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侏罗纪世界1】野兽

小斧头:

*片段文字
*Owen视角
*私设有,ooc有
*主要讲的因为战后创伤的感情缺失者Owen驯养迅猛龙的一些心路历程,基本无考究,只是写来爽一下,请不要在意



Owen的小木屋里鲜有人来拜访,所以也鲜有人知道他有一堆和他一样高的迅猛龙观察记录。
Barry曾经以此打趣他。
“我看你下半辈子和迅猛龙一起过得了。”
“这也不是不可以。”Owen回答得认真。

Owen也有一腔热血愣头青的时候。
他和父亲吵架后放弃了大学进修动物行为学的机会去参了军。
等到他习惯了血肉和子弹回来之后,他消去了过火的锋芒、变得更为成熟稳重之后,他已经没有了父亲。
尽管Owen从小就和父亲唱反调,也没有感觉自己多么喜欢这个老头,但是面对空荡荡的房子,他还是不得不承认——他失去了世上最后一个亲人。
他不想留下,但也无处可去。
Owen想过自杀,但是没有找到合理的理由。而且就这样死了,也对不起自己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
正当Owen不断修改自己死期的时候,Hoskins和Masrani找到了他。
驯养食肉的恐龙……
这听起来既危险又有意义,何况报酬相对丰厚。这是个适合亡命者的工作。
Owen答应了,欣然而往。

那四个小家伙是Owen孵出来的。
这是Dr.Herry Wu的主意,他认为这样更有利于建立与迅猛龙之间的连结。
Owen认同了,所以那段时间里,他每天都带着孵化器四处逛。
所以后面认识Owen的人都叫他迅猛龙牛仔,但是一起参加项目的人都管Owen叫迅猛龙的糖心奶爸。
Owen对两个外号都很得意。
他爱他的迅猛龙。
这并不算一件好事。但是Owen不怕死,他本来就是要死的人。
迅猛龙延续了他的生命。

“我觉得你和迅猛龙靠的太近了。”Barry是个大好人,他是其中最懂得Owen和迅猛龙的感情的人,也同时是最关心Owen的人。
“你担心他们会吃掉我吗?我会注意安全的,而且总是要有人去训练他们不是吗?”Owen往桶里装着迅猛龙们的午餐。
最近迅猛龙宝宝们长得很快,几乎要有他的半身高,牙齿也更加地锋利和坚硬。他必须要为他们准备更多的食物。
“不是,我知道你比这里的任何人都有经验。我不担心你会不会被他们吃掉。”Barry叹了口气,“你对他们倾注太多心思了。你在影响他们的同时也在被他们影响……”
Owen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你需要去接触人类,Owen,你的生活里不应该只有迅猛龙。”
“Barry,你是说你其实不是人类?”Owen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Owen,你不要插科打诨,你知道我是认真的,你需要去见更多的人!”Barry抢过了Owen的铁桶,“我能隔着防护措施去喂他们,你放假去吧。”
“我已经给你向Hoskins请假了。你的累积的年假长的要命,休息两三天没问题的。”
Barry成功堵住了Owen的嘴。

Owen知道Barry是好意,但是人类实在是太无趣了。
Owen约到了Claire,一个相对比较有趣的女人,但是显然他还是没能将这份感情发展得更深。
“Blue,不要欺负Charlie。”Owen还是更喜欢和闺女们呆在一起,尽管对方可能会在自己伸出手指的一刹那狠狠地将它咬断。
Blue向他轻轻地嘶吼一声,仿佛对他的命令嗤之以鼻。
“嘿,你这个坏家伙,怎么对你老爸的啊?”Owen装作生气的样子,却乐得咧开了嘴,“今天没有你的奖励了!”
Echo在旁边露出她标准的冷笑表情,惹得Blue转移了攻击目标,两条迅猛龙扭打在一起。
Owen在一旁乐得哈哈大笑。

