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欧文/星爵】帕水仙!//Good night

覆水.:

一个睡前故事,大概是欧文x星爵,也可以当无差看

就想看两个人腻腻歪歪床头夜话

没什么营养和剧情的甜食。

以上没问题的话,食用愉快。





Good night







欧文推开房门,看见那个不速之客霸占了他整张床,正好整以暇的靠在床头,手里甚至还随手翻着昨晚他睡前看过那本书。

那个拥有浅色发色的男人从书上移开目光转向他,夸张的惊呼了一声:“噢,欧文!晚上好呀!”仿佛欧文的出现,才应该是一个意外。

怎么说呢,欧文看着对面的“自己”的脸上出现的惊奇的表情,并不是第一次真实的体验到这种奇妙的感觉。大概小时候听到的那些类似,世界的另一端总有一个人和一模一样的,这种传说并不一定是假的吧。

不一样的是,两个这样的人面对面的时候不会消失也没有融合成一个人,甚至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欧文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他们搞在一起了。

好吧,这说来话长,绝对算是一个长篇故事了,但今天显然并不是一个夜谈故事会,劳累了一天的欧文只想解决眼前的这个大麻烦。

“星星王子今天轮值到来拯救地球了吗?”

“当然,整个银河系都归我们管。”奎尔并不反驳他,他直直地盯着欧文,对方显然刚从浴室出来,穿着一条宽短肥大而洗得褪色的裤子,头发还湿漉漉的,眼睛里有水汽。

奎尔快速的从床的正中间挪向一边,然后拍拍身旁的空位:“银河系最伟大的驯兽师欧文格雷迪先生,现在你最亲爱的银河系最最伟大的星爵殿下正躺在你床上诚挚邀请你同寝。”

欧文无视了他那一大段废话,直接的掀开被子爬上床,然后他说:“除非你给我擦头。”并且扔给奎尔一条干燥的毛巾。

“噢――我从来没见过有人上车了不补票反而倒打一耙的,你这个养恐龙的小浑蛋。”奎尔叫起来,拿着那条毛巾猛的裹住欧文整个脑袋开始暴力的上下左右的胡乱搓动。

欧文也因此叫起来,这个有着海军服役经历的男人即使在面对恐龙时也能冷静的处变不惊,但是他并不擅长在奎尔面前保持一个成年人该有的自持,他从来都处理不好这个。

他们扭打起来,在欧文那张不算大的双人床上,那些可怜的木板发出吱呀的抗议声,他们也充耳不闻,专心的解决着眼前的事。

最后奎尔被欧文一击必杀撂倒,精准的倒进枕头里,欧文乘胜追击压制住他的双手举过头顶,膝盖顶在对方胸膛上。

他们离得极近,微喘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奎尔对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太意外,他只是让那双碧绿的像宝石一样的眼睛里装满故意的委屈:“这不算公平,你知道的…”然后他剩下的话被堵在欧文落下的一个吻里。

“是不公平,你犯规了,别拿你那双眼睛那样看着我。我已经够让着你了,你该学着聪明一点。”

“怎么做?你教教我?”奎尔仰起脸,他的脖颈因此拉出一条勾人的线条,欧文下巴上那些细小得胡茬一点点的在他心底挠着,他像一只小鸟一样细碎的吻着他。

“我该像你养的那些小宠物一样嘀嘀咕咕的,然后张开嘴用一口尖牙咬你吗?”奎尔的声音含在嘴里,有点像上次他来过之后留下的那一袋小熊软糖。

欧文捉住对方沿着自己裤管一路向上作乱的手,轻轻吻了吻,语气却远没有这么轻柔:“别招我。”

“那值得你再多考虑一下,女孩们最多得到一顿臭骂,而你会直接被我就地正法,就在这。”

奎尔因为“my girl”这个词挑了挑眉,“当然了,你的女孩们最听你的了,我只会溜进你的房间捣乱。”

“得了吧奎尔,为什么你非要把自己和未成年小女孩比呢。”

出乎意料的,奎尔只是看着他,少见的,并没有做出任何浮夸的表情或者用他那些俏皮话来和欧文斗嘴。欧文想,这大概是堪比中美洲降雪次数程度的少见吧。

“这确实太不公平了欧文。”过了好一会,奎尔才慢吞吞的说着,双手滑进欧文的发间,他抚摸着那些细软的发并把欧文向下拉进自己怀里,欧文顺从的把头埋进他的肩窝。

“你知道我大概连你今晚会不会回来都不知道。”他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从后脑到发旋一直到额前的碎发,然后他们的唇齿第二次冲撞在一起,比起亲吻更像是两只野兽互相撕咬。

终于他们都在互相的口腔里尝到了铁锈的咸味,然后空气的节奏开始放缓,变得粘稠胶着,双唇都因为充血而变得鲜艳而红肿。

“不,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欧文一边平稳气息一边吻了吻奎尔的眼角,然后一路向下,蹭着他的脖子,最后重新埋进那人肩窝里。

现在的奎尔尝起来有点咸。欧文猛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沉浸在对方的气味里,他们都默契的没有提起刚刚颤抖的尾音和奎尔眼角那些亮晶晶的东西。

“你现在闻起来终于像是一个地球人了。”

“你在说什么?难道不是你表现的像那些爬行动物一样吗?”

