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特殊体质【迅猛龙xOwen家庭向】

西陆:

Owen·龙薄荷·单身母亲·退役海军·动物行为专家·Grady

第一节

Owen不大明白Blue离开之前的叫声的含义,但是他觉得,自己八成是没有机会再见到他的好姑娘了。
那也许是一种告别。
在那个有点冷的夜晚,钢铁的笼子沉默地敞开,blue最后蹭了他的手一下,金色的竖瞳看向笼子——然后她离开了,脚步声越来越小。
一切稳定下来后他又回到了自己还没修补完的小木屋,它已经初具雏形,像一个舒适的居所,对面的雪山在阳光下闪着白光,山下的湖泊好像没有变化,那片遥远的森林也还是以往那样。
但居民不同了。
Macy按下了那个按钮,六千五百万年前的生物们逃出生天,电视上经常播报翼龙抓坏信号灯,三角龙在街头出现的新闻,大部分迅速被抓捕,少数依旧逍遥在原野里。
包括那只算得上对Owen有救命之恩的霸王龙。
还有Blue。
这个聪明的姑娘非常懂得隐藏自己,在那个丛林里,是Owen让她放下了警惕,然后……
可她没失去对Owen的信任。
见面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那大概是距离暴虐迅猛龙被抓之后的几个月后,是进入深秋的时候,那晚的暴雨意外的大,整个天地好像被水洗刷了一遍,骤雨溅落的声音和雷电的轰鸣压倒了一切声响,他喝着酒,播放着姑娘们小时候的视频,不时微笑或皱眉,然后又归类于一种深沉的怀念。
其他的三个女孩小时候都不大听话,一个更专业的饲养员说这种古老的生物不会有感情也不能被驯化,然而就在第二天——Blue在被Owen抱起来检查身体的时候,伸长脖子在他的脸上舔了一口,像一个亲昵的小姑娘。
奇迹诞生了。
她甚至会在Owen假装虚弱哭泣的时候,笨拙地安慰他,用小小的爪子勾住Owen的手臂,摇晃自己的小脑袋蹭他的脸颊和鼻尖,Owen站起身来,脸上浮现出老母亲一般的笑容。
打断回忆的是沉重的撞门声。
在大雨的间歇里,有什么东西在外面徘徊,Owen从身边拿起枪来,非常小心地靠近门口。
然后在边上的玻璃窗外,一条恐龙的身影在雨帘里出现,模糊的水雾里,他看到一对金色的竖瞳。
以及熟悉的蓝色纹路。
那是Blue。
几乎没有迟疑的,Owen迅速打开了门,他信任他的姑娘,就好像他的姑娘信任他一样。
斜密的雨帘浇湿了Owen的头发和衣服,裹挟着水汽的身影一头撞了进来,蜿蜒的水迹流淌在地板上,迅猛龙坚硬而巨大的脚爪对地板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痕迹。
可Owen不在乎这些。
Blue显得非常焦躁,她甩动尾巴,用坚硬的头部顶着Owen的肩膀,然后发出粗重的呼吸和细微的啸叫。
“Hey……easy,girl,”Owen小心地抚摸着她,“你怎么了?”
他的姑娘表现出一种很反常的焦虑,她亲昵又警惕,步履还有一点蹒跚,她张开满是尖牙的吻部,从喉咙深处挤出一串叫声。
只有在Blue年少的时候,她才会这样对Owen叫唤。那通常是政权还不稳定的时候,四个姑娘扎堆打架,胜利的Blue在暗处检查伤口,只有这种情况下,她才会对来喂食的Owen发出这样小小的,又有点委屈的声音。
Owen察觉到了什么,他把屋内的灯光调到最亮,亮到Blue身体上幽蓝的纹路闪耀出光彩的地步,于是他看清楚了,在阴影之中,有一道伤口。
是某种并不算小的子弹的擦伤。
Blue显得非常疲惫,血迹蜿蜒地爬行在嶙峋的皮肤上,被雨水冲的有些寡淡,却在持续的渗出,在往上一个手掌的距离,是曾经子弹打入的疤痕。
她又一次被人类的热武器伤害。
“这些混蛋。”Owen低低地骂了一声,他试探着检查Blue的伤势,而意料之外的,Blue没有排斥。
好在伤的不重。
Owen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点好像是温暖的柔软感,他的姑娘又一次来见他,带着伤口和雨水,这真是绝妙的信任,悄无声息地安慰了他有些颓废的心。
【如果射击了这些动物,他们以后永远不会再信任我】
这是显而易见的常识,然而Blue推翻了这一个观点——用了三年时间,一颗子弹,和一场惨剧。
简单的包扎之后,Blue显然恢复了活力,Owen的木屋对这只矫健的迅猛龙来说有些过小,她无论是转身还是走路都会破坏掉一些什么,意识到这一点之后,Blue安静了很多。
她是挤在Owen的床上睡着的。
Owen站在床边,有点无奈地抱着一床被子,迅猛龙毫不客气的占据了整张床的空间,甚至用尖锐的脚爪撕开了枕头和床垫,她把床铺刨的像是一个鸡窝,然后堂而皇之地入睡。
Owen把仅剩的另一床被子铺在了客厅里。
他其实有点想像以前一样搂着他的女孩入睡,那时候Charlie,Delta和Echo也在,四只小可爱叽叽喳喳地挤在他的怀里,Blue喜欢卧在胸口处,而最小的Charlie喜欢用小细爪子勾着他蓬乱而有点卷的短发,有一段时间他每天早上都要从头顶揪下一只恐龙——
连带着一撮头发。
可现在Blue已经长大了,别说卧在他的胸口处,就是梦中踢他一脚,他可能都会被抓穿皮肉。
而这一天见到Blue的好心情被睡前的一通电话破坏殆尽。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也许是来自伊利诺伊州,接通之后,一个熟悉的,很不招人待见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久不见,Owen·Grady。”
Henry Wu这样说。

评论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