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底特律】卡爾,你完整了我

榎家小生:

※卡爾&馬庫斯,父子日常


※馬庫斯的機型似乎很早就出了,這也代表他陪了卡爾很多年


※卡爾完整個馬庫斯,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You complete me, Carl.






01




馬庫斯拉開窗簾,腦袋裡的中央處理器正計算著今天一整日的計畫。


「早安,卡爾。」


老早就醒的老畫家發出了一聲不太愉快的呻吟,他用手遮住了眼簾試著讓照射進來的陽光別那麼刺眼,又過了會才用沙啞的嗓子和馬庫斯道了聲早安。


「帶我去浴室吧,今天可是個好日子。」


卡爾伸手攬住家管仿生人的脖子,對方輕柔的將他抱起,「好的,卡爾,我已經把餐點準備好了。」


「嘿你覺得等會我該做些什麼——別再和我說去參加什麼雞尾酒派對,我猜那會是一場惡夢。」卡爾摸了摸他長了點鬍鬚的下巴。「你待會可得幫我剃下鬍子。」


「沒問題。」馬庫斯簡潔的回答。


「頭髮也可以修剪一下,看來我們今天可以在浴室待上一陣子了。」卡爾瞇著眼說著。


他們經過好幾幅畫作,卡爾無力的雙腿在半空中隨著馬庫斯走動而搖晃,馬庫斯額頭旁的LED燈閃著黃燈,他正將卡爾的要求加入洗漱行程。


馬庫斯穩穩地將年邁的老畫家放在浴室裡的椅子上,「今天的待辦事項:無。」他將卡爾的下巴輕輕抬起,「你可以安心的消遣這些時間,別動卡爾,我先替你整理鬍子。」


「好的,馬庫斯。」


嘴裡說著好但實際上根本不配合,卡爾模仿著馬庫斯的語調,對著那專心做事的RK400仿生人哼起了小調子。


「卡爾。」馬庫斯皺起了眉頭,「這樣我怕會割傷你。」


「噢,別擔心。」卡爾對著馬庫斯笑了。「我相信你的。」


「……」




馬庫斯的軟體有些不太穩定。






02




早晨的開始是在卡爾吃著餐點對著新聞抱怨的話語裡開始的。


「人類只不過是貪心、愚蠢又暴力的生物——他們總以為用惡意就能把所有不愉快的事情給解決。」卡爾對人類的評價總是如此,馬庫斯試圖解析卡爾的話語,並提出疑問——他詢問卡爾要不要來一杯咖啡。


