啸而起。

Nitocris愣了一秒,下意识回头看去,眼见刚刚自己走过的地方窜起一束束威光,第一次看到Ozymandias动武的她一时僵在了原地,而不禁颤抖起来的视线里这时忽然闪过一个人影。

也许是闯进来的过程太顺利了,年轻的战士几乎真的以为自己的存在完全没有被发现,但事实恰恰相反,好在保有千里眼技能的他拥有一定的预判能力,就在火焰向他扑来的瞬间,身经百战的身体抢先做出反应,从高耸的石柱后滚倒向了一旁。眼看被烈焰融化的石头在火光退去后,居然迅速又恢复了原状,他开始感觉到情况不是很友好,不断追赶着他的火焰与强光几乎贴着他的脚步袭上,接连逼的他无路可走,直到不得不猛的蹬地跃起,万不得已才冲进了内殿。

当然……把他逼进来无疑是这座神殿之主的目的,青年的脚步还没站稳,一连串的追击又在身后烧起,他只得继续闪躲。到了这个地步继续隐藏身份也没有意义了,Arash索性甩手握紧了长弓,一边跑着一边拉开弓弦,化形于指尖的一支又一支利箭,撕裂开空气咆哮着射向那个棕发的男人。

Ozymandias轻蔑的笑声之中竟隐隐也有分赞许似的,歪头躲开刺来的箭矢,挥手再甩落剩下的几支,神王从玉座上站起了身来,弯杖的前端指过的所有方向都窜起火光,却也只烧焦了对方披风的一角。他用力眯起暗金色的眼眸,往前迈了半步,继而略微俯身跑了起来,一边打落不断飞来的箭,脚尖狠狠蹬了一下最后一节石阶,腾空的同时翻身从来者的上方倒挂着跃过,甩起的弯杖前端一把勾住遮了他头发的兜帽,猛的向上一挑,落地的同时一挥胳膊,将被挂在弯杖上的整件斗篷丢了出去。

棕发的英灵背对着身后的不速之客轻笑了一声,才缓缓转过身来,意料之内的年轻身影随之映入眼帘。轻便的软甲加身,赤红的坚弓在手,清澈的黑眸之中也闪现着自己的身形,这位胆大包天的年轻战士,正是他英灵生涯中唯一一次圣杯战争中曾经交手过的,用那崩裂天地闪耀长夜的一箭,将他的宝具摧毁了的,西亚的英雄,迅捷的弓兵,名为Arash的青年。

“本王就觉得这次来的和那些见光死的蝼蚁不可同日而语,倒是没料到……竟然是勇者吗?”Ozymandias傲慢与的弯了弯嘴角,随意的将弯杖拄在地上,抬眼直视着面前的英灵。

“啊、好久不见呢,法老兄。”
彻底被抓了个正着的弓兵尽力自然的笑笑,和每次一样温柔的打了个招呼。

但是此时Ozymandias半合的眼帘下,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中迸发的视线,并不让他敢有一点点的放松,一滴冷汗甚至都不自觉地从额角滑下。

他虽然深知Ozymandias的能力,但也就同时深知自己硬碰硬的和他打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他从不觉得自己可能战胜这位帝王,无论从灵基本身的属性,还是宝具的强度,他都不是对方的对手,上次之所以能和对方打成平手,只是因为倚仗于当时算是有利的形势。不过他现在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和对方发生冲突……只要Ozymandias肯听他说话。

Arash拼命考虑着接下来的策略,不料这时一个愤怒的女性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到底是什么人!敢擅闯法老 Ozymandias大人的神殿!!”

从外貌来看仿佛也是一位法老,但究竟是何来历Arash一瞬间也没判断出来,只见她的权杖用力一敲地面,将一双紫瞳瞪得圆圆的,狠狠的打量着自己。

“我没有恶意,只是——呜哇!”

面对不知名少女的质问,他连忙谦卑的欠了欠身,甚至隐去长弓的形体,以表此行的诚意,可是他的话还没能说出来,几簇迸发的烈焰凶狠的向他袭来。Arash本能的向一旁扑倒下去,接连滚了好几圈,一个翻身单膝跪地才勉强躲开,本能下抬起的手掌间又现出了把柄坚弓。

糟糕……果然还是惹怒了那个男人吗?

