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警探组】发生在剧情之后的事

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GE结局,算是个温馨故事,希望他们互相支撑


PS,很感谢大家的喜欢,但作者本人是个只会写谈恋爱的人机党,爬墙还特别快,忙过这段时间我就要回去更我的小刀子了,所以关注tag就好,不用特意关注我 の▽の










————










在快餐车前的那个拥抱让康纳意识到了什么,但那点异常像是在蓝血里流窜的病毒,还没等他抓到仔细研究就被防火墙烧的一干二净。




康纳不明白自己怎么了。




他环视过自己的办公桌,上面是分门别类的按日期放好的卷宗,还有他几乎完全用不上的电脑,电话和水杯。唯一比较鲜活的是挡板上贴着五颜六色的纸笺,上面用黑色马克笔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单词,大部分都是“NO”开头——不准舔东西,不准玩硬币,不准在上班时间待机……等等之类的东西。




这些当然都是汉克·安德森贴上去的,对方贴上这些小纸条的时候笑的十分得意:“总该让你这小混蛋尝一下被禁止的感受了。”




我并不会因为这些而感到失落。康纳想这么说,却消失在汉克笑着的蓝色眼睛里。




斯德哥尔摩的天空。




宁格罗海岸。




瓦特纳冰川。




地中海绣球花。




……




无数的词汇冲进康纳的处理器,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很慌张,甚至开始怀疑阿曼达程序根本没有被彻底清除。但他只是说:“副队长,即使这样您也不能在规定时间外去酗酒。”换来对方一句怒气冲冲的“操”和一个中指。




事情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起码一开始不是这样——马库斯革命成功后,汉克在天桥上和康纳好好谈了谈,雪落在老警官的灰发上,融化不见。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和马库斯一起重建仿生人?”




这是个好提议,但康纳摇头:“我并不适合耶利哥。”




也是,曾经的仿生人猎人成为仿生人自由权利组织的一员,怎么听都像是个黑色笑话。就算马库斯同意,他的伙伴中也肯定会有反对的声音。




“那么,继续当我的搭档?”




康纳这次没有拒绝:“如果您不反对的话。”




汉克笑着拍了拍年轻仿生人的肩膀:“当然,而且我最近在考虑新房客,怎么样?你有地方住吗?”




康纳想了想:“有。”




这倒是让人意想不到,汉克比了个“哇哦”的口型,然后点点头:“说实话,有点惊讶。”




“在派遣我进行任务时,模拟生命曾分发给了我一套房子。”甚至还有数字可观的货币。




“康纳,我开始有点嫉妒你了。”汉克摇了摇头。




康纳并没有从他的语气中分析出关于嫉妒的情绪,所以也只是侧过头迷茫的看着他。




上了年纪的警官哈哈大笑。




杰弗瑞在得知康纳的决定后很高兴,马库斯成功后,政府的舆论一路走低。这时候他们急需一个对象来证明“政府不会与仿生人为敌”,一直在警局工作,和仿生人领袖关系不错的康纳是最好的选择。




警察局局长用力敲着桌子,警告汉克不准再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为难康纳。




到底是他妈谁在为难谁?难道是我一见面就把别人的酒倒掉的吗?汉克要被这个颠倒黑白的世界气笑了。




康纳的办公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写着他名字的铭牌。不过康纳也并不需要,他大部分时间在和汉克一起出外勤,处理起义后仿生人与人类之间越发尖锐的矛盾。




而这一对人类和仿生人搭档的组合还颇有成效,大多数,无论人类还是仿生人,在面对同类时总会更加信任一些。




而汉克也对现在的情况满意不已,像他这个年纪,有一条狗(如果算上康纳那小子就是两条),分派的工作不至于丢掉性命,有个唠叨不解风情的仿生人助手,周末还能到小酒吧喝两杯。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生活了,只要不出意外。




而意外也总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那是在追捕一个抢银行的仿生人劫匪(鬼知道仿生人抢了钞票要干嘛?烧火取暖吗?),康纳一路追着歹徒到了悬浮列车道上。就在康纳成功抓住罪犯时,一辆重型货车急速而来,本来应该躲开的警用仿生人却突然愣在原地。如果不是汉克紧急扑上来带着他们两个滚到人行道上,这两个仿生人肯定会被撞成一堆零件——拼都拼不起来的那种。




“你他妈脑子坏掉了吗?!”确认了脱离险境的汉克勃然大怒,指着康纳的鼻子骂道,“你现在没有替代体了!出了问题就他妈等着报废然后躺进垃圾堆里去吧!”




