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THE HIGH PRAISED ONES

樹海系女子:

  無論當初是誰幫傑羅尼莫刺青,現在他都得自己來了。

  每天每天,自被召喚的那日,於迦勒底之中第一件事就是對鏡刺青。

    (在他索要物品那時,醫生開了一個未開化民族對鏡子迷信的玩笑)


  一開始總不是順利的,覆蓋上半臉的巨大刺青費工,稍有不慎針便滑入瞳孔。

  幸好英靈的回復力夠強。


  那東西一直在周圍盤桓著。


  製造它的人,被美國人眼中偉大之人選上的科學家,將它稱為攜帶式圖騰柱,本該是吵吵鬧鬧的,如同它身上那顆星,屬於美國人的星。


  但是它現在很安靜。有賴它的人工智能過高了,戰場之外它甚至會躲著傑羅尼莫。


  東西大戰的空檔,他曾問過科學家,足以降下附身,美國歷代總統是怎麼樣的人。

  科學家興奮地高談闊論,在這之中他只是注意眼睛,有沒有一閃而逝的黑影。

  什麼都沒有。

  那些人對自己豐功偉業的驕傲傾瀉而出如同滿月之光。


  他每說起一個人,傑羅尼莫腦中就多迴響著那個人的印第安人屠-殺-政-策。


  殺的越多評價越高的,你說這是不是很有趣?


  如同他的名字,傑羅尼莫是個懶散之人,他為之奮鬥的時刻已經過去了,他的族人消亡,只剩下印第安人。


  技能無用,寶具不強,他過得輕鬆。他沒有自己人需要拯救。


  關上燈,打開電視,在《飛越杜鵑窩》第無數次回放中墜入空虛。


  打瞌睡是沒有夢的。



















我一直覺得傑羅尼莫會幫打(不管幫誰)是比布狄卡幫尼錄更OOC的事。

THE HIGH PRAISED ONES ARE EVIL

  

评论
热度(10)
  1. 二岩樹海系女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