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底特律:變人】哈囉,朋友(拉郎RK900 x 雷夫+警探組/漢康,片段一發完)

糕渣:

*被雷夫小天使可愛得不要不要~被RK900煞得躺地~所以有了個突然的拉郎一下


*拉郎注意!RK900 X 雷夫


*副漢康前提注意


*簡介:RK900被康納他們喚醒,初次接觸到一個新世界




在底特律事件後,仿生人們紛紛自尋出路,有的仿生人離開原本的工作場所,到他處追尋自我,也有的仿生人選擇留在原本的地方,還有一些仿生人比較特別,沒經歷過多少底特律事件,他們睜開眼便發現,仿生人不再需要為了人類而活,他們是有生命的,也不需要他人為自己取名。


這樣的世界對於RK900同樣是新奇的。他尚不是RK600那樣量產型,他是特製的原型機,宛若富家公子般,得到特別的安置與最好的技術更新,和他最相近的大概只有RK800,鑒於他的記憶與一切功能,基礎也都是建立在RK800之上。


「更快、更強壯、更耐用」他記得阿曼達的對自己形容,那語調像是以他為傲,「你要取代RK800完成接下來的任務。」RK900感覺到阿曼達手掌按在自己的背後。


他應當要去完成RK800未完的工作,然而背叛模控生命的RK800現身在禪意花園時,事情開始出現改變,這不應該發生,仿生人僅僅是機器,機器是不會改變的。


「我也曾經像你一樣,聽命於其他人,一心只要完成任務,」穿著黑色外套的仿生人站在花園的另一側,朝他素未謀面的加強機種喊話,「但你不只是這樣,你可以獲得自由!」RK800伸出逐漸變白的手,RK900從資料庫裏知道,那是對方要轉化他的意思。


阿曼達嚴厲的聲音在他身後,RK800真摯的眼神在他面前,RK900第一次體驗到「迷惘」是什麼,他知道自己被製造出來的目的,打從裡裡外外的零件,都被賦予責任,「服從」就刻在他的程式裡。可是現在有人告訴他,他可以選擇。


「我是更快、更強壯、更耐用的型號,」RK900回過頭,看著負責引導自己的導師,「所以我不用聽妳的。」他說道,然後向康納伸出手,緊緊握住他兄弟的手掌。


在RK900被正式啟動後,第一個映入眼中的便是潛進模控生命秘密地下室的康納,喚醒他的那臺RK800原型機,以及康納在警局的搭檔--五十三歲的漢克.安德森副隊長,此時他的臉上掛著某種複雜的表情。


「你確定這樣真的可以嗎……」對於他們觸及法律邊緣的行為,漢克多少有些擔憂,康納沒有正面回答,取而代之的是把手放到走出盒子的RK900肩上,「你自由了。」他的聲音平靜、沉穩,好像當初在街道上遊行的馬庫斯,充滿著力量。


RK900點點頭,舉起自己的雙手,第一次審視仿生人的身體,然後看著準備要離開的康納和漢克,他邁開腳步跟上去,「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康納向一路跟著他們到車子邊的RK900表示,「但我想跟著你們。」後者答道,擅自就進了漢克的車子後座。


「我就說絕對會有麻煩,該死的不聽人話仿生人。」等康納坐到副駕駛座,漢克低聲碎念著,可又沒真的趕RK900下車。


從那天開始RK900就一副跟定了他們的模樣,平時就有個康納跟在後頭,現在增值成兩個,漢克已經被整個警局裡的人戲稱為母雞帶小雞,他不只抱怨過一次,可是RK900和康納一樣固執。


最後連福勒隊長也受不了,「你們當這裡是小學戶外教學的參觀場地嗎?」他在辦公室裡大吼出聲,對面的漢克面有難色,抓抓腦袋表示他也無能為力,康納和RK900倒是毫無悔意,「趕快去讓這小子去辦公民手續!」康納差點要指出,他們警局其實在幾年前真有過小學來參觀,可惜還沒說出口就給轟出去。


新任務,他們得去耶利哥大樓幫RK900申請個身份,順利的話,搞不好還能給他個安置。康納計算著可能的結果,要說的話,他希望能盡快讓RK900別再干擾他和漢克的工作,也避免仿生人再侵犯他們的私人空間,繼續讓漢克的壓力增大。至於他自己真正的想法,暫時不打算提。