真正让Owen感觉不太好的,是那很久以后了,那些姑娘们长得比他还要高大。
而那天Owen难得的休假,他躲在自己的小木屋捣鼓自己的哈雷,然后接到了Barry的紧急电话。
他的迅猛龙咬伤人了,那还是个老员工。
“他们集体骗了Dick(虚构人物),在他以为安全的时候突然出击,如果不是我反应得快,他整条手臂都要被拖下去了。”Barry看起来很焦虑,他目睹了全程,“我知道你对他们很有感情,但是他们的确是吃人的野兽,而且该死地聪明。”
“Barry,你冷静一点。”
“你看看Dick的手臂!你叫我怎么冷静。”
Owen没有办法接Barry的话。
Barry是最早期和Owen一起照顾迅猛龙的人,他对于迅猛龙的感情不亚于Owen。
但是Barry还是会去提防他们,也还是会在他们咬伤人之后表现愤怒和恐惧……
Owen察觉到自己的问题了。
Barry说得对,Owen和迅猛龙走得太近了。近得不同寻常。
Owen看着那条血肉模糊的手臂,以及和自己工作很长一段日子的同事痛苦的呻吟。他的内心毫无波澜。
Owen觉得自己应该有点什么感觉的,但是他没有。他能清楚地记得那种感觉,但是他就是没有办法做到。
“不过Blue见到我之后先松的口。”Barry拍拍Owen的肩膀,“你的训练也不算是白费。”
“是啊。”Owen心不在焉地回答。

Owen知道自己最好去看看心理医生,但是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去。
要是他被查出有什么问题,就随时有可能被调离这里。
他放不下他的迅猛龙。
Owen是聪明的,他知道该怎么掩饰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正常。
他开始变得防备他的迅猛龙,甚至不再轻易下到笼子里面去了。他开始表演自己的恐慌、失措、紧张甚至是愤怒。
连Barry都以为他开窍了。
Owen留在了他的迅猛龙的身边,尽管他变得只能在围栏上看他们,变得只能隔着护具抚摸他们。
但至少他留下了。

Owen看到了咬人的是谁。
是Charlie,她是四只迅猛龙里最小的,能力比不上她的姐姐们,偏偏却是最为活泼暴躁的。
她总是耐不住性子。
Owen举着枪,却没有在瞄准。
他应该举枪将她杀掉,毕竟Charlie这次不是咬死一只猪,而是在咬死一个人。
但是他没有任何感觉。
Charlie也察觉到Owen的存在了,她抬起头来看着他,又无辜地偏了偏巨大的绿脑袋。
她的嘴上还挂着人血。
但是Owen没有任何感觉。
不、不应该说没有任何感觉的,Owen也感到害怕,但是他害怕的不是Charlie,而是自己。
飞弹准确地落在了Charlie的身上,连同站在不远的Owen一起掀飞。
耳朵被震的嗡嗡直响,Owen忍着几乎全身散架的疼痛感去找到自己的哈雷。
“Blue!No!Blue!”是Barry的声音。
Owen看着远处戏弄着树桩里的Barry的Blue。
该死的,他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他发动引擎,向着Blue吹了声口哨。

“当时候我以为死定了。”Claire喝得微醺,脸颊泛着红晕,“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让他们听你的话。”
“这是长期训练的结果。”Owen向着Claire吹了一声短促的口哨,“如果你也肯花个好几年和他们相处,而且能保证自己没被吃掉,那你也可以做到。”
“哇,迅猛龙妈妈好厉害!”Claire趴在桌上傻傻地笑着,口齿开始变得不怎么清晰,“不过要不是我知道你是谁,我都要以为你会不会是迅猛龙成精了哈哈哈…”
“说不定真的是呢。我要带着迅猛龙统治世界了,愚蠢的人类。”Owen看着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Claire,又向着无人的方向吹了声短促的口哨。
“开玩笑的。”

评论

热度(139)

  1. 三腐圈圈冷圈恶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