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

[DBH](900gavin)迷路

江湖人:

天使恶魔AU
脑洞来自美剧《邪恶力量》,设定自己瞎编的
——————————————————————
路西法离开导致米迦勒命令天堂与地狱一同联合寻找这位地狱之主,同时寻找在这段时间逃出地狱的魔物们。

脏乱的小酒馆里人们七扭八歪的躺着,角落里纠缠的身体和在音乐下扭动的人群让900浑身不适应,他看到了烟,酒,欲望,枪支。

眼中蓝色的光芒散逸而去,他找到了那个躺在沙发里抱着酒瓶子的恶魔,询问是否现在就可以开始任务,对方做着听不清的动作,大口大口的灌酒。

900表示明白,直接将人抗在肩膀上出了酒吧,恶魔破口大骂,然而他只对其中几句给予回应。

Fxxking angel!
他摇头,我不能与你交欢,我是上帝的战士。

恶魔骂骂咧咧的跟在他身后,一边嘲讽他走路的样子像个木头一边摸烟。900停下他‘装模作样’的走路姿势,友情提示烟已经被处理进了后街的垃圾桶。

900身体微微侧开拧住了恶魔打向他的手臂。

还有,你也应该少喝酒,那是罪恶的。

操你。

那也是罪恶的。

......我真想杀了你,还有,我叫盖文,别他妈再恶魔恶魔的喊。


盖文曾经无数次大喊900,质问他为什么像个混蛋一样杀死现场的每一个人,甚至是目击者。

他们是怪物,天经地义。

可他们没有伤害别人!你个王八蛋。

900歪着脑袋说他不懂,盖文给了他一拳,可是他什么都感觉不到,荣光隔绝了所有疼痛,于是只是看着盖文的愤怒。

盖文指着900的鼻子告诉他任务不是永远正确的,更和狗屁的天经地义没有半点关系,天堂从不帮助可怜人,只会消灭他们。

900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跳动了一下,那感觉很熟悉,在米迦勒赐予他荣光之前,在他曾经代表绝对正义的纯白色羽毛之前。

大部分人只是无关对错的生存,他们犯错,然后改正。

他们生活,而不是像他一样,只是活着。


盖文觉得自己不想让900死肯定是因为有了他对自己辖区的治理真的轻松许多。

作为一个恶魔,他从不祈祷,但是自从.....他知道会有人听之后,他经常这么干。

合上眼睛,像个真正的信徒一样祈祷:900,快抱着竖琴,扭着你的小屁股从天上下来。

大块头突然出现在身后还是有点恐怖的:盖文,我没有竖琴,我到人间也不会‘扭着屁股’。


布满了腥臭液体的走廊和闪烁的灯光,不用盖文再念一次咒语寻找方向。他将背上背的霰弹枪取下握在手中并晃了晃,带着猥琐的笑调侃提着天使之刃的900:大一点才好用。

900在一周的相处经验下并没有还嘴,只是想要告诉他接下来的战术。还没等他说到开了门后的三种情况盖文就已经把木门打成了碎片,然后吓得吐掉了嘴里的烟:这他妈也太大了!

900大声问越来越远的盖文他在干什么,对方同样大声回应他。

快跑!


邪恶的生物撞开了整面墙壁,水泥块撕碎了道路,锋利的爪子直接刺破了对面的楼层留下了可怖的疤痕。

亮蓝色的人影闪过,战刃带着锐利的光芒切碎了敌人的右臂,之后顺势落在了血肉模糊的伤口中,任由血污沾染自己白色的制服,用刀刃刻下符文。

怪物恢复的速度超过了他的判断,他的小腿被纠缠住动弹不得,在即将被吞噬的情况下他闭上眼睛准备将记忆传输走。

之后是盖文提着喷火枪带着三头地狱犬救出他。怪物死亡时900的肚子被捅穿了一个洞,盖文抓住他边走边说不要死,把他拖进路边的小店脱掉他的衣服。

上帝牌造物,完美的身体比例和充满男性力量的流线型肌肉,盖文用手把血污抹来抹去才发现一个小伤口都没有,除了自己在对方腹肌胸肌上留下的摩擦痕迹。900只是静静地看着盖文的表情从放松到困惑再到羞窘。