康纳跟着他一言不发的回到警局,汉克全程冷着脸,交接犯人的时候把来负责的警官吓得不轻。等到这件事解决完了,他才拉着康纳进了茶水间,并把里面的人都赶了出去。




“好了,康纳,”汉克努力心平气和,“告诉我刚刚怎么了?”




康纳整理着措辞,头上的灯转着黄圈:“我只是……数据延迟。”




汉克觉得自己被愚弄了,他随手抄起一个杯子摔碎在康纳脚下,康纳那句“这是玛丽·菲斯小姐的杯子”还在嘴里,就被汉克揪着衣领拽了起来,对方咬牙切齿:“康纳,别对我说谎,尤其是他妈这种蹩脚的谎话!” 




他看着仿生人棕色的,古井无波的眼睛,觉得自己现在这么生气简直蠢得让人发笑:“你在寻死,康纳。”




在他头侧的灯闪红的一瞬间,汉克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衣领上的手突然松开,康纳踉跄着后退两步,汉克暴躁的揉乱自己的头发,像只发怒的狮子,或者大猫。




“好吧好吧!!操你的!到底是为什么!”




康纳站在茶水间冷淡的灯光下,依然像个精美的机器:“副队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汉克皱眉看着他,一言不发。大概是这样的环境给了他勇气,康纳尝试着像人类一样倾诉自己的异常。




“我感觉很糟糕,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我存在的意义是任务,这是我的最高指令,但现在我自由了,什么是自由?自由后我需要做什么?我还有必要存在吗?”




康纳苦恼的皱着眉,他看起来很人类:“我无法自杀,只能在任务中寻求能让我死去的希望。”




仿生人死了会去哪里?这世界上会不会有仿生人的天堂?他这样的仿生人也可以得到那位“神”的收容吗?




“汉克,我不明白我应该需要什么,也不明白自己是否想要。”康纳低下头,以这句话作为了结束。




“天啊,康纳,”汉克扶着额头,震惊的看着自己的仿生人搭档,喃喃重复,“天啊。”




这他妈算什么?仿生人的自由抑郁症?




他拍案决定:“我们需要解决这个,先回你家!”




不知道为什么,康纳感觉自己的情绪模块异常低落,他不想让汉克去他家,甚至他都不明白那个地方算不算他的家。




康纳的公寓在这个城市安全系数数一数二的地方,康纳刷脸开门后,汉克感觉自己的确要嫉妒他了。但这种情绪在看清房间内部后被迎面击碎——这个房间刷着冷白的漆,有几扇透明玻璃作为切割空间。但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家具,没有任何气息,寂静和空虚充斥着整个房间。那种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寂寞再也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了,汉克觉得自己胸口被压上了一把沉甸甸的锤子。




“操,”汉克根本不想进去,他拉住康纳,不由分说,“你不能住在这儿。”




没病都要住出病了。




“可除了这里我没有地方去。”公共场所已经不允许仿生人像停车一样停在一个聚集点了,因为那不“人道”,所以现在的仿生人大部分都是有住所的。




汉克无奈的看着这个对人类社会还十分懵懂的年轻人:“我不是说了吗,我在找新房客。”




“这是被允许的吗?”康纳歪着头。




“是,”老警官笑了笑,“只要你按时交房租。”




然后康纳就正式搬进了汉克的家,住进了那个有一只圣伯纳犬,冰箱里杂乱的堆着啤酒披萨,还有柔软地毯的房子。




每天早晨他会去叫醒汉克,等待人类骂骂咧咧的从房间里走出来洗漱,期间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会撞在浴室的门上。康纳还学会了做早餐,即使只是比较简单的煎鸡蛋三明治和热牛奶,但汉克看他的眼神依然跟见了鬼似的。




“如果有一天你变成家政仿生人,记得告诉杰弗瑞那不是我的错。”




汉克还帮他布置了一下办公室,他们就桌上到底是摆多肉还是仙人掌进行了讨论,最后是一盆小小的风信子占据了一个角落。这种脆弱的小东西只有康纳才会记得浇水,也只有他才能养活,交给汉克的话,过两天就只能在垃圾箱里看到风信子干枯的尸体了。




他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实在找不到导致现在这种情况发生的源头在哪里。不过幸好他已经做完了今天的工作,现在只要等汉克向杰弗瑞汇报完工作他们就可以回家了。顺便一提,汉克的那份工作报告自然也是康纳写的。这位年长的警官把他的那份文书工作全部交给了康纳,当然也只有他可以,如果有其他谁敢要求康纳做什么……“我会让他们的嘴巴尝到自己屁股的味道”,是汉克的原话。