不过也不意外吧,擅自进入他的神殿着实是大不敬的行为,事已至此还有没有交涉的余地,Arash也心里也没有底。

“本王没说过就这么算了吧。”
随后棕发英灵略显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接二连三的突袭更加猛烈地朝他逼近。

“等一下!!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Arash拼命喊道,竭力躲闪着冲自己扑来的一道道光束,强压下进行反击的本能。

但Ozymandias似乎铁了心要教训他一顿,饱含太阳威光的双眼不悦的眯起,“看不出来。”

看来是免不了一战了。

Arash短促的呼了一息,退下半步稳住重心,抬起握弓的手,两箭疾驰而出,直逼棕发男人的眉心。这时站在一旁的少女也沉不住气了,挥起她手中的权杖,念着一段什么,击落了他的箭矢,但黑发的青年接连又甩出数箭,可是只像故意警告似的,箭尖仅仅狠狠刺进她周围的地面,逼得她后退几步,却没有将她划伤。仿佛被小看了一般的Nitocris气不打一处来,正想再一次发起攻势的时候,Ozymandias却前所未有的突然闪到她的身前,挥手把她挡在了身后。

“退下,Nitocris,这是本王的战斗,他不是你能应付的对手。”

棕发的男人沉声喝道,手中的弯杖甩了个花后被用力握紧。紫发的少女虽犹豫着想要开口说什么似的,不过最后还是听从了他的命令,避到了一旁。

大战一触即发,利箭与火光呼啸着交错,两人谁也绝非等闲之辈,这注定不是一次轻松的战斗。不断被打落的箭化作碎光散去,火焰烧焦了他落脚过的每一寸地面,如果不找到突破口,自己根本没有丝毫胜算。Arash睁大了眼,紧盯着Ozymandias的每一个动向,看穿世间万物的双眸精准的判断着对手下一次袭来的位置。他的箭更快了,甚至有几支快过了那位王来得及烧掉它们的时间,逼的那个男人也不得不闪身去躲,虽然还没有被伤到,但手甲也被划上了一道狰狞的痕迹。那锋利的箭若是擦着皮肉而过,恐怕免不了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渐入佳境的战士一边跑着一边寻找反击的机会,但是太过于专注Ozymandias本身的他,此时忘记了自己就身处于太阳王的神殿之中……也就是那个男人的固有结界。

他从地上翻身稳住重心,可是就在刚直起一只腿蹲跪在地,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的时候,忽然感到喉咙传来一阵咸腥的味道,接着一口血涌出嘴角。Arash疲惫的咳嗽了几下,侧头将流进口腔的血吐了出去,直到抓起弓再射出箭矢的时候,指尖竟也浮上隐约的麻木感,这会他才猛地意识到了缘由。

是毒,就算是拥有耐毒特性的自己也无法完全免疫的毒,在曾经的圣杯战争里这幅身体也一度体会过那个滋味,这可真是糟透了。

一轮又一轮的交手令他渐渐感到了力不从心,虽然Oyzmandias的攻击他足够躲开,但是渗入皮肤血液脏器的毒一点点消耗着他的体力,好像比当年还要难熬了一点似的,冷汗接二连三的顺着脸颊流下,直到从下颚滴落。突然急转直下的劣势让他有点狼狈,更令人担心的是这个男人还没有唤出他驱使的那群圣兽,这样下去自己恐怕真的要交代在这。Arash拼命喘着气,侧身又射出两箭后,不觉脚下一个踉跄竟然摔倒了下去,他马上意识到不妙,但是烈焰没有追逐而上,战士本能下猛的起身,却在还没有完全爬起来的时候,眼见对方逼上他的面前,伸手一把就卡住了他的脖子,把他从地上拽起。

不幸的是这场对决结束的比他想象的快了些,根本轮不到对方唤起那群巨兽,自己就已经败了吗?

青年低吟了一声,抬起头来,迎上Ozymandias居高临下的目光,略显苍白的嘴唇不禁颤抖着,他疲惫的喘着粗气,不甘心但也没有反抗的余地了。棕发的男人打量了他一会,抬起另一只手,用拇指抹着他的下颚,漫不经心的一点点擦着一簇簇血迹。

“勇气可嘉,但是想在此处战胜本王,又是异想天开了。”神王高傲的弯了弯嘴角,凑上前去,几乎贴上他的嘴唇,轻轻吹了一口气,“这座神殿就是本王的宝具本身,没有本王的允许,你还想全身而退?”