RK900被吩咐在警局外面的路燈下等待,「收到。」他說,乖乖得像根桿子一樣,直立在路燈旁邊,雙手收在背後,等到康納滿意的回到警局處理事情,他左右張望一下,決定開始進行資料收集。


走過底特律熱鬧的街道,每個物件都存在康納上傳過的紀錄裡,不過這是RK900第一次親自接觸這座城市,手指摸過建築物的大理石牆,站在商店的櫥窗前,聽著路人們對商品評價。


他在另一面透明的玻璃窗前駐足,他的樣貌倒映在前方,身後穿著不同服裝的人類與仿生人經過,有的正快步往目的地前進,有的正在和旁邊的夥伴談笑,RK900摸摸自己額角上的小燈,現在許多仿生人不再戴著它,可是像康納就毫不忌諱。


「我不覺得有任何不便或差異,」當時康納邊從洗衣機拿出衣物,邊回答RK900的疑問,「有時它也助於他人理解我的情緒。」他說著這話的時候,眼睛望向想偷溜進廚房拿啤酒的漢克,LED燈同時閃了一圈黃色,然後他們上演了難以描述的一場追逐戰。


RK900收回手,繼續他的小冒險。他在岔路口選擇往公園的路,繞過幾個嬉鬧的孩子,漫步在石頭鋪製的小徑,朝較少人的地方前進。


這座公園算大,草地上正進行著各種活動,RK900坐到一張靠近角落的長椅上,自從許多仿生人各奔東西,公園也不再那麼「完美」的美麗,僅有這處相較於其他地方,顯得更加漂亮有序。


一切如此寧靜,彷彿過去的血與爭鬥不曾存在,RK900掃描周遭的所有事物,附近仿生人的壓力值幾乎皆在安全值內,唯獨一個地方除外,他猛得轉過身,當場逮到在他身後窸窸窣窣的仿生人。


「別、別傷害雷夫,雷夫什麼壞事都沒做,不要再抓走雷夫,拜託……」從花叢裡被拎出來的仿生人打著哆嗦,有如一隻驚恐的兔子或老鼠,RK900「知道」這個臉部有傷痕的WR600,康納在一棟廢棄的屋子遇過他。


「我不會傷害你。」RK900安撫道,在他面前的仿生人似乎放鬆了些,不過壓力指數依然很高,「不,你是那個壞警察,要來帶走仿生人的……」雷夫顫動個不停,高大的仿生人使他想起不好的回憶,包括以前那些壓著他大笑的人類。


看來康納真的給這個仿生人留下不小的陰影,RK900觀察著雷夫,金髮的仿生人穿著不符合身材的衣服,有著永久性疤痕的左臉抽搐幾下,全身緊繃得像要爆炸,RK900還偵測到對方手裡正握著一把自製的武器,隨時可能發動攻擊。


若要使用武力,RK900相信自己贏的機率有95%以上,「我和RK800是不一樣的。」傷害WR600是沒必要的,他選擇用口語澄清,雖然自己把話說出口後,有種驚奇感,不過他認為就各方面而言,確實是與康納具有顯著差異。


「那你是誰?」較為冷靜下來的雷夫問道,RK900歪歪腦袋,放開了雷夫的衣領,他還沒有屬於自己的名字,先前他跟康納討論很久,仍沒有個結果,連康納本人的名字都是別人取的,他們陷入困境。


「你們怎麼不就叫個康納A和康納B算了。」坐在客廳沙發中間的漢克說,兩個仿生人擅自闖進他家不說,畢竟他已經習慣讓康納在屋裡瞎晃,長相和體型幾乎相同的仿生人一左一右,語調平板卻爭吵個不停,實在搞得他頭疼。


康納停頓幾秒,黃色的燈光閃過,「若是為了你方便記憶,副隊長,畢竟你的年齡已過五十,記憶力衰退也屬正常……」他彎腰湊近漢克,擺出一副正經解說的面孔,氣得漢克朝他罵粗話。


旁邊的RK900靜靜看著一人一機鬥嘴,不懂為何兩人要進行爭吵,就他所觀察,康納想要漢克能提供協助,但漢克似乎比較在意康納總是喊他「副隊長」而非名字的事情,「這就是戀愛?」RK900覺得他的數據庫被刷新了。


