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对西布的解读(非常个人色彩)

雪菇顶半糖抹茶拿铁:


布伦希尔德在这段和西格鲁德的感情里(无论是史诗还是月球)把自己处于下位,在被动的位置。唯独在杀死西格鲁德的时候她站在了主动一方。她追加的新语音 ,“无论西格鲁德和我发生什么” ,这种语序就说明了她面对西格鲁德的时候,自己才是第二位——正常情况下大家都会说我和xx,别说她是北欧人要按着英文语序来这设定可全是日本人写的。
她喜欢master吗?毋庸置疑。无论是幕间还是体验本还是羁绊语音,都明明白白地表明了她对master的爱意。但是那是有些复杂的感情:首先她将西格鲁德投射在了master身上,其次她也抱有对master这个可以接受她并善待她给予她温情的“人类”的敬意——这种敬意可以说由于西格鲁德的加成变成了在病气边缘试探的爱恋。
所以她自始至终都是深爱着西格鲁德的。和黑贞那段官方同人只是赝作活动的加成毕竟人设都是黑贞自己写的hhhhhhhhh。她在史诗的最后明白了西格鲁德才是自己真正的丈夫(因为她失贞的对象其实是代替昆那尔前去的西格鲁德),而且昆那尔在派弟弟杀死了西格鲁德之后才告诉了布伦真相。在那股令人血液凝固的震颤和绝望里布伦希尔德捡起了西格鲁德的剑,对着自己刺了下去——她想我已经错怪了他,我必须要和他一起死去——可她有没有想过,西格鲁德是英雄,他将前往瓦尔哈拉;而她只是折断双翼的女武神,被瓦尔哈拉放逐之人。她将去往和西格鲁德不同的地方……
生时因人心丧失了相偎的时光,死后却又因为身份的差距而永远相隔两端,成为英灵后又被定义为“杀死西格鲁德之物” 而永远持有疯狂及嗜血的感情。布伦希尔德对此只有轻柔的哀叹。正如她宝具演出时,将枪头刺向对方后的闭眼;正如她提起长枪挥向敌人时,还未到达身前便已落地的那声颤抖的叹息。
那是多么无力。多么凄美的绝望啊。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