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岩

© 二岩 | Powered by LOFTER
 

【FZxFGO】如果当年的麻婆召唤了崔斯坦(7)

世一魔女阿格规文老婆:

(7)兰斯洛特卿,回归

再三确认之后,言峰绮礼终于举起了手。三道令咒中的一道发出红光,崔斯坦眼睛也不敢眨一下地凝视着黑铠甲的servant。Berserker终于发出了一声有些像是人的嘶吼,黑色的怪物开始徒手扒开身上的铠甲,动作不知轻重,连同一些皮肉一起撕了下来。崔斯坦将master揽到身后,戒备着,言峰绮礼凝视着行为狂乱,却逐渐能看清一些东西的berserker。溅起的血液化入黑雾中,berserker的盔甲终于被全部剥下,身披鲜血的男人站立在被他破坏的教会中央,如同天神降临。

教会沉默了一会谁都没有说话,然后那个一如既往会破坏所有气氛的崔斯坦飞奔出去。

“兰!斯!洛!特!卿!”崔斯坦像幼儿园学生第一次参观恐龙标本一样兴奋地围着他绕圈圈,觉得自己正在被以打量猴子的眼光观赏,刚刚还神情肃杀的兰斯洛特略尴尬地阻止他继续破坏自己的形象,“可以给我一件衣服吗,崔斯坦卿。在人前裸露身体实在不是绅士所为。”

对冷静的servant一向赞赏有加的言峰绮礼二话不说剥下崔斯坦仅有的外套,递给berserker,不过既然现在没有狂化还是叫他兰斯洛特好了。崔斯坦眼角垂下晶莹的泪珠,悲伤地抽泣着,“master,你果然还是更喜欢兰斯洛特卿吧。我已经要像风干的柚子皮一样被丢进垃圾桶了吧?既然这样我也只有祝福你和兰斯洛特卿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我就随便找个地方消失好了……”

言峰绮礼冷淡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连兰斯洛特都移开视线不去注视也不想去安慰这个明显在拉低他智商的家伙。眼见完全被无视,崔斯坦呜哇乱哭起来。

“给我闭嘴。”言峰绮礼的一句话,就让崔斯坦彻底闭上了嘴。兰斯洛特还在惊讶着,崔斯坦跑到了后面的房间。耳朵得到解放,言峰绮礼长出一口气,摩挲着只剩下两道令咒的手背,“那个令咒果然花的还是值得的。”不过崔斯坦欠他的账又多了一笔了,虽然他现在才想起来。

兰斯洛特的嘴角不自然地抽动了起来。能让master花费一条令咒专门让他闭嘴,崔斯坦卿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啊。但原本苦涩的笑意也近乎软化。崔斯坦总是给人添麻烦。不过,这种人要是过得很好,所有人都奇异的会很开心。他要是过得不好,好像也理所当然。他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放不下心却又感觉很放松的人,也就不奇怪心事重重的他总喜欢和崔斯坦呆在一起了。

“崔斯坦卿承蒙你的照顾了。”兰斯洛特向言峰绮礼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又鞠了一躬,“我的master也是同样。他和那孩子能够得到幸福也全是拜您所赐。”

言峰绮礼赞赏地将他拉起来,对兰斯洛特的印象分又高了不少。给兰斯洛特的皮外伤做好了治疗,换好神父装甚至还有闲情洗了个澡的崔斯坦也抱着另一套衣服过来了。恢复如初的兰斯洛特这才注意到崔斯坦身上的小伤口和伤疤没有完全被治愈,但也不好开口请求,只好默默穿好了衣服。言峰绮礼确认了一下远坂家的最新状况,带着两个servant走到庭院里坐下,双手交叠在一起。

“那么,我们进入正题吧。”

崔斯坦异常兴奋地看着他,兰斯洛特则觉得不太妙。

“直说好了。”言峰绮礼转向崔斯坦那边,眼里平静如水。

“archer,自杀吧。”

TBC.

为什么这么短是……感觉好不容易兰斯洛特出场了不能让他一话就酱油啊,于是强行拖戏(拖你个大头喵)。

文质彬彬的兰斯洛特卿超棒啊啊啊!是真的很喜欢兰斯洛特卿。

评论
热度(39)
  1. 二岩世一魔女全身是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