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底特律/漢康】FEEL (甜餅短篇一發完)

三百:

那個...什麼...


我終究是對康納醬下手了啊 (つд⊂)


第一次寫警探組喔喔喔 (つд⊂) 




時間線為完美路線後




不...不會被吞吧 (つд⊂)




---




漢克安德森現在真想給眼前的仿生人一拳,打爆他完美的人造白牙,這樣就不必聽那個過高的聲線不斷在自己耳邊碎念一些毫無意義的勸導了。


 


「副隊長,」康納邁著步伐一路從漢克的副駕駛座跟進警局,看著漢克把手上喝了一半的汽水放到他的辦公桌上,現在拆開了雙層牛肉漢堡準備開吃,「你手上的漢堡一個熱量為1683大卡,再加上鳳梨百香果味汽水已經相當於你一天所應該攝取的熱量──」


「噢,Come on!拜託你閉嘴吧康納!我才不管我手上他媽的漢堡一個熱量是他媽的1500還是15000大卡,我他媽的就是要吃!」一個當了多年喪子單身狗的老男人,自從這個仿生人出現之後漢克就有種被管東管西的煩躁感,他都要開始懷疑康納到底是來幫助辦案還是當老媽子的了。


「但作為一個搭檔,我應該要適時地給你一些有益的建議。」康納一臉認真地開口,眼前的螢幕正顯示著"優先項目:勸導漢克安德森",於是他這麼做了。


「拜託,有沒有人跟你說過,」漢克鬧脾氣地揮動雙手,一片生洋蔥隨之掉落到地上,「就算是作為搭檔,你也囉嗦過頭了吧!仿生人都這麼吵的嗎!」


「因為我是訊問型仿生人,所以設計上可能會比其他仿生人較為多話一些。」


漢克受夠了地揮揮手,暗示康納閉嘴,好讓他安靜吃他的午餐。


 


 


「那個人類對我而言毫無意義!你想殺他就殺吧,我不在乎!」


這是那天在模控生命裡,康納對另一個自己所說的話。


漢克承認他在聽到那個傢伙這麼說的當下可真是有種被背叛的錯愕,直到兩秒後拿槍抵著自己腦袋的塑膠混帳直接拆穿了他。


「我能存取你的記憶!我知道你對他發展出了某種情感。」


漢克不得不承認自己可真是好奇極了所謂的某種情感是什麼情感,但一直到事件落幕的今天為止,他都問不出口。


 


漢克坐在他的座位上邊嚼著漢堡邊偷偷觀察在旁邊玩起硬幣的傢伙,莫名地感到焦躁。絕對不是因為他的躁鬱症。


看著康納從額角散落下來的一小搓髮絲,他突然又想喝酒了。


 


 


當那個仿生人再次跟著自己走進家門時,漢克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誇張地嘆了口氣,任由他走向相撲,摸摸毛茸茸的大腦袋,再被舔得滿手口水,就如往常一樣。自從背叛模控生命之後,那個可憐的傢伙就再也無處可去,自己就當是暫時收留一個流浪漢了。


只不過漢克沒有想過這個暫時收留,一收便是幾個星期。


反正他平常根本無需進食,也不用睡覺,沒有替他準備晚餐和客房的困擾,一開始的夜間康納總是乖乖站在距離床鋪1米的位置看著漢克睡覺,直到漢克受不了地把他趕到客廳去,天殺的半夜想起床尿尿還要被一動不動盯著自己看的傢伙嚇可是會減壽的好嗎!