“……我、没那么想。”Arash艰难的颤了颤嘴唇,抬手握住他的手腕,勉强的笑了笑,纯黑的眼中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松神色,“你比我强大太多了,所以我说……我不是来打架的。”

棕发的男人闻言挑了挑眉,意味不明的发出一声上扬的沉吟,“……你想试探本王的立场?”

“……不愧是法老兄。”
黑发的青年抬了一下眼睑,随意的赞赏了一句。

“现在才奉承本王?”但Ozymandias不以为然,甚至不禁略微垂了垂眼帘。

Arash马上摇了摇头,“不,没有奉承。”

神王不屑轻哼了一声,随即又用力笑了起来。

仿佛不知道恐惧是什么一般,这年轻的战士从没有向自己投来过一次哪怕拥有一丝敬畏的目光,无论处于怎样的劣势,哪怕是就要被杀死前,也毫不示弱的直视自己的眼睛。

“本王很中意,勇者。”Ozymandias蹭干净了他嘴角的血,仰头上去咬住他的下唇,进而吻了上去。

黑发的青年一愣,还没搞清状况,就感到对方的舌头伸了进来。他不太舒服的闷哼一声,但末梢的麻木感好像减轻了,不料一个走神间被面前的人一把按倒下去。Arash连忙挣扎了几下,向两侧用力晃着头总算甩开了他的吻。棕发的英灵满足地舔了舔嘴角,傲慢的看着他,又伸手捏住他的下颚,另一只手撑在他的头侧。

“喂……”
战士无奈的蹙了蹙眉,用手指蹭了蹭下唇,感觉到湿润的唾液还残留在柔软的皮肤上。

神王沉下眼睑,顺着他的脸颊往额角摸去,饶有兴致地拨弄着他额前的碎发,慢慢动了动嘴唇,“勇者啊,本王到底在盘算什么,你的双眼难道读不出来吗?”

Arash闻言不自觉的合了合眼,片刻的沉默之后,居然不畏于他的威压而轻松的浅笑了一声,稍稍垂下眼帘,缓缓开口,“我……认为你不会与狮子王为伍。”他停顿了几秒,加重了肯定的语调,同时重新抬起视线,迎上Ozymandias傲慢又有些戏弄感的目光。

神王冷哼一声,微微眯起了眼,“……还用说吗。”他用力勾起嘴角,收回拨弄着对方发丝的手指,不紧不慢的向一侧展开手臂,耀眼的光辉一点点萦绕于他的指尖,随后包绕的光影中慢慢显现出一个金光粼粼的宝物。Ozymandias眼见面前的青年惊异的撑大了眼眸,满意的发出一声鼻音,进而用力一撑地面,站直起身子,又居高临下的打量对方几秒后,从他的身侧跨出来,转身背对向那名战士,走开了几步,又站定下来,高傲到自负的宣布着:“圣杯已经在本王手中。”

Arash僵硬的稍稍坐起上身,怔怔的盯着那位法老手中的圣杯,末了才艰难的放松了肩膀,仿佛败下阵来一样笑道:“……你竟然、”

之前所见的战事果然不仅仅是狮子王和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之间,毕竟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只是被圆桌骑士们单方面碾压而已,不至于上升到冲突的地步。这个男人还是那么强劲,即便是拥有千里眼的自己也没能看透他所盘算的计划,好在——现在是不是可以断定至少他不是敌人了呢。

Ozymandias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挥手将圣杯的形体隐去,“狮子王做梦都想取本王的性命,但只要待在神殿里就算是圣枪也伤不到本王分毫。”棕发的男人沉声向他说明,慢慢踱了几步,又转过身来面对着他,习惯性的将一只手搭上腰侧的配饰,不悦又危险的眯了眯眼,“本王当然知道那帮蝼蚁现在被圆桌围剿的喘不过气来,但此地的胜算如今就掌握在本王手中,本王自不会离开神殿。”

Arash看看他随后垂了一下头,很快理解了他话中的含义,也就是他不会帮忙,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果然你是有你的道理的。”黑发的青年盘起腿坐在地上,仰头笑着肯定了他的策略。

Ozymandias沉吟了一会,合了眼又慢慢睁开,随后重新开口,“迦勒底的魔术师到来之前,本王不能有任何闪失,因为圣杯是你我最后的砝码。该怎么做,本王认为你可以自己判断,勇者。”

战士挑了挑眉,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什么啊,居然真的有和你联手的一天。

“——啊、我明白了。”他用力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褶皱的裤子,认真的应道。

“回去吧,本王允许你离开。”法老冲他挥了挥手,放松下来了肩膀,回过身背对着他向殿内走去,伴随着金属挂饰的轻响,浑厚低沉的声音再次敲上他的耳畔,“但是本王的计划你不可以泄露给任何人,那群蝼蚁不值得信任。”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Arash也不可能再对他提什么条件,这个人也算是给予了自己最大的帮助。青年垂了一下头,然后爽朗地笑笑,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谢谢你,Ozymandias!”