「噢、當然好,貼心的孩子。」卡爾丟下他只吃了一半的早餐,一手將輪椅轉向工作室,「我今天想要在這裡待一整天,馬庫斯。」


馬庫斯似乎對卡爾的決定有些遲疑,他放開推著輪椅的手接著走到卡爾面前蹲下。


那對漂亮的綠色人造眼珠反射著卡爾年邁的樣貌,「或許你今天該出門,天氣很好,醫師也建議這陣子可以多運動。」


馬庫斯運轉著系統,他試著組織語言讓他固執的主人可以妥協,不要獨自一人待在畫室裡。


「我希望你可以接受這個建議,卡爾,這對你的健康很有幫助。」


卡爾像個孩子一樣眨了眨眼,他沒有立刻回答馬庫斯,眼裡滿是趣味的看著眼前不自覺擺出不安模樣的仿生人。


「卡爾……」馬庫斯只能感受到卡爾的沈默,他不確定此時卡爾是不是因為他阻饒而感到不愉快,人類的不確定性總是讓他難以下手,「如果我讓你感到不開心的話……我道歉。」


又過了會,卡爾像玩夠了拍了拍不知所措的仿生人:「別像個練習用的石膏像一樣無趣,馬庫斯。」


卡爾大笑著,他的眼神寬容又充滿父愛,「走吧,你可得給我多加條圍巾了。」






03




冬日裡的戶外帶著一股子潮濕的味道。


馬庫斯聞不到氣味,但可以從分析氣裡得知這在人類的感官裡有著什麼樣的感覺,他彎下腰替卡爾把圍巾繫好,卡爾可是無法抵抗寒氣的侵蝕。


「帶我去湖邊,我想看看水面上的風景。」


卡爾看向樹林的另一處,他們身邊擦過正在運動的人,專屬於他們的仿生人盡責的跟在後頭。馬庫斯和那些仿生人沒有什麼不同,但他更加細心,幾秒鐘的計算他選擇了風比較小的路徑走過去。


「我們可以在這裡待上十分鐘——停在那棵楓樹下可以嗎?」


「好。」卡爾瞇起眼,「我喜歡這。」


公園裡偶爾會有鴿子從樹林間飛起,枝葉交錯摩擦的聲音混著另一頭孩子玩鬧的笑聲,離開屋子感受不一樣的世界,卡爾是享受的,即便他已經老的沒辦法自己行走。


「或許我們在心中築起的高牆,不是為了要把誰擋在外面。」馬庫斯轉過頭看著卡爾,湖面閃爍的景色印在那對滄桑的瞳眸裡。


「你知道嗎?馬庫斯。」卡爾將手浸染在陽光裡,「當我們這麼做而是想知道誰會想盡辦法把牆敲下。」


馬庫斯的資料庫運轉了下,「一部老電影的經典句子。」


「沒錯。」


湖邊一個孩子笑鬧著跑向水鴨那,他懷裡抱著一隻小狗,卡爾睜大眼讓馬庫斯拿出他的速寫本,那雙手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孩子燦爛的笑顏還有小狗懞懂的濕漉漉眼神全都被炭筆定在了紙上。


即便那只是陽光下的一瞬間,即便這一切都美的不像現實。


人類生活在一場隨時都會被戳破的幻想泡泡裡,總會有那麼一個人,把未來攤開告訴所有人你們該面對真實。


「替我送給他吧,他是個可愛的孩子。」


卡爾笑著將手中速寫的小狗塗鴉送給了那個漂亮的仿生人小孩,馬庫斯感受到卡爾的好心情,馬庫斯將帶卡爾出去散步這項指令選擇已完成,他蹲下身體和卡爾對視。


「卡爾,我想我們該回去了。」馬庫斯將卡爾腿上的毯子整理好,「晚間溫度會再下降,陰天50%機率降雨,這不是適合散步的氣溫。」


「……走吧,不過你看起來可真是好笑。」卡爾將馬庫斯頭上的樹葉拿下,「你的編成該加上一條注意自己儀容裝扮的軟體了。」


「這可以的,卡爾,仿生人是該符合人類審美觀——你需要我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Hmm……大概就是當你流落街頭,也要穿的像個時裝模特。」


「卡爾,這有點難度,現實層面來講流浪仿生人會被送回原廠分解——但我會努力做到的。」


「噢馬庫斯——」


卡爾語氣滿是寵溺的笑意。






04




回到家,馬庫斯替卡爾準備了晚餐,一路上買好的食材被放置在桌面上,他先將卡爾推向了工作室。


「我做好後會端到裡面,按你喜歡的方式準備的。」馬庫斯邊走邊對卡爾說著,「你的鮭魚想要用什麼醬?」


「喔——你總是知道我喜歡什麼口味。」


「經過計算,白醬的比例佔了八成以上,你喜歡鮭魚混著奶油和香料的味道——但或許今晚你會想要吃看看青醬?」


「真是個好主意,期待你的手藝。」


卡爾滿意的回應,他只讓馬庫斯拿了本素描本給他,今天出門有些疲乏,他只想要速寫一些記憶裡難得的畫面。


馬庫斯替卡爾安置好,他順手將檯面上散亂的顏料收拾好後便朝廚房走去。


「馬庫斯,等會我還想要一杯威士忌。」


「這不太好,卡爾。」


「滿足一下臨死老人的願望不好嗎?」


「噢……醫生可又要撈叨了。」


馬庫斯對卡爾笑了,他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卡爾的加餐,但卡爾知道等會他的晚餐盤裡一定會出現一杯色澤漂亮的蘇格蘭威士忌。


