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电流组】爱迪生与无名英灵-1

谢伊,我是你的情敌查尔斯李:

电流组

人类外道爱迪生/英灵特斯拉

瞎写,语死早,ooc,懒得考据,特异点私设,就只是想写写而已。忍受的了我的伙伴就请下拉吧


爱迪生是真的听到了极其巨大的爆炸声,惊天动地,耀眼的明蓝色光亮映白了整个黑夜的天幕。雷电斩开了流云,敲碎了星星,连弯月的微光也被这刺眼的强光吞噬殆尽。涟漪状的环形余波横扫折断摇摆中的树木,卷起草叶,势不可挡的朝向他的车子袭来。

这趟旅程怕是要泡汤了。

爱迪生有点悲惨的想着,手下却也没停住。他利落的一个滚翻,将强化魔术投影在了车门上。莹蓝色的纹路刚刚爬满那扇黑色车门的一瞬间,已经近至眼前的魔力涌动便撕扯碎裂了这辆可怜的车子的其他部件。

用魔术回路强化车门抗下这么剧烈的冲击波还是第一次。爱迪生痛苦极了,他大概是到了极限了,魔术回路烧灼的感觉让他怀疑自己手臂的骨头是不是已经折断了。他心有余悸的估算着,如果这波动再强上那么一点,他的下场可能就会和这辆车一样吧。当然,他现在以手触摸的这扇车门除外。

那些为爱迪生冠以“大魔法师”的说法其实没错,并不是神话他,虽然赞美的成分也占了很大的比重,但爱迪生真的是个魔术师——这是真的。可虽说如此,但他却不以此为业。他依然是个发明家,实实在在的人类行业,魔术这种东西也只是在发明之时强化材料或者验算结果的辅助,用业内的话讲,就是俗话说的外道。

随着轰鸣的余波逐渐远去,黑夜又恢复了原有的寂静,几只蛐蛐壮着胆子叫了两声,便又归为了沉寂。爱迪生倚靠着那唯一一扇尚还有原本形状的车门,整息了好长一段时间,手臂沉重的灼烧感终于渐渐褪去。他愣愣地看着自家汽车的残骸,难过的叹了口气。

他没带助手,自己开车深夜跑上了郊外的公路上,发明王托马斯•爱迪生,想对已经远搬进安静田间逃离纽约的贝尔来次突击的拜访,至于为什么——除了关于官司,以及电话的专利问题,其他就真没什么可说的了吧。

这场爆炸着实在他意料之外,他的车子被撕成了碎片,他正瘫坐在这条两道被折断树木包裹,无人经过的夜间公路上。贝尔的宅子肯定是去不成了,他有些泄气的想,然后慢慢的从残骸中爬起身,然后将西装上的尘土逐一拍干净。

不如去看一看这场爆炸的中心位置吧,想法突然冒出在发明家的脑海中,这种强度的能量爆炸也是值得一探究竟的。

该死的科学家精神,像只猫爪挠的他心头直痒,他抓了抓被气流吹乱的头发,双腿便不受控制的向树林的深处迈去了,快点,他想,第一现场或许会有很多值得研究的东西——

他跑了起来。




那是个巨大的坑。

不知奔跑了多久,大概是非常远的距离吧,爱迪生终于靠近了这场爆炸的中心部分。

裸露的土地上遍布着烧焦植物的痕迹,他敏锐的感觉到了空气中残留的魔术的痕迹,大型的魔术,这里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最终以什么东西(咳咳x)被毁坏而迎来了一个不了了之的结局。

那场波动是一个宝具,没错了,毁坏那个他们为之争斗的东西的宝具。

爱迪生反应迅速,仔细观察,在逐一排查现场得出这个结论之后,他仔细的检查了四周,按着那些残留着的魔术灼烧的痕迹,大致拟定出了一个方向,那是种种迹象直接指明出的这场战争的幸存者最后离开的方向。

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这趟旅程还是不亏的。

他悄悄的展开用以保护的魔术礼装,踩着已经焦黑的枝叶残骸,小心翼翼的向大坑的另一端,树林的更深处探去,期间不断地感到魔力的痕迹,虽然形感很微弱,但是更纯粹,也和那个爆炸所爆发的气息更为吻合,宝具的始作俑者,一个英灵,除此之外就没有了任何其他人的气息了。

最终他找到了那个英灵,他靠坐在一根相当粗壮的树干上,魔力微弱到几乎感觉不到。

魔力枯竭,他这样想着,肯定是这样的了,都已经到了无法灵体化的程度了,估计是几乎耗尽的程度了。波及范围那么广的宝具,耗魔量怕不是一般的巨大。怎么想着,爱迪生悄悄的走进他,意图试试看他有什么样的反应。但令人失望的是,英灵依旧垂着头,毫无察觉。

完全感觉不到这家伙的御主,想必魔力的供给也被切断了吧。他会消失的。

噢——

他挣扎着呻吟出声,这个隐秘的想法窝在他心底已经好久了,在听说过远东的圣杯战争的故事后他就想这么干了。

他慢慢蹲下身,仔细的端详着这个他还不知道名字的英灵,还不错吧,发明王在心里估摸着,刚才的爆炸看得出实力还是够强的,虽然真名还未得解放,但起码还是不错的吧——他小声嘀咕着,他的御主不见了,他会消失的!

心底的声音不断的叫嚣着这句话。

趁他昏迷虚弱的时候强制跟他签了吧!有只恶魔在他耳边大叫着,爱迪生的心脏跳的厉害,为了利益什么事都干过的爱迪生居然头一次觉得“这么做不道德吧……”

什么道德不道德的,你不救他他就真死了,这是行善!

心底的小人给了他一巴掌,嫌弃着他犹豫不决。这可不是你啊,爱迪生,拿出你冲向专利局申请专利的果断和速度来!记得吗,你为什么没抢到电话的专利权!因为你比贝尔晚了那么几小时!快,爱迪生,你还想犯第二次同样的错误吗!

发明王托马斯•阿尔瓦•爱迪生,一个外道魔术师,深吸了一口气。




tbc.

评论
热度(21)
  1. 二岩谢伊,我是你的情敌查尔斯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