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欧文&奎尔】朋友,养恐龙吗?

袭蕥xiye:

   “也就是说兄弟你养了一头恐龙?天哪,这可真酷!”奎尔忍不住惊呼,随后他又愣了愣,“那个……恐龙是什么?”


  


  是啊,作为一名驯龙师,欧文确实觉得自己棒呆了,但他本来就因为看见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而有些受到冲击的脑子更加转不过弯了,他有点怀疑人生的反问:“你确定你离开地球的时候已经有九岁了?”


  


  欧文觉得自己正在遭遇一场大麻烦,除了他狂奔着从岩浆和滚石中跳下悬崖,翻滚着从霸王龙嘴里逃生,这件事大概能排得上灾难榜单的前几位了。天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个人从天而降把他正在修建的房子的屋顶砸漏,而且这个男人长得和他一模一样,而且他自称来自外星,而且在自己拿枪指着对方的时候,他反复强调自己是个地球人。


  


  欧文克制住了自己拨911的手,他决定和这位如果不是自己真的没参加过任何基因实验,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克隆体的兄弟好好聊一聊。没什么能吓退如今最伟大的驯龙师,真的没有吗? 


  


  奎尔同样觉得自己在一场麻烦之中,在米兰诺号的又一次跃迁中,令人眩晕呕吐的不适感照常袭来,但他发誓他还感觉到了一些其他的,在被甩出飞船后的不断的下坠中,他先是怀疑了下自己飞船的安全性,包括舱门是否关好锁死,腰带和座椅是否牢固,控制台有没有被拆得少了什么重要零件。回想了一圈,他发现船上的一切都一如既往的好,于是他决定将一切怪罪给抢得主驾驶权的火箭,他回去一定会把那只投奔索尔的垃圾兔子从舰队中开除。


  


  两人很快在空地上用一些木箱搭出了桌子,并且各自用脚勾过一个箱子垫在屁股下充当椅子,欧文将两瓶啤酒互相当做开瓶器,利落地撬开了瓶盖,奎尔接过啤酒,举起来与对方的瓶口相碰。


  


  在奎尔用着美国八十年代的流行文化做比喻给他科普超越认知的外星科技时,欧文表示自己还可以接受。但当欧文得知奎尔对恐龙的认知浅薄到连它们是个怎样的物种都不知道时,他忍不了了。


  


  于是在奎尔叙述到自己炸了自己亲爹的本体星球并且痛失养父,之后又在一场大战中失去恋人的时候,欧文忍不住让他闭嘴,因为他们的话题似乎正向着卖惨大会一路狂奔而去。


    


  说实话,欧文其实并不很想让他家姑娘这时候出来,因为布鲁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很是心情低落,连欧文给她准备的鲜肉都比原来要少吃很多,但欧文还是舌尖抵上牙齿,吹响了口哨。在这个几乎人人都见过活的恐龙的年代,没人能在一个驯龙师面前说自己不知道恐龙是什么,这简直就是侮辱,没人能!


  


  月光下的丛林很快从阴影中传出几声叶片摩擦的窃窃索索,奎尔辨认出那是什么大型动物经过的声音,他的手不由自主按上了腰上别着的枪。欧文按住了他,冲他摇摇头。


    


  随后一头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猛兽从树林中一跃而出,带着一路尘土朝两人直冲过去,奎尔吓得就要从箱子上蹦起来了。


    


  奎尔被吓到的同时,布鲁也在距离两人几十米外的地方停住了,她后缩着脖子,不安的来回踱步,从鼻孔喷出几声重重的鼻息,显然她也被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吓住了。


    


      欧文示意奎尔冷静,他冲布鲁喊道:“嘿,好姑娘,想我了吗?”


  


         奎尔觉得自己就要破音了:“你叫一头怪兽好姑娘?!”


  


  布鲁压低身子,使劲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终于分辨出谁才是自己爸爸,她大踏步地冲到欧文身边,将自己长有二十几颗尖牙的大脑袋撞进对方怀里,欧文摸着她的脑袋侧头示意面如土色的奎尔:“看,这是布鲁。”


  


  奎尔看着布鲁因为发出呼噜噜的叫声而露出的尖牙,在欧文邀请他摸摸对方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又往后挪了一段距离。天不怕地不怕,炸过星球,怼过怪兽,握过无限宝石的星星王子终于在远古猛兽面前望而却步,没有赏金而且也没有性命之忧的情况下,他还不想尝试着把手送到一头迅猛龙嘴边,这东西可不比邻家的小狗。


  


  然而二十分钟后,奎尔就和布鲁在草地上闹成了一团,欧文忍不住怀疑到底是谁含辛茹苦把布鲁拉扯大的,看着自己姑娘和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玩得开心,这感觉真是糟心透了。


  


  “这和外星的那些蜥蜴很像嘛,我还踢飞过几只。”奎尔被布鲁踩在身下,他捧着对方的脑袋,明显已经醉的不轻了,加上一扫之前的恐惧,他决定要找回自己作为星爵的场子,所以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嘴里都在说些什么胡话,“唔……就是你的块头,好像大了点。”


  


  在欧文发怒大骂着要把他拖走喂恐龙之前,布鲁就张开嘴,冲着奎尔威胁性的怒吼了一声。摸清布鲁性子的奎尔并没有被她吓住,甚至嘿嘿傻笑了几声。


  


  营地里的火光和不时传出的恐龙叫声吸引了丛林中更加危险的动物,毕竟迅猛龙作为肉食恐龙个头很小,其他更加庞大的肉食动物对它们同样能造成威胁。一声更为恐怖,更具威慑力的嘶吼从树林深处传出,两人一龙瞬间安静了,布鲁松开了她轻轻踩在奎尔身上的后爪,转过身警惕的看着树林。


    


  流动的空气渐渐凝滞了,奎尔还瘫在地上,他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你说过,被你们放出去的大多数恐龙都是吃素的,对吧?”


