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三个人的对手戏【6】(RK900→盖文←卡姆斯基)

辞夏极噪:

原名为:他、他和他的对手戏


分级:G(暂时划定全年龄向。)


cp:RK900→盖文←卡姆斯基


背景:梗来自洛飞太太 @洛飛 。卡姆斯基与盖文是同父异母兄弟,盖文(初期)并不知情,RK900是卡姆斯基派去观察弟弟的。含有身世杜撰,私设注意。


题外话:卡总思考人生专场。一个平平淡淡的过渡段。他的立场实在是太微妙了,他不会用报废这种极端手段去阻止900,醋只能自己吃。真是个不让亲爹省心的小混蛋。


不过一开始就没打算让盖文做选择题,成年人才不做选择题,当然是全都要。准备开始摊开盖文对他俩的感情了。


今天更新这么晚是因为下午骑着小车跑了半个城区就为了买一份烤冷面……回家天都黑了,怀疑烤冷面教受到了什么严重打压,我等教徒真痛苦。


——————————————-


第六幕


      卡姆斯基可以百分百肯定RK900不存在同理心这种东西,不过相对的,同理心并不能作为是否异常的唯一标准——这个社会不缺少没有同理心的人类,他们同样的不择手段,为了爬向高处,踩一脚可怜人简直是家常便饭。


      这里面可能包括他的兄弟。


      他还很年轻,坐上警探的椅子并不是什么容易事。更何况以他的烂性格,第一天就得罪一大半同事可谓是再无二人。当卡姆斯基了解到这些时,他却觉得不是什么坏消息,对他而言盖文的脾气没有到难以忍受的地步,私心来讲,这其实为他省下不少的功夫——没有人际就不需要担心人际,他只要敲碎盖文的自我保护就足够了。


      而血缘是无形的磁石,它偏执地把不同类型的人捆绑在一起,没得挑选,没得反抗。


      然而仿生人把本不存在的线导向了他们——比起人类,仿生人的感情更加纯粹,只要釱流过他们的生物组件,他们几乎要把爱这个字眼融进那蓝色的血液。仿生人是永生的花,不会凋谢更无从讲起枯萎。这容易让人想起几十年前的流行故事——吸血鬼与人类。唯一的区别就是仿生人可以拥抱阳光,但是吸血鬼可以初拥他们的伴侣。


      思绪似乎发散的有些远了。卡姆斯基的手指依次敲过桌面,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挪回来。指尖的节奏随着他阅读报告的速度渐渐变慢,当他读到“根据李德警探本人描述,他对RK900的感情为爱意。”的时候,手指完全停止了动作,掌心贴在冰凉的桌面上也一时难以平复复杂的心情。


      他现在对RK900的情况无法完全下定论,理由也不复杂:RK900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他也没有展示出任何属于人类的情绪,在程式上他比前一个系列RK800更加严密,再加上缺少刺激的环境让他异常的概率低到微乎其微。


      卡姆斯基很清楚,数字微小到何种地步才可以认为是零。


      微乎其微这个程度显然还不足够。


      这次的情况特殊到让卡姆斯基都觉得有些头疼,他可不会觉得是什么吸引力让RK900觉醒这又不是他十几岁时班上流行的烂俗小说。


      死棋了。


      卡姆斯基的手指再一次在桌面上活跃了起来——三下重一下轻,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他感觉到自己的国王被堵得无路可走,下一步是该铤而走险,还是退让一步换取些许喘息空间?


      或许他该从他的弟弟身上找突破口,但很可能也会是一无所获。依照他对盖文的了解,这个警探的情感表达能力差得令人发指,人类的不坦率和别扭发挥的真的是淋漓尽致。这没有贬义的意思……卡姆斯基暗暗追加了一句。


    “重现报告中关于第五大段的场景及全部对话。”卡姆斯基的手指砸在了键盘上,而回复几乎是瞬时到达,RK900强大的处理能力确实出色。卡姆斯基被这个想法搞得自己都有些尴尬,他刚才还有一瞬间想把这个RK900替换掉的想法,这会又忍不住去肯定自己的作品。


      他重新审视RK900传来的文件,眉头舒开却半垂下眼睑,他的兄弟比预料中还要拒绝温情:柔软对盖文而言就是火,靠近就会被灼伤,对他人而言恰好就距离都让他觉得不适。纵然如此,他又无法拒绝感情空洞被填补的感觉,于是他选择快餐式的,无后顾之忧的方式去吞咽来自床伴的毫无营养的虚假温情来满足他的胃。


      自己呢?卡姆斯基对自己发出了质问。


      一开始是好奇,兴趣,现在是利用血的引导将彼此都束缚的快意,他渴望烧伤盖文,甚至烧毁。只是他现在必须重新考虑RK900的问题,盲目的下手会适得其反,而且他也得承认,作为RK900的制作者,他很期待这个“无心”之人去体会心跳的感觉。


      题目的解法永远不唯一。


      这也不是一场必须一对一的对手戏。


      仿生人无法咬断他与盖文之间的联系,这是卡姆斯基笃定而且丝毫不怯的一点。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忠贞感情的信徒——和他弟弟一样。


    “嗨?嗨!塑料垃圾你他妈能不能别那么恶心的盯着我?”


      盖文不自觉缩了缩肩膀,他不确定刚才是不是有人喊了他或者看了他,恍惚之间他是那么觉得,但警探先生环顾四周理,最终所应当的把这一切归结到了他那天杀的搭档身上——谁让RK900也正好在盯着他呢?不过他确实有一些心虚的感觉,现在是上午十点,他就已经盘算着今天去酒吧找伊利亚。昨夜被RK900搅得一团糟。靠!而且他现在开始怀疑这位“朋友”好得是塑料屁股那口。


      盖文·李德,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个屁啊!


      无论如何他今天要赶走这该死的跟屁虫,痛痛快快去酒吧来一杯,让这塑料块头在底特律警局待机待上一晚上,别想再坏他的事。


    “适当的注视有助于促进搭档关系,并且我发现这样可以提高您的文件处理速度。”RK900回答的一板一眼,盖文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他妈让他想起在学校被老师盯着写卷子的那种不痛快。


    “假的,给我把它删掉。”


    “但您的处理速……”


    “你听不清人话吗?给 我 他 妈 的 删——掉——”


    “我会根据您的工作效率重新判断是否需要停止这项行为。”


      好的,这个塑料脑子学会了文字游戏。盖文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干脆停止继续看文件,和RK900玩起了瞪眼游戏。他撑着半边脸盯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家伙,却没发现他现在对RK900表达愤怒的行为其实挺孩子气。


    “您的这个行为没有任何意义,盯着我并不能改变我的判断。”


    “你管我!”


    “还是说这种行为为了掩饰您的窘迫,表达爱?”盖文本来盯着RK900的眼睛快要陷入那低温的深海,结果这句话硬是让他呛了两口水。他夸张的干咳了起来,还是把视线收了回来。


    “操,算我求你,闭嘴吧推论天才机器人先生。” 盖文这次实实在在地翻了个白眼,他不想再和这混蛋置气了,他还不想成为汉克之前第一个被仿生人气死的人类。


_TBC_

评论

热度(67)

  1. 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辞夏极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