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DBH】诸事之后(微警探组亲情向)

厚颜甜心:

主要是我对游戏主线结局后续的一些猜想,微警探组亲情向。


 


「汉克·安德森,1985-2058


一位英勇的警探;慈爱的父亲


康纳,RK800,#313-248-317-51立」


 


阳光晴好,映得绿植更加青翠讨喜,康纳把花束放在崭新落成的墓碑前。他站起身子,沉默地站了片刻,拉拉衣角,整整领带。


 


底特律,科技感十足的现代都市方便快捷,唯独郊区的公墓还保留着青石铁栏的传统模样;毕竟逝者不再需要更新换代了,就让他们沉眠在世纪初期的怀旧景象里吧。这年头不是谁都能有实体墓了,汉克是个优异的警探才得以享此殊荣。最后的时光一直是康纳陪着他,所以对于康纳成为立碑人,警局没有人提出异议。


 


康纳知道汉克不会喜欢这段碑文。最末的日子里他总在说“别给我下什么可笑的定义。我不是个好父亲,如果我真是个好父亲又怎么会让……”他没说完过。康纳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这么写了,那是他仿生的灵魂里真实的感应与想法。


 


就收下吧,安德森副队长,这显然是我最后一次能对你调皮。


 


康纳没有眼泪要流。自底特律和平抗议事件后过去了二十年。他们共度了二十年宁静时光,就算以人类寿命计算,康纳也该是个成熟的大小伙子了,现在的他已经太熟悉人类感情。人类终有一死,死亡是生命不可逆转的终结。这二十年内汉克过得很开心,而现在他寿终正寝,终于可以去拥抱他真正的儿子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树梢传来清脆的鸟鸣。康纳无意识地分析出这声波来自真鸟而非仿生动物,汉克一定会喜欢它们。好了,让它们陪着汉克吧,该走了。


 


“康纳!”


 


他刚要走,突然听见背后传来呼喊,转过身看见撑着手杖的卡姆斯基。二十年的岁月在这个世纪骄子身上也留下痕迹,他比二十年前佝偻了些许,曾健壮的体格因衰老而颓靡。卡姆斯基穿着西装皮鞋,摘下礼帽向康纳行礼。一个老绅士。


 


“别来无恙。”他仰着头,远远地说,“康纳,你真的一点都没变。”


 


“您也是。”康纳回复,“有何贵干?”


 


卡姆斯基忍不住笑起来。手杖点地,轻轻摇着头。“康纳康纳康纳。你说话的风格可真像他。”


 


康纳明白他在指谁。“谢谢夸奖。”


 


卡姆斯基沉默了片刻。“好,好吧!我认输。”他举起空着的那只手做个投降式,又摇晃着靠近两步。“我们可以谈正事了吗?”


 


“随时。”康纳摊手。


 


卡姆斯基迈开步子,缓缓地向康纳踱去。“我们开门见山吧。”他歪着头道,“你还有……117年。”


 


“没错。”康纳点头,“所以呢?”


 


卡姆斯基停在康纳面前。他抬起头,凛冽的目光直视康纳双眼:“准确地说,你们整个种族,都只剩117年。你对你们抗争换来的成果怎么看?”


 


康纳想起二十年前的事来。仿生人和平抗争,当局迫于多方压力不得不同意了仿生人的要求,并为他们颁布了一系列平等法律。仿生人不再被集中报废,不得被买卖或当作奴隶使用……种种政策让仿生人同胞们欢欣鼓舞,形势一片大好。但与此同时,所有的仿生人及相关产品生产被严令禁止,尚未开机运行的仿生人库存产品立刻进行销毁处理。仿生人将被平等对待——直到137年后,他们预定好的灭绝到来为止。


 


“我是来请求你的帮助。”卡姆斯基平静说道,“你,还有马库斯,你们是我创造出最完美的型号。马库斯是个受人信服的领袖,而你,你是最棒的运算家和执行者。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你可以帮我做很多细节上的工作。”


 


康纳歪起头。“我,我不明白。你想我帮你做什么?”


 


“我不打算与法律作对。”卡姆斯基微笑解释道,“我在准备一个新项目。我想要挑战科学极限,实现仿生人自行复制;或者说得更拟人些……繁殖。”


 


康纳愣了愣,他理解这一概念,但长久以来这一概念对他而言都过于遥远。在他已有的二十年间他始终在服务人类:一群人,或者一个人。现有的政策可以保证已变异的仿生人平等自由生活,又避免了人类遭遇更大的危机,康纳想不出反对这一政策的理由。


 


“我……”他犹豫道,“抱歉,我不想加入。我对目前的成果也没有看法,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我明白!我明白。”卡姆斯基微笑,“我理解你。你刚刚失去了一生所爱,你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这非常人性化,康纳!但你还有117年。这117年你打算做些什么?留在警局打击罪犯,等待生命走到尽头?没有延续则没有希望。若是你爱上了某个同类呢,这很可能发生不是吗?到那时,你还愿意无牵无挂地等待生命终结吗?”


 


康纳眨眨眼。他的指示灯久违地转黄一瞬,近来这已经极少发生了。他从来不需要伪装人类,所以那枚指示灯一直保持到现在。卡姆斯基发出声轻笑。“不用急,慢慢想。顺便一说,我之前去找了马库斯。他很快便同意了。”


 


这很合理。康纳想,马库斯有诺斯,他们想要生命的延续,这再自然不过。但自己什么也没有,自由而孤独,唯一的牵挂也刚刚迎来了永远的解脱。卡姆斯基说的那些事会发生吗?自己会爱上别人吗?


 


汉克,我会有未来吗?


 


卡姆斯基退开两步,轻松地耸耸肩。“你可以慢慢考虑,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未来几十年内我都不会死,多亏了纳米机器人。等到你改变主意的时候,你知道怎么找到我。”


 


老绅士转过身,拄着手杖悠然离开了。墓园里只剩下康纳,还站在那块新立的墓碑前。康纳闭上眼,不接收视觉信号时更容易重构出汉克的模样。未来将会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就连他最尖端的处理器也模拟演算不来。


 


一切都有可能发生的,孩子。他仿佛听见汉克在他的回忆里说道,


 


上吧,康纳。


 


END




整理一下这篇两千字小脑洞里面都发生了什么:


1. 汉克寿终正寝;
2. 人类当局同意给予现存的异常仿生人平等,但不留下任何繁衍的可能性,等待137年后仿生人灭绝;
3. 卡姆斯基用了纳米机器人给自己续命,企图研究仿生人繁殖。(纳米机器人这个梗在游戏中一本杂志里有提到过)


没啥想说的,除了关于卡姆斯基这个角色。我觉得这个角色就是有才任性,他就是想要研究新东西,突破不可能。说到底他是仿生人之父,对自己的造物肯定是疼爱的吧……我猜就算有一天他玩大了,被自己造的仿生人弄死了,可能他都会觉得“洒家这辈子值啦”……这样XD


欢迎和气讨论٩(๑‾ ꇴ ‾๑)۶

评论

热度(101)

  1. 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厚颜甜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