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给艾斯博格患者的日常疗程

琉花❀:

crtan
•一个难吃的骨头
•有年龄操作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Craig Tucker先生的病患照顾日常


Wine is a good thing


你从未觉得这是个苦差事.毕竟和一个自己深爱着的人住在一起还是挺不错的不是吗?至少他不会像个娘们一样总要求你陪他逛街或者做个该死的指甲.不过你也很快的意识到一个艾斯博格患者的糟糕之处
“Craig…?I need to have some whisky…”
“…here”
你咬着已经被咬烂了的烟嘴咒骂着将玻璃瓶递给他.你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他总是在无休止的索要着这该死的发酵饮品.而这期间他甚至不允许你吻他.这真的糟透了.你原以为他会很快的醉倒好方便你有机可乘.而事实是他早已喝醉却不愿倒下睡去.自他起开第二瓶酒后.那失焦的双眸就不曾在别的地方停留过.在他身上散发着的过量的酒气开始污染你的鼻腔.你终于皱着眉将最后一口烟雾呼出.伸手抢回了那剩下大半的威士忌
“伙计.你不能再喝了”
你开口劝告着他.而那个不领情的混蛋却嘟囔着起身黏在你的身上把你压在了沙发上.上帝啊.真庆幸后面的是沙发.你心底默默想着.于此同时从你手中倾斜的酒瓶中漏出的液体却立马将它熄灭了.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Stan Marsh正窝在你的身上像猫一样的伸手轻挠着你的胸膛.脖颈.他甚至还在呢喃着什么.你猜得出他是在索求着酒饮.你心知肚明.却勾勾嘴角不回应他的请求
“你说什么?Marsh”
“把酒给我…求你了…Tucker”
不得不说你很享受现在这样.他蒙着一层水雾的浅蓝眼眸和发烫泛红的皮肤简直是在邀请你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你咽了咽唾液.起身将他轻搂在怀中.不理睬他那毫无伤害的攻击.把瓶口对准了嘴将仅剩的些少得可怜的烈酒存于口腔中吻上他的唇.你将酒一点一点的渡过去.不等自己开口.他灵活的舌头便已窜了进来.不可否认这是他接吻技术最好的一次.你甚至不用刻意去啃舐他满是酒液的唇.些许的液体顺着食道滑入胃中使你的身子有些燥热起来.轻微的甜腻混杂着那股浓烈的辛辣涌入你的胃内.你一向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如此钟情于这种辛辣的烈酒.就好像他总能做出些令你难以置信的蠢事来一样
“吻技不错.Marsh”
“shut up…Fucker”

评论
热度(21)
  1. 二岩琉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