仿生人一向如此的貼心。






05




鋼琴在這個家裡是一件讓馬庫斯充滿興趣的物件,有時候他經過時總會想要去彈上幾個音節。


音樂是非常奇妙的,總是會帶給馬庫斯一種難以清楚解釋的東西。


他想他並不討厭,在資料庫裡他有上萬首鋼琴譜,只要卡爾有意願想要聽,他隨時都可以做到鋼琴前面彈上一曲古典時代的經典曲子,無論是跨了好幾個音節的高難度曲子還是緩慢又浪漫的鋼琴曲他都能彈出。


可卡爾總是會帶給他不一樣的東西,和他的畫很像,他會帶著馬庫斯慢慢地彈著年輕時的曲子,它不存在於任何的資料庫,就只是一首卡爾突發奇想教給馬庫斯的鋼琴曲。


「你該試試自己彈看看,而不是依靠你的記憶體。」卡爾拉著馬庫斯的手搭上整理乾淨的琴鍵上。


馬庫斯為難的看著卡爾,「我並沒有創作這套軟體,卡爾,基本上我的系統是家管。」


「喔——馬庫斯,別拒絕我。」卡爾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一隻筆可以做很多事情,但總是有它做不到的,就像你的處理器。」


「很多時候我們總是難以用言語來表達所想,馬庫斯,人類比你想像的還要笨拙太多了。」卡爾帶著馬庫斯彈了一小段音節,「我們總想要自己在意的那個人懂我們在想什麼,覺得這麼簡單的事情他總該明白,無論是愛、恨、還是更多的想念,人類喜歡一個人縮在自己的殼裡幻想著一切。」


「……殼?」馬庫斯覺得難以想像人類會將自己放在一個無法活動的空間裡。


「是的,一個殼。」卡爾將手收了回來,「但我們都不說出來,用最隱晦的方式來表達,自以為的將想說的從另一個角度說出來——所以這個世界才會有那麼多錯過。」


馬庫斯靜靜的看著卡爾。


「每過一天,我就離最後的終結更近一點,人類是最為脆弱的機器,再過沒多久我就會連起床都覺得吃力。要是哪天我連眼皮都沈重的難以睜開時——卡庫斯,你看著我,我也只是個緊抓著畫筆不放的老人。」


卡爾轉過頭看著坐在鋼琴前的仿生人,那對人造的漂亮眼睛靜靜的看著他。


馬庫斯正運轉的龐大的後端系統,試著分解卡爾的話語。


「卡爾……」


馬庫斯發現他無法組織出語言來回應卡爾,最後脫口而出的只剩下對方的名字。


卡爾將輪椅轉過去,邊走邊對跟在他身後的仿生人問著。


「知道人們為什麼對藝術感興趣?」


「……不知道。」馬庫斯頓了下,「為了做買賣吧?」


馬庫斯的系統有七千兩百條原因,但他覺得這不會是卡爾希望他回答的,所以他只挑了最大因素的那一條作為答案。


明顯卡爾也明瞭這個答案的出現,但他只是搖搖頭,對著那個閃著LED黃光的仿生人說道。




「不是,因為這是人們來過這世界後所留下的唯一痕跡。」






06




夜晚總是過的特別漫長,卡爾並不想那麼早就上床,可他的仿生人卻不希望他撐著身體賴在畫室裡整個晚上。


他已經不年輕了。


那些年少輕狂隨著歲月留在了手臂上的刺青裡,他曾是那麼地瘋狂,和每個藝術家一樣對著他的畫作執著的付出一切。


「你知道曾經有人這麼對我說過:你是個天才、曼菲爾德,這是無庸置疑的。沒有人可以完全了解你的深度。」


馬庫斯將卡爾安置在床上,他將棉被拉起:「他說的是對的,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藝術家。」「你可真是會說話,你們的裝置都包含這些嗎?」