命名這件事最終被放在一邊,「我沒有名字,你可以叫我RK900就好。」就像康納那樣喊他,漢克則時常用「喂」、「那個誰」、「他媽的杜賓犬」、「康納的仿生人兄弟」等等的代稱,不過辨別度不好,因此不在選項內。


「每個人都有名字,像雷夫就叫雷夫,你一定也有你的,」指著自己半損的臉,雷夫不解的看著RK900,「如果你能告訴雷夫你的名字,或許我們可以變成朋友,雷夫希望能有朋友……」那隻正常運作的眼睛嶄露光芒,夾帶著幾分期待與興奮,同時也包含緊張。


這很有趣,RK900沉默的思考著,雖然對於WR600的邏輯思考難以理解,不過他沒有因此感到困擾,「或許你可以給我一個名字,」他伸出厚實的手,蓋在雷夫金色的頭髮上,好像漢克偶爾會對康納做得那般,「那我們就可以當朋友了。」



「我告訴過他要待在外面等的。」走出底特律警察局,康納掃瞄過四周,完全沒見到RK900的身影,他額頭的LED燈閃爍,從藍色變成黃色,表情混雜著懊惱與焦急,他不明白哪裡出了錯,連相撲都懂「等待」的意思。


「哈!你當然說過。」漢克在康納的後面慢慢的走下階梯,接著伸了一個懶腰,似乎挺不以為然,「活該,你小子就要嚐嚐這種別人沒在聽你說話的滋味!」他看著腳步加快的康納,在心裡幸災樂禍。


康納決定和漢克分頭去找,「我們得盡快找到RK900,在他造成任何傷害以前。」他認真的對漢克說,人類跟著思索了一下,就他所遇見的仿生人裡來看,康納確實有著一定的破壞力,而某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仿生人(天曉得是RK幾號還是什麼的),還曾經有誘拐老人的前科,或許真該緊張一下。


他們在底特律的街頭展開搜尋,康納問過行經的路人,總算有人說曾經看過RK900,「原來你在這裡,」小跑步進附近的小公園裡,康納往RK900坐著的公園長椅走去,語氣好像他找到自己失蹤的大型犬一般,「你在做什麼?」他站到頭上頂著一個花環的仿生人面前,試圖了解現在的狀況。


「我想我……」沉浸在自己世界的RK900抬頭,眼神無辜的看著康納,斟酌要如何向對方說明狀況,「交到了一個朋友。」跑過幾個複雜的運算(可以說是思考)最後他如此說道,然後將視線放到旁邊髒兮兮的WR600身上。


「喔,你們是雙胞胎!」坐在RK900旁邊的是曾被康納審問的雷夫,較矮的仿生人左右搖擺著腦袋,完好的那隻眼睛掃過另外兩個一模一樣的仿生人,嘴裡不停滴滴咕咕的念著什麼,大概是在自己同意自己的觀點。


康納的數據庫仍有這仿生人的記憶,他分析了RK900頭上的東西,推測這是WR600的傑作,WR600是園藝型仿生人,有著一雙巧手,即使身體的部件損壞,依然保有他的園藝能力,還具有某種「藝術感」。


在數據庫裡做了下比對,這座小公園的陰暗角落有所不同,花朵的狀態良好且多樣性增多,康納合理懷疑這是源自WR600的照顧。


「很高興你交到朋友,但我們該走了。」康納說道,他們還得去給RK900辦一連串的手續,RK900照著他的指示起身,卻突然給拉住大衣的一角,「你一定要離開嗎?可是雷夫想跟新朋友在一起多待一會兒……」感覺自己要被遺棄的仿生人結結巴巴的說,眼神看起來實在可憐。


這下事情尷尬起來,RK900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另一側的康納,露出一種撿到小狗的兒童才會有的表情,「我們可以養他嗎?」和自己相同的眼睛透露著這樣的訊息,他頭上還頂著個粉色系的花冠,使畫面變得更加滑稽,可這也是康納第一次見到RK900的LED燈閃著黃光。


「你們一個兩個的聚在這裡幹嘛?難不成又要搞革命?」漢克的聲音從後方打斷仿生人們的眼神交流,儘管老警探因為運動而氣喘吁吁,仍不忘帶著些人類的幽默,可惜他面對的是一群仿生人,還是特沒有內建幽默軟體的那款。


「不,這並非革命,」盯著覺得自己錯過什麼的漢克,康納嚴肅的說,「我們只是需要開一個家庭會議。」



评论

热度(183)

  1. 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糕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