“顺带一提你的沐浴露的味道真是不好闻……噢!”

对方突然一口咬在奎尔颈侧的动作让他小幅度抽了一口气,“我说你还真来啊!”

“唔。”欧文满眼无辜的看着他:“这不是向你展示学习成果嘛,那些小家伙们最擅长突然袭击了。”

奎尔都被他逗笑了。

奎尔见过欧文训练他那些女孩们的场景,每当欧文对迅猛龙们发出指令的时候,奎尔都觉得那些短而明确的句子每一个单词每一个音节都具有神奇的魔力。

他只是远远的看着欧文,和他那些从容坚毅的背影。对方永远不会把很多精力放在打理自己的外表上,他总是穿着稍显老旧却完全舒适的衣裤,也不会为了恭维谁的看法而让自己受难。

就像他会在任何一个炎热的日子里穿着沙滩裤去和女孩约会一样。

但是当他只是简单的胯立在夕阳下,或者把洗的发白的袖口挽到手肘上,又或者在训练结束之后,抱着手靠在栏杆旁轻松的眺望着那些可爱的动物们,那些汗珠会缓缓的沿着他的鬓角和脖颈滚下来,他深色的眼睛会盛满阳光金色的碎片,奎尔不受控制的想着,哦天,他是银河系最性感。

“想什么呢。有这么疼吗?”

奎尔从鼻子里含含糊糊的哼出一声,然后把欧文的手臂从身侧拉过来,然后他自己把皱巴巴成一团挤在两人中间的被子用长腿一撑抖抖开,轻车熟路的躺到欧文怀里。

“嗯哼,你该看看我这里的伤,是某个外星女孩……唔呃。”

他根本没有说下去的机会,欧文一把把他的头按到自己结实的胸肌上,直接的让他闭上了嘴。这回他是真心实意的感受到了疼,鼻梁骨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还有他的可怜的嘴唇也糟了殃。

“呃……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比如从来不让我把话说完。”奎尔呻吟着,声音闷闷的埋在下面,欧文觉得自己的胸腔在随之震动。

“不,当你发出一些好听的声音的时候我还是很乐意倾听的。”

明显意有所指的语句让奎尔觉得耳朵有点烫,他只当是缺氧害的。

他们安静的像树袋熊一样缠在一起呆了一会,其实只是奎尔单方面的把腿都挂在对方腰上,而欧文大部分都在扮演树的角色。

过了好一会,欧文轻轻的说:“奎尔你睡着了吗?”

“没呢。”奎尔的脸还埋在他胸膛上,声音依旧是闷闷的。那气息挠得欧文有点痒,但是他最终还是只是把手环过了奎尔的腰,把他拉的更近了一点,而没有去做多余的什么。

又过了一会,奎尔说“你今天的训练如何?”

“不太顺利。”欧文说着,眼睛漫无目的游过天花板,看着在鹅黄色的低暗的灯光下,同样被染成暖色的墙壁上两个人巨大的灰色影子。“大概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女孩们总是那么不太耐烦。”

怀里的人低低的笑了起来,顺带着用有胡茬的脸颊蹭了蹭他。他们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欧文能想到,对方那双总是充满吸引力的眼睛盛满笑意的样子。

他感觉什么东西就要从胸腔里溢出来了。

“你知道就像某些人一样,一个月总得在拯救银河系的百忙之间,抽一点点点点的时间,来地球偷偷见一下自己的小男友。”

“别说的我们和偷情似的。”

“别说的你不喜欢偷偷摸进我房子准备和我偷情似的。”

奎尔终于控制不住的笑出声来,仰起脸向他索要一个吻,而欧文毫不犹豫的大方的给予了他。

“你该感激涕零的,有谁会像我一样钟情中美洲要命的雨林气候和烦人的长着翅膀的小贱人呢。”

欧文大笑起来,揉了揉奎尔头顶那些并不服帖的毛,而奎尔在他深色的瞳仁里看见了不仅是那些橙黄的微光,还有一个绝无仅有的自己。

“晚安。”

他们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然后在黑暗中同时完成了那个相同的口型。

我爱你。

fin.


你可能是所有人的星爵,但你只是我一个人的星星王子。

评论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