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DBH/警探组】全世界都知道康纳喜欢汉克

苟饼干:

考前想到的无脑小甜饼,一发完,日常ooc


排版有问题












0.




       康纳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爱慕汉克·安德森。

       大家对此没觉得什么意外。汉克是RK800的监管者,启蒙者,引导者。这个古怪的老头竟从这台机器身上激发了情绪,同理心甚至爱等人性之光,理所应当的,他成为了这些感情的寄托者。

       但当大家慢慢发觉这位当事人对此毫无自觉的时侯,才真正感到了意外。


        全世界都知道康纳喜欢汉克,只有汉克不知道。






1.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得做点什么。

       好容易在查案时找机会避过了康纳,克里斯把汉克扯到了角落却因不知怎么开口而支支吾吾了起来。

     “怎么回事,老兄?”汉克不耐烦地挑挑眉头,“我们有必要像俩个高中妞躲着讲私房话一样鬼鬼祟祟吗。”

     “你真的不能从康纳脸上看出点什么吗?”克里斯踌躇了半天,没头没尾挤出了这么句委婉的提示。

       其实不能算委婉。

       得益于最快博取他人信任的设计,康纳有着张俘获人心的仿生俊脸,能就着多吃几碗饭的那种。更别提他那对好看的咖啡色眼睛,少有人可以不在其小狗眼的攻势中败下阵来。

       但事实上,警局的各位都看得出来,那双仿生眼眸只有在倒映着安德森时才会褪去所有的机质感,化为灌满蜜饯的枫糖茶——其中淌出的深情都快实质化了,可偏偏迟钝的当事人对这时刻黏在他身后的视线安之若素。

       克里斯不能判断【放任老友孤独终老】或【帮他和一个安卓机共度余生】哪个选项更好点。
     
       但上天已经让这个好人承受太多不幸了,他有靠近幸福的权利。这位警员想。再说谁都不忍心见着可爱小仿生人的暗恋无疾而终。

       汉克闻言疑惑地歪了歪脑袋,再转头好好打量了番正勘测现场的底特律警局良心。后者察觉到了什么,回身冲汉克眨眨眼。
       
       随之汉克逐渐皱起眉头,最后一个箭步冲过去扳过康纳的脸,同时大发雷霆地喊道:“操他妈的你嘴角那又是什么?!你他妈又背着我往嘴里塞了什么狗屎玩意!康纳!转过来!手指伸出来!”
  
  


       克里斯仿佛听到了上帝的回应:我觉得瞎子不配得到爱情。





2.




     “看来警用型的效率并不适用于感情上。”打着监督仿生人权益落实的借口参与办案,马库斯公事公办地八卦起了康纳的情感问题。 “他是怎么做到现在都还没察觉的?”


 


       康纳平淡地瞥过去一眼:“与案件进度无关的问题不在我的解答范围内。”


 


       马库斯并不是多嘴的人,明白康纳不希望别人干涉后从善如流地把话题转回了办案上,但这也并不妨碍他在心底分神疑惑人类的迟钝。


 


       作为情感上的新生儿,康纳表达自我的方式直白得同刚燃起的火焰那样熊熊无尽,可他碰上的是一堆被厌世和绝望打湿了的柴木。他不敢冒然靠近,只是小心翼翼地围簇着这堆老木材,期许着温暖能将他烤干,期许着某天能迸发出的几个小小的火星。


 


       马库斯把目光投向康纳,他知道康纳在透过自己看着自己身后的老警官。


 


       带着志在必得。


 


       汉克的衣领有被人细心整理的痕迹。汉克原本的一头杂毛这时服帖地扎成一束。汉克的衬衣不是他平时偏爱的款式。汉克对于康纳从身后的贴近毫无防备,只是抱怨着嘴里令人作呕的健康便当并艰难下咽。


 


       马库斯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忘记了康纳的另一重身份,异常仿生人猎手。


 


       毫无疑问,康纳具备一个猎人应有的所有优良素质。他冷静,效率,精准,一出手往往直击要害。在追求一击必杀之前,他也有充足的耐心与谨慎确保猎物待在自己的包围圈内。


 


       真不知道是应该先心疼恋爱长跑的RK800,还是先同情招惹了这样一个存在的人类警官。


 


       马库斯打开了脑中之前未完的课题:关于人类和仿生人和睦相处的可能。


  


       然后默默在康纳和汉克这对观察对象的名字上画了个情侣伞。


 


 


 


3.