霓虹灯从窗口透进来,烟雾从棕色的眼睛边散去。盖文呆滞的蹲在货架旁不去看他,900试图安慰他:我明白你并不是想亵渎我。

事实上,只要我和天堂的链接没有断绝,我就不会死亡。

盖文叫他闭嘴,拉开门走了。


晚上盖文洗澡的时候,900拉开了浴帘并向他打招呼问候晚上好,可是盖文尖叫的声音盖过了他,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900认真的对捂着关键部位缩着身子的盖文解释:我只是觉得你的情绪很低落,如果看了我的裸体会让你不舒服,那我觉得我可以还回来。

研究表明,非天堂生物对‘公平’很重视,所以我们扯平了,盖文。

盖文在震惊之余叫他滚。


整齐的桌子和沙发,地面也干干净净,盖文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他的那个破公寓。除了沙发上端坐的人,一切都很完美。

900把所有可以和所谓罪恶沾边的东西都打包扔掉了。

我想要更多的了解你,盖文。

天哪!为什么你揪着我不放!

不知道。其实这也是原因,我觉得可能你是我第一个遇到的天使以外的生物。

900之后再也没有杀掉目击者,只是打晕了他们。


900曾经询问过为什么每次杀死怪物之后,盖文会戴上兜帽绕开人群,甚至有几次猛然露出赤红的眼睛吓跑本想要感谢他的人,明明他才是他们两个中间比较有同情心的那个。

盖文回答:他们只是想感谢他们想象中的救世主,而不是一个恶魔。

900不解的微微歪头。

下一次结果怪物之后,盖文抱着胳膊任由尖叫的人向他身上泼圣水,900想要阻止时那个神父挡在了他的面前,高声叫道要保护主的使者。

恶魔向天使翻白眼,打了一个响指留下一股黑烟。


光影透着树叶铺展草地,鸟鸣伴着踩过草丛稀碎的声响,这是900的秘密,就如同盖文用自己的血养着一个吸血鬼女孩一样,他们作为搭档以来一直无法告诉对方的事。

900曾经找到了路西法。

没有干草叉也没有犄角,大男孩抱着一瓶酒倚靠在石碑边上。他扬起头,阳光从棕色眼睛侧边流淌,看起来天真而纯洁,而900只是反握了天使之刃。

你好。

Devil,主叫你回到地狱去。

不,不是他。魔鬼将酒放在石碑前,起身向浑身戒备的900走来。是米迦勒让你们来的,对吗?

魔鬼抬起手,900飞出去撞在树干上闷哼一声,紧接着心脏被抓住,蜷缩在地上。

路西法告诉他的让他停止了挣扎:米迦勒只是想让知道真相的魔鬼永远困在地狱。

他拿走了我们的情感,剥夺了我们的能力,他杀了汉克,只因为我爱他。

魔鬼张开翅膀,不带一丝杂色的黑,遮住了天堂的荣光,让900在阴影中喘息,他察觉到寒冷,更多的是茫然的恐惧。

他没有告诉你们我也曾是天使,对吗?

你有爱的人吗?brother。

900吐掉嘴里的血,捂着伤口想要站起来:我的所有胜利属于上帝。

真可悲,我也曾经是,天使的天使,他曾说我是他最好的战士,骁勇善战,可是我只因为一个人的罪恶毁灭掉一座城市。只有一次,米迦勒知道我爱上一个让我完整的凡人,之后的战斗里我输掉了爱人的灵魂。