「我的執行軟體沒有說謊這個裝置,或許取悅人類一直是我們必要的核心之一。」馬庫斯看著卡爾,「但我喜歡你的畫作不是從程式計算出來的,我不知道怎麼組織好語言,可是我還是想告訴你這件事。」


卡爾笑了,想了想他將馬庫斯留了下來。


他看著馬庫斯,「我很高興你會對我說這種話,比起年輕時得到的國際大獎都還要來得開心。不過如果你再陪我多做一件事情,我想今天就會更完美了?」


「……卡爾。」


「來吧馬庫斯,你得滿足人類的一切需求不是嗎?別像個小女孩一樣扭捏。」


「好了,我答應你下快棋,你躺好吧。」


馬庫斯妥協的收拾好床邊的書籍,將一張小桌子搬上卡爾的床,很快的上頭便擺好了西洋棋。


「你的線路可別鬆了。」卡爾靠在床邊舉棋示意對方坐到他身邊,「如果你贏了我,我有個獎品給你。」


馬庫斯替卡爾的後背墊上幾顆枕頭,他像人類一樣鬆了鬆肩膀,臉上有著淡淡的笑。




「那我可得認真下了。」






07




「我的兒子,祝你有個好夢。」


「你也是,卡爾。」




仿生人不需要睡眠,卡爾睡著的夜晚馬庫斯會開始整理這個家,從室內到外頭的花園,他的能量足夠他在一個晚上做完這些一般人類要花上兩三天的雜事。


卡爾不在的時候整個世界是安靜的,耳邊的接受器收取到了樹葉落下的聲響,馬庫斯會停下手邊的作業,看著玻璃外的世界,他的紅外線系統足夠他看清楚外頭的一動一靜,不過馬庫斯還是喜歡這樣望著窗外空轉著中央處理器。


快棋結束後,他收到了卡爾送給他的聖誕禮物。


那小巧的包裝放在鋼琴上,馬庫斯把他喜歡的東西都放在那了,或許哪一天他會坐在鋼琴旁邊,看著卡爾悠閒的彈上一曲他自創的鋼琴曲,整個下午會像是一幅畫,柔和的、暖色調,他會再上一層亮光漆讓這個畫面更加美好。


馬庫斯想起很久以前,卡爾的兒子在離家時憤恨地說著卡爾不愛他,即便到了現在李奧仍是覺得卡爾不愛他,認為他在卡爾眼中是個失敗的兒子。


獨自工作的仿生人閃著黃色的LED燈。


他就想,錯了吧,卡爾從不覺得他身邊的任何人是多餘的。




你並不是不愛著他。


卡爾,你愛著整個世界。




——You complete me, Carl.


而我也愛著這樣的你。








FIN.
























馬庫斯坐在廢墟的一角,剛彈完一曲的手指不知為何無法再落下,他緩緩地睜開眼看著眼前一片雪白,如果他是人類的話此時一定會感受到冷,或許他就有那個機會能懂得卡爾在冬日裡總是被凍的不願意離開被窩的感覺。


仿生人不會感覺到痛,也不懂生病的痛苦,馬庫斯想他永遠都無法理解卡爾獨自一人待在床上的感覺。


馬庫斯唯一懂的,也就是此時難以言語的心痛。




——You complete me, Carl.




馬庫斯平放在鋼琴上的手不知該如何進行下一步,他輕聲的說著。


「卡爾……我真的好想你。」


他失去了曾經擁有的一切,那個最初、簡單而美好的過往。


他面對深淵,也只能朝著深淵前進。






------


最後忍不住一把玻璃刀,好喜歡他們qwq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