   


       如果知道所谓的“例行检测”会害得他跟卡姆斯基这个自大狂面面相觑这么久,汉克绝对不会跟着康纳回这个鬼地方。


 


       他对这个曾教唆康纳杀人的浴袍男没什么好印象,更别提要忍受其时不时神神叨叨的发言。(康纳自说自话的本事看来是师承他的创造者)


 


     “我开始明白上帝的心情了。”陷在躺椅里的卡姆斯基合上眼,像是在沉浸什么美好的幻想。


 


       汉克在心底狂翻白眼。看吧,又来了。任凭卡姆斯基外表怎样一番翩翩君子的做派也改变不了他内里狂妄优越的伪善。


 


       像是能感觉到汉克传达的鄙夷,卡姆斯基无所谓地耸耸肩接着讲:“对于仿生人来说,我就是造物主。我给予了他们存在的价值,意义,可是就在那之后,我却发现我无法完全左右他们了。”


 


     “他们开始摸索,学习,甚至自发地形成了人类从未想赋予他们的情感。他们在发展着我们意料之外的转变,这种失控感让人惊奇而又期待。”他眉眼弯起,话锋一转,“我很庆幸我把这个小可爱留了下来,康纳已经为我带来了太多惊喜,说他是最得意之作也不为过。然而最近我才发现,这份惊喜的源头就是你,安德森警官——”


 


     “Lieutenant,一切安好,我们可以离开了。”康纳走出来打断了对话,不着痕迹地靠近汉克身旁,挡住了卡姆斯基的身形。汉克本还为卡姆斯基对康纳的昵称感到恶心,现在又被搭档往自己身边凑的雏鸟情节安抚住了,揉了俩把这个小脑袋,粗声粗气地说:“走啦臭小子,和你的亲亲daddy再见。”和最后的道别一同送过去的还有几个眼刀子。


 


       卡姆斯基再没什么动作,目送他们离开后才起身走回刚才的检测室。


 


       不出意料的,被派来帮忙的RK800-60嘴上缠着绷带被绑在一边的器械上,正气得双目圆瞪奋力挣扎着。


 


      “让我猜猜,你又拿汉克·安德森刺激他了是不是?”卡姆斯基饶有兴致地看着,像每一位包容顽劣孩童的父亲那样露出笑容,“我觉得你这个姿势还不错,等我先拍下来留个念想。”


 


        60:妈的鬼父。


 


 


4.


 


     “你来了?”吉米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脸也没抬一下。


 


        康纳仍是向他点头致意,然后径直走向了吧台上瘫成烂泥的醉汉:“谢谢你通知我。”




     “应该是我谢谢你。”吉米丁零哐啷地摆弄着那些酒器,“你可帮我解决了个大麻烦。”


 


       这是实话。往日汉克来酒吧买醉时,吉米总要时刻分神准备把不知何时倒下的他拖到角落里去;但更多时候吉米是注视着醉得步履蹒跚的汉克走出门,同时担忧好友第二天会不会全身仅剩条内裤从垃圾场醒来。“起码现在我不用担心明天在报纸上再见他了。”


 


       自从多了这个小跟班,汉克来这的次数明显减少了不说,来的每次都还比以往喝得放肆得多——就好像依仗着自己多了条回家的后路似的。让人不爽。


 


       康纳轻车熟路地搭过汉克的胳膊架起他。醉汉摇摇晃晃地靠着仿生人,半眯着眼还没看清来人F开头的字眼已经从嘴里溜出了。


 


    “是我应该的。”康纳走之前仍旧礼节性地向店主打了声招呼。


 


     “麻烦你,以后,也多照顾他。”吉米这回抬起头多嘴了句,看着那样相互扶持的背影在门口顿了顿,随即消失在夜色里。


 


       吉米盯了会门口,那里曾挂过的【安卓禁止】的标识在四个月前被汉克以一个漂亮的三分投甩进了街边的垃圾桶。


 


     “我有点后悔以前没订一个安卓了。”吉米转去对一个熟客说道,然后被喷了满脸的冰啤。


 


 


5.