康纳掏出汉克买给他用来做备忘录的小笔记本——“因为直接在大脑里写备忘录实在令人恶心”,这也是汉克说的。他发现今天需要去超市购买沐浴露,给相扑换新狗粮,还有家里的蔬菜也不够多了,汉克说过想吃海鲜奶油意面,他需要买一点蟹肉。




整理好下班需要做的事情后,康纳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等待汉克出来。




“嘿,瞧瞧,乖狗狗在等他的主人回家呢。”盖夫端着咖啡路过,无不恶意的说。




康纳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这种低级的挑衅已经不能再引起康纳的情绪反应了。




盖夫还要说什么,被突然搭在肩膀上的手打断,汉克站在他背后,面无表情:“你就这么想跟杰弗瑞谈谈你上次徇私收下受害者家属贿赂的事吗?”




盖夫颤抖了一下,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转身走了。




“这些没事找茬的混球。”汉克磨着牙。




康纳没有在意这个小插曲,盖夫对他来说只是等于警局里不友好的同事,无论关系是好是坏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影响。




“副队长,你迟到了十分钟。”




“是啊是啊,”汉克敷衍的点头,“因为杰弗瑞想了解某个仿生小混蛋最近情况怎么样。”




康纳歪着头:“谁?”




“……”汉克用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复杂眼神看了他一眼,穿上外套,“算了。”




最后在超市,除了备忘录上的那些,他们还多买了很多其他东西。比如一双毛茸茸的带着兔子耳朵的拖鞋,这是给康纳的。一条新的遛狗绳,一双用来洗碗的橡胶手套,甚至还有一个新的备忘录本子,上面画着一只黑白色的幼犬。上车后,看着康纳疑惑的目光,汉克用笔在小狗脑门上画了一个圆圈,得意的揣进了自己口袋:“这是我的。”




晚餐是奶油海鲜意面,还有半碗蔬菜沙拉。吃完饭后,康纳先去洗澡,他现在已经不会像刚来时那样换上睡衣不知所措的站在客厅,完全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那段时间汉克只能陪着他一起在客房里睡,还要在困倦之际回答他那些“我也需要睡觉吗”“怎么样才能算是睡着”“我的搜索结果显示人类在睡不着的时候会数羊,我也要数吗”的问题。那时候汉克是多么想把枕头盖在他脸上闷死这个小混蛋算了,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捡回来这么大的麻烦。




康纳穿着那双新的兔子拖鞋出来,身上散发着热气,人造皮肤以假乱真的泛着粉红色,白天固定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散落下来,软软的耷拉着滴下水珠。




汉克把毛巾扔到他头上,丢下一句“自己擦”后进了浴室。




康纳听话的开始擦自己的头发,他坐在地毯上,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边柜,最后他伸手打开抽屉,拿出了那把左轮手枪。这把手枪过一段时间汉克就会换个地方放着,但康纳总能找到。




汉克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仿生人盯着自己只剩一发子弹的手枪发呆。




“嘿,你别想了,那是我留给自己的。”汉克不由得出声,他有点担心这仿生人脑子里的自毁倾向又冒出来。




康纳转过头看他,棕色的眼睛在灯光下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洗澡蒙上了一层浴室里的热气,仿生人说:“您还在考虑这件事吗?”




“为什么不呢?”汉克无所谓的耸肩。




康纳的眉尾垂下来,显得沮丧又可怜:“您救了我,我需要您。”




汉克说:“你现在已经很像一个人类了。”




“那是因为我找到了新的指令。”




理智告诉汉克不要继续追问,但汉克的嘴巴还是不听自己使唤的开口了:“是什么?”




“我想和您一直在一起。”




“……”




康纳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微笑:“如果您死了,我也会死的。”




沉默在空间里蔓延,汉克呆了一会儿,才解脱般的叹口气:“我就知道多管闲事会有报应……”他看见康纳还坐在原地,不由得提高音量,“蠢蛋你还坐着干什么,这时候该过来给我一个吻了!”




康纳凑过来,盯着人类蓝色的眼睛,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去。两片嘴唇快要接触的那一刻,汉克表情有些僵硬,他突然想起了对方的舌头都舔过些什么。




“康纳,你今天刷牙了吗?”




“……”




“Fuck you,Android。”




















FIN













评论

热度(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