 


「你有什麼毛病啊!拜託別再盯著我睡覺了,康納!」


「好的,副隊長。」康納額間的LED燈短暫地轉為黃圈,馬上又變回藍色,接著他乖乖地離開房間,從此以後就待在客廳沙發上一路等到早上。


再三天後,敵不過罪惡感的漢克把康納重新放進來。


 


「拜託你,我睡覺時你就乖乖跟著睡,別像個鬼一樣站在前面看著我,OK?」漢克雙手抱胸,一臉兇惡地警告著康納。


「機器是不需要睡覺的,副隊長。」


「假裝也行啊!你就假裝自己睡著了不行嗎?」


「那個應該稱作為休眠。」康納好心地提醒了下。


「好!休眠!對,去你的休眠。」漢克罵罵咧咧地耙亂自己的頭髮,把自己摔進床鋪後就再也不理那個一本正經的仿生人了。


什麼變異沒變異的,根本都一樣欠揍。


這樣的傢伙還說對自己發展出某種感情?騙鬼的!噢…一想到這個,漢克就覺得自己大概要睡不著了。


 


康納見漢克雙手抱胸背對自己側躺在床上沒了動作,幾秒後也跟著爬上床,用著最標準的正躺,雙手對稱地擺在腹部。


感覺到床鋪的另一邊往下沉了些,漢克又更頭疼了,老天,到底是發生什麼事,自己才會見鬼地跟這個仿生人睡在同一張床上?


他誇張地嘆了口氣,悄咪咪地回過頭去,就看到康納閉著眼,小圓圈維持在藍色平靜地轉動著,看起來是很像睡著了沒錯。


漢克無言地轉回身,粗魯地抓抓臉頰,跟著用力閉上眼睡覺。


 


但半小時後他就放棄了,該死的自己今天不問出個什麼鬼肯定是睡不著的。


 


「嘿,康納,醒醒。」漢克坐起來轉身敲了敲康納的額頭。


仿生人半秒後就張開眼睛,再半秒後轉動脖子望向漢克,「有什麼事嗎?副隊長。」


「我有問題要問你。」漢克盤腿坐好,雙手抱胸。


「好的,你問吧。」康納跟著坐起身,朝漢克不甚明顯地眨眼。


「那個──那天──在模控生命裡不是有另外一個你嘛,就是被我砰掉的那個──」漢克抓著頭,突然又尷尬起來,說話也結結巴巴的。


而康納只是靜靜看著漢克,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他說你對我發展出什麼某種情感,」漢克咳了下,鬍子都在震動,「那是什麼情感啊?」


 


康納依然沉默地望著漢克,只是額間的圈圈開始快速轉動起來,並閃著黃光,除此之外他毫無表情,一直到漢克等得越來越尷尬,想裝做自己沒問過這個問題為止,都沒有發出聲音。


 


「──當我沒問!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有點好奇而已。」漢克用力抓抓頭,嘖了聲,再次躺回床上,背對著康納的表情一臉懊惱。


「…很抱歉,關於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終於,康納開了口,他歪頭看著漢克毛躁的白髮,思考幾秒才接著說,「那是一種比起其他人,更想和副隊長你待在一起、與你相關的記憶都會定時上傳雲端以免遺失、因為希望你能活得久一點,所以看到你做不健康的事就有阻止的優先必要的感覺,但我不知道應該要將它歸類於哪種情感才正確。」


漢克此時很慶幸自己是背對著康納的,因為他甚至感覺得到自己的臉有多熱,現在肯定紅了!


WTF這小子是在說什麼?不對,明明就是自己先問他的…但、他怎麼能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完這一串?!媽的機器人了不起嗎?


「副隊長?我這樣有解答你的疑問嗎?」康納見漢克毫無反應,稍微湊近了幾公分想要分析他的正面表情,「或者你能幫我了解這是什麼樣的情感?」


「朋友,肯定是朋友!」漢克還側躺著,尷尬地用力點了點頭,與其說回答康納,倒不如說是講給自己聽的,「只是朋友!」他再補了句。


「這就是朋友會有的感覺嗎?got it!」康納跟著點點頭,有種疑惑被解開的舒暢感,他勾起了極其少見的微笑,躺回床上,「謝謝你,副隊長。」


 


於是那天康納滿足地休眠了一整晚,而漢克則是一路失眠到太陽升起。


 


 


Fin.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