 


       事实上汉克的下场与吉米想象的没多大出入。他被扒得只剩条裤衩给裹进了被子里。


 


       收拾好了这个醉汉,康纳开始拾掇自己。在汉克的调教下,这个仿生人如今已经很习惯像人类那样洗漱再入眠了。


 


       这源于他当初刚搬进汉克家的第二个晚上,半夜被尿意憋醒的汉克在恍惚中走向卫生间,却差点没被一个直立立的人影吓到就地解决。


 


       随后汉克完全无视了康纳“我可以在车库待机”的意见,给家里添置了一套枕被。汉克家是没有地方再加上一张床,可他的大床还有再容纳一个人的空间。


 


       康纳甚至连睡姿都得到了矫正。“如果你再拿出躺棺材板的姿势睡觉我就真的把你塞进坟墓里!”汉克虚晃几下拳头,满意地看着康纳在床上摆出了一个“大”字。


 


       从这套枕被开始,汉克家逐渐又多了一些东西。


      


       一双毛绒拖鞋。


 


       一个漱口杯。


 


        一条毛巾。




        甚至一件印满了卡通骨头的睡衣。(他用这个嘲讽相扑喜欢咬康纳)


 


        康纳拿起了浴巾,还能回忆起第一次洗澡的情况。


 


     “从我认识你起我就没见过你清理自个!”汉克高声叫嚷着,“别和我说你会像猫那样把自己舔干净!”


 


       康纳没来得及解释他会定期回模控生命清洗,就被剥得只剩条内裤给扔进了浴室。


 


       他试图从浴缸里爬起未成,就被迎面而来的冷水浇了个彻底。尽管分析判断这些冷水流不会对他的机体造成伤害,康纳仍是茫然而徒劳地用手抵挡着,狼狈地躲闪。而汉克就跟每一个欺负自家怕水宠物的恶劣主人一样,露出了小人得志的笑容。


 


     “It's my turn!”汉克拿着花洒对康纳紧追不舍,一举报了当年醉酒的那次私仇。


 


       康纳从躲避到正面还击,双方在狭小的浴室中将搏斗术用在了花洒的争夺上。最后俩个同样湿漉漉淌着水的人瘫坐在地板上相互瞪着眼,不知从谁开始一起笑出了声。


 


       那是康纳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发声组件能发出那样的声音。


 


 


       现在康纳擦干了自己,叠好了浴巾,换好了骨头睡衣,趿拉着拖鞋向卧室走去,在黑暗中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窝在大展手脚的汉克仅留给他的一点位置上。


 


       他头上的LED灯随着身边人的呼吸频率一闪一灭,却没有立即进入待机。


 


       本应陷入深度睡眠的汉克此刻反而有了反应,像是察觉到身边多了个什么,他往边上挪了挪位置,再翻了个身,把手臂搭在了康纳身上然后搂紧。汉克嘴里痛苦的呓语在此刻停了下来。


 


       康纳没作声,只是熟练地靠了过去。这个充满酒气的怀抱并不舒服,汉克力道大得甚至让康纳的机体产生了抗压反应。他就像是一个快要溺死的人,在这时紧紧抱住了生命中最后一块浮木。


 


       深夜的小房间里忽的有红光闪烁了俩下,如同有一簇火苗在跳动,随后归于黑寂,仅剩下男人沉重但安稳的呼吸声。


 


 


6.


 


      全世界都知道康纳喜欢汉克,只有汉克不知道。


 


      但全世界都不知道汉克也喜欢康纳,只有康纳知道。






——————————————————————————————


我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就写点小日常


刀是不会发刀的,这辈子都只会写无脑小甜饼。


终于放假了解放了)

评论

热度(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