被唤了名字的王脚步停了一瞬,不敬二字的音刚溜到嘴边,末了却化作一声默许的哼笑。

Arash短促的呼了一息,便转身往外走了,不过才没走出几步,就被数只高大的猛兽拦住了去路。战士的脚步顿了一下,本能的摸出了弓,但随即一声怒吼从身后传来。

“退下!”
神王的厉声呵斥之下,簇拥而上的热砂狮身兽悉数低下了头颅,伏下身子趴在了原地,恭敬的为他让开了道路。

年轻的英雄左右看了看,低头合眼浅笑了一笑,脚下猛的一蹬,踏上殿内高大柱子的侧壁,进而跃起数步,不过霎时便消失了身影。

目送着他操着矫健步伐远去的法老自满的弯起嘴角,仿佛望着自己麾下迅猛的战士一般,骄傲的仰起了头。


后来发生的那些事基本与Ozymandias预想的差不多,已经修复过五个特异点的小魔术师在Nitocris的引导下如期而至,但此时尚不成熟的少女何来对抗狮子王的实力。神王自然料到这一切,只是不知不觉距自己把那小丫头轰出神殿,也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

天空的女王急匆匆的赶回来那时,他正计算着他们还剩余的时间。

“法老!法老!圣都那边——”

“别那么慌乱,Nitocris.”
歪斜着倚靠在玉座上的法老有些不悦的合眼用力蹙了蹙眉,挥手制止了阶下少女焦急的步伐。

Nitocris虽然勉强站定在了原地,但担忧的神色还是无比凝重,她的眉眼垂下了一些,犹豫着最后还是抬起头大声说:“可是、可是迦勒底来的魔术师不是在山之主民的村子吗,狮子王和圆桌好像要将他们全部消灭,圣枪也进入预备状态了,这样下去的话!”

Ozymandias心烦的按了按额角,轻呼了一口气,接着平静地答道,“那丫头不会那么轻易的死掉……而且、”他重新缓缓睁开琥珀般的眼眸,不觉飘远了视线,“有那家伙在,小魔术师不会有事的。”

Nitocris愣了愣,没能马上反应过来这位伟大的神王所信赖的到底是何人,不经意念叨出了声:“那家伙——”

她还没回过神来,很快又被金属挂饰清脆的响声夺去了注意力,自负为神王的男人忽然从王座上站了起来,仰头四下望着殿内的顶棚,出神的往前走了几步。

“……”
Ozymandias微微蹙起了眉,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一步一步沿着石阶走了下来。

Nitocris目送着他一直走向内殿的入口处,然后停下脚步,站定在原地后又一次仰起头来,就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法老?”

她不禁疑惑的追上前几步,试探性的小声唤道,而太阳之王却用力一挥手,制止了她剩下的话语。

「创造星月之神啊!请见证我之品行,我之终焉, 我将达成的神圣的献身吧!!」

明明只听过一次的咏唱仿佛突然在耳边响起,那一瞬间他猛地侧头望向某个念想之中闪过的方向,虽然外面的景象被厚重的殿墙格挡,却也好像还能看到似的。

那一度击穿他灵魂的光亮。

他仿佛感觉到了那个人的决意。

流星啊,你已经闪耀于无尽的长夜了吗。

棕发的男人沉默着站在原地,许久没能发出声音,直到不知过去多久,才缓缓舒下一口气,一点点垂下眼帘。他不经意用力攥了攥手指,然后重新抬起头来,最后稍显无奈苦涩,却又非常骄傲潇洒的用力弯起了嘴角。

“……本王也差不多快该出手了。”

古老埃及的帝王望着奢华的殿顶,就好像从未泯灭的星光,又一次从眼前闪过,安然又坚定的发出低沉的声音。

评论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