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DBH】关于卡尔和马库斯父子向个人浅析

荼墨:

#除了游戏内透露的信息和最前面的资料外都是我的合(shen)理(ye)分(nao)析(dong)
#资料来自于网上的攻略网站找到,大概来自于游戏美术库
#笔者是云玩家,实况通关全结局,有很多缺漏的地方希望有游戏大佬能指出来
#目前这个是初稿,应该会再整理一份更加详细逻辑更清晰的图文版(吧)
#最后,我爱马库斯,我一辈子是马库斯的小迷妹


     卡尔,世界著名画家。在 2020 年兴起的新象征主义运动中是为中心人物。凭藉独特才能一跃成为人气艺术家,其多项作品甚至被喊到上亿天价。有人赞扬他是继培根以后的现代艺术天才,也有人批判他实际上根本没有才华,可说是左右两极。


正如独创且刺激性的画风,卡尔的生活也同样颓败。他的派对上,总是聚集着世人大为厌恶的恶名昭著之徒,甚至与当时短暂交际的对象发生关系,产下一子。虽有承认亲子关系,但父子关系不算好。


近年遭受悲惨的事故造成双脚麻痺,卡尔就此陷入重度忧郁,隐遁世间数年。多亏有朋友送来的彷生人--马库斯照顾,近期终于逐渐肯在公开场合露脸,也慢慢取回对绘画的热情。


(以上来自官方资料)


     可以看出,卡尔是在马库斯的照顾下才逐渐恢复精神,这时候的马库斯别说是仿生人首领,甚至都不是异常仿生人,而只是一个普通的RK200管家型仿生人。因此卡尔对仿生人的好感都是建立在马库斯的基础之上,不仅是卡尔塑造了马库斯,马库斯也是对卡尔后半生影响重大的人,卡尔之所以能改掉了热爱派对的习惯和混乱的生活全是由于马库斯的照顾。卡尔从一开始就认为仿生人也是人类的一部分,对仿生人有很高的同情心,对马库斯的态度也如同对待自己的儿子一般。


    马库斯照顾卡尔多年,卡尔如同培养儿子和继承人那样培养马库斯,让他看书、教他下棋、教他弹钢琴、教他绘画,无时无刻不引导着马库斯说出自己的看法,寻找自己活着的意义。当时的马库斯还不是异常仿生人时,就能自己画出充满寓意和想象力的画,全是受卡尔的影响。


    里奥是卡尔年轻时冲动的产物,年轻的卡尔沉迷派对和醉生梦死的生活,大概无暇也厌恶照顾里奥,这必然导致里奥糟糕的童年。原生家庭是这样的混乱,自己又不受父亲的待见,也不难理解里奥选择去吸毒并对卡尔的态度那么恶劣。


    卡尔失去双腿后又陷入重度抑郁,这种情况下他也很难顾及里奥,在卡尔心中里奥算不上重要,里奥也就很难对卡尔产生亲情。


    而等卡尔恢复精神重新作画,一改之前的颓废生活后,他才可能意识到自己对里奥这个血缘上的儿子的疏忽,并想要补偿他。只是这时候的里奥已经长大,教育无法再对他造成影响,而此时的卡尔唯一能提供给他的就是钱,间接的放任里奥吸毒。


    卡尔和里奥的关系越僵,卡尔和马库斯的关系就被反衬的越亲密,里奥也就越嫉妒马库斯这个抢走了自己父亲并获得自己父亲父爱的仿生人,也就对马库斯越敌视。马库斯在里奥看来是无所谓的仿生人,但在卡尔看来却是非常重要的陪伴者、管家、精神支柱和儿子,所以不难想象在每一次马库斯和里奥产生冲突时卡尔都会或多或少偏心马库斯。这也就让里奥更加愤恨,继而更仇视马库斯更厌恶偏心的卡尔,恶性循环。


    里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卡尔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所以卡尔心中对里奥十分愧疚。虽然这份愧疚被里奥一次又一次的要钱和恶劣态度磨的近乎没有,却依然残存着最后一点感情。因此在里奥到卡尔家偷画的时候,在里奥和马库斯要打起来的时候,卡尔选择让马库斯住手。


    这不难理解。马库斯比里奥更高,更强壮,马库斯是能轻松抱起几十斤的人类的没有痛觉的仿生人,里奥是个孱弱的瘾君子。若是真打起来,里奥根本不是马库斯的对手,所以卡尔选择叫停了马库斯。


    即使如此,马库斯在卡尔心中的地位其实依然是比里奥要高,在马库斯推了一把里奥使他摔倒在地头破血流的时候,卡尔在短暂的愣神后第一反应是让马库斯快离开。马库斯是导致里奥的生死不明的元凶,卡尔却几乎没有追究马库斯的失手,而是完全站在马库斯的角度想问题。卡尔之前让马库斯报了警,警察就快来了,他也知道伤害人类的仿生人只有被报废一个结果,所以他必须要让马库斯离开。


    然而马库斯还是没能逃走。对玩家而言我们知道马库斯不但没有死还成为了仿生人偶像,但对卡尔而言马库斯已经被警察报废了。


    失去了马库斯,卡尔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和马库斯在一起时还能画画还能教育教育人生还能骂骂咧咧的去派对浪,马库斯离开后才不到几个星期,卡尔就变成躺在床上靠管子维持生命体征的重症患者。可见马库斯对卡尔的重要性。


    在灵魂之夜里马库斯去卡尔家,卡尔家的门锁依然保留着马库斯的信息,这就是家里的孩子离开,父母总会保留着孩子的一切用品,期许未来每一天孩子回来能依然感到熟悉。卡尔总算是有幸,等到马库斯回来的一天。


    这时候的卡尔身边有一个新的仿生人照顾,但新的仿生人穿的衣服都只是普通的制服,而没有马库斯那样精心的打扮,可见卡尔已经没有心情和精力去培养第二个“马库斯”出来,马库斯就是他唯一的倾注心血培养和教导的孩子。


    卡尔对仿生人的态度一直非常温和理智,这一方面是因为他早年的叛逆生活带来的新潮思想,一方面是因为马库斯多年的陪伴。可以说,如果没有马库斯的照顾,就没有后半生的卡尔;如果没有卡尔的教导,就没有能成为领袖的马库斯。

评论

热度(212)

  1. 夏浅七沈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