      


  “嗯哼,但里面也包括一两头霸王龙,异特龙什么的。”


  


  “但这种叫声不是那些食草动物能发出的,对吧?”


  


  “嗯哼,恭喜你入门了。”


    


  营地一时间只剩下火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奎尔终于挣扎着坐直身体,他眯眼看着欧文:“这种情况你们一般怎么做?你最好有能不让我们被撕成碎片的计划。”


    


  欧文嗤笑一声,他摘下挂在外墙上的双管猎枪,迅速上膛:“你很喜欢计划?”


    


  “那倒没有,还不是因为某只该死的兔子。”


      


  布鲁又喷出几声鼻息,她的喉咙里不断发出咯咯声,欧文安抚性的摸了摸她鳞片细腻的脖颈:“这种情况,你应该相信我这个动物行为学家和我的恐龙的能力。”


        


  人们大都误解恐龙的皮肤会像岩石一样粗粝坚硬,但只有欧文知道,迅猛龙颈侧的皮肤是多么柔软,而且它们并不是冷血动物,摸上去不会感觉冰冷。事实上,个头较小的迅猛龙属于内温动物,它们像当今宠物狗一样,有着比人类还要高一些的体温。欧文能感受到布鲁温热的血液和脉搏的跳动。


    


  布鲁后脚掌上高高弯起的镰刀状第二趾叩击了几下地面,她的感觉要比身边的两个人类敏锐得多,树林里的庞然大物已经离他们远去。


    


        欧文也松懈下来,他把枪重新挂上保险杵在一边:“感谢树林里的动物还够那个大家伙填饱肚子的。”


      


  奎尔一不能理解的样子,他瞪大眼睛:“你竟然这么想?我们之前遇上的那场战争,很大程度上就跟……”


  


  他甚至犹豫了一下如何用词:“就跟资源枯竭,人口过剩有关。”


      


  欧文快被这位脱离地球二十几年的朋友逼疯了:“这是生物链中正常的食物消耗,而且它们都是雌性,不会‘人口过剩’,好吗?”


      


  “好的,我只是提一下……”奎尔举起双手表示这件事结束了,他转过头去看布鲁,发现她从刚才开始就有些不开心,修长的尾巴不像原来那样高高翘在身后,脑袋低得就要垂在地上。


  


  奎尔有些不放心地问:“我们的布鲁怎么了?”


  


  “我先纠正你话里的一个问题。”欧文深吸了一口气,“她是我的布鲁,没有‘我们’。”


  


  说着欧文将屋里的铁桶提了出来,从里面他捡出一只田鼠扔到布鲁面前。那只死去的田鼠准确的砸到了布鲁的鼻尖上,随后掉到地上,布鲁并没有接住到嘴边的食物。


  


  欧文擦干净手,语气中透着些无奈:“她最近总是这样。”


  


  奎尔盘腿坐在地上,他一只手撑着下巴,认真地盯了独自郁闷的恐龙一会儿,一个大胆的猜测渐渐在他脑内成形:“你说有没有可能,布鲁是因为她自己的……叫声,所以才不高兴的?”


  


  “叫声?”欧文已经放弃理解奎尔的思路了。


    


  “你有没有发现自从林子里那个危险生物‘嗷’了一声之后,布鲁就不高兴了。”奎尔甚至还有样学样地模仿了那头恐龙的吼叫,“而且她再也没叫过。”


  


  不出奎尔的意料,布鲁的头颅压得更低了,真真切切的将自己的脑袋抵在了地上,她的后脚趾再次敲了敲地面。


    


  这回轮到欧文吃惊了,他的目光在一人一龙间徘徊:“不会吧,我的好姑娘,你竟然为这个?!”


      


  欧文不得不承认,奎尔竟然一语命中了原因所在,他也不得不承认,迅猛龙的叫声和其他大型食肉龙比起来,就像在雄狮面前的猫咪一般,确实有那么一丝丝的……没有威慑力?比起凶猛的食肉恐龙这种说法,它们的叫声让人们更乐意称呼它们为史前肉食爬行动物。


    


  如果有可能的话,欧文真想把布鲁抱在怀里,跟她说“你是我最酷的女孩儿”,如果她愿意让他抱,并且不会咬他。


      


  接下来的日子里,奎尔就浅显到“它们主要吃什么”,深入到“如何与迅猛龙建立关系”等问题每天缠着欧文请教个没完。在欧文被他烦死,并每天防备着奎尔会不会把布鲁撬走时,奎尔已经逐渐成长为一位能和布鲁愉快玩耍的新驯龙师了。显然,奎尔喜欢模仿看上去比自己酷的人的毛病还没改,当他模仿着欧文的语气和动作招呼布鲁时,布鲁也有些分不清楚两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到底谁是谁。


    


  就在欧文开始考虑如何把奎尔赶走时,银河护卫队终于到了。


    


  火箭一下飞船就忍不住大骂一声,两个离胖只差一碗饭的船长,为什么还不赶紧杀了他?


  


  欧文看到火箭第一眼,忍不住翻个白眼,他觉得有必要给奎尔科普一下:“这是浣熊,不是兔子。”


  


  没想到火箭和奎尔异口同声地吼了回来:“索尔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当然,一个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对男神的仰慕,另一个嘛,欧文觉得自己能拿这事嘲笑奎尔一辈子。



END

评论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