900眯起眼睛,失血让他有些晕眩。

可是他觉得抚摸着石碑的魔鬼在哭,那么悲伤无助。

900做了他最鄙视的事情,他逃跑了,像个逃兵一样跌跌撞撞的跑回了人间,他知道不完成任务天堂不会带他回去。

可是盖文会。

那个一边骂他的圣洁屁股占据他的沙发,一边冲到地狱把他从烈火中拽出来的人。

900有时候会歪着脑袋看盖文,他笃定的告诉要戳瞎他眼睛的恶魔和自己,他是在研究。

他在研究那个千疮百孔的灵魂为什么会那样吸引他,那些伤疤让他看到痛苦人间里不甘却坚韧的挣扎。

除了有时候,900破坏他的交易,盖文会一直大喊大叫他是个恶魔,需要做交易才能赚钱之类的。

900面无表情,略带压迫的看着他,盖文称之为婊子脸:你不能因为女孩想要一个粉红色书包就卖掉人家的灵魂。



盖文第一次看见900的翅膀已经是他们合作打打杀杀半年以后。

一个奇怪的在怪物间流传的组合,天使是那种最优秀的天使,高大的身材和流畅华丽的格斗,蓝色的烈焰在战刃上燃烧,斩开黑暗也映亮灰色的眸子和脸边沾染的血污,天堂的高贵与战争机器的完美结合。至于恶魔,在擅长的事是跑路,被鄙视的人类武器哪个好用用哪个,最喜欢用霰弹枪把敌人打成马蜂窝,甚至差点被开除恶魔籍。

在有一次结束战斗以后盖文躺在沙发里把脚搭在900怀里问他:我给你推荐的电影你看了吗?

900皱着眉回答:那个有枪支与欺骗的还是有嫉妒与疾病的。

.....当我没说。


桌子从盖文面前飞过去摔在墙上,爆炸让所有东西的速度都如同炮弹飞射,紧接着是坍塌的地面和倾倒的墙壁向他们砸来。还未等他们爬起来就已经有无数枪口对准过来。

房屋转眼间已经被移为平地,只剩下一地的瓦砾和东倒西歪的木棍。

盖文耳鸣的厉害,他跪在地上嘴里满是血的味道,摇摇欲坠。900还在试图站起来,可是每当他起身就会被集火打倒在地上。

隔绝天堂的符文在黑夜中亮起,很快就被天使的羽翼遮盖住光芒。

盖文的眼中映出上帝最为满意的作品,根本就不应该属于一个被轰炸过的废墟和无药可救的恶魔的生物,张开宽广的羽翼在他面前升起,蓝色的圣光流转在他眼中与洁白的羽毛之间。

随后他跪了下来,用双臂和翅膀搂住恶魔,轻轻的呼唤他的名字。

子弹打在身上的声音不同于打在翅膀上般沉闷,900眼中的光芒渐渐暗下去,盖文挣扎着推他,声嘶力竭。

可是只能看着血混着落在地上的羽毛,越来越多。

盖文,我撒谎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恐惧,好奇让我查看了你的记忆。

天使倒下时盖文像个真正的恶魔一样带着笑对那些人说:go to hell 。

划破右手将血滴在地上的印记上,从地狱涌出数量庞大的黑色猎犬嘶吼着冲向敌人,雇佣军尖叫一声向后跑去,然而却被眼睛血红的恶魔撕碎了喉咙。

盖文弄碎了切断了900与天堂链接的印记,可900只是静静地躺着,任由盖文揪着他的领子摇晃。

盖文?

900睁开眼睛看向他。

盖文长出一口气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关于魔鬼的话,900想了很久之后翻身坐起来。

他一直是一个行动派。


这是什么玩意?

盖文指着那朵花问900,后者塞进他的手里。

当我被切断与天堂的链接,受重伤时,我感觉....自己像个人类,我能感觉到痛苦和欲望,寒冷和饥饿,同时我也能感觉到,我想要保护你。

天使保护义人,但是那一刻,当我被降为人类时,所有情感与欲望让我选择了你。

900说的深情,顺势握住盖文的手。

盖文吓得吃掉了那朵花。

900垂着眼睛摸他的脸颊,侧头靠近,盖文甚至能感觉到打在他脸上的呼吸,那不同于天使冰冷的双手的热度,好像百年来第一个提醒他,他真的活着。

盖文推开了他,骂他神经病。


缠着一个人对会瞬移的天使来说并不是难事,比如盖文正抱着金发美女马上就要亲上的时候怀里的人会突然变大好几个号码,本来的低头亲吻变成了激情埋胸。

盖文的声音从900的胸口闷闷的传来。

Fucking angel。
这次我同意,盖文。
滚!

大部分时间喝完酒的盖文吐的像个水龙头,900姑娘会扛着他将他扔在床上,之后闭上眼睛交握手指在客厅用晦涩的天使语施展魔法,但他总是出错,比如让盖文的手机飞快的将墙砸一个洞。

毕竟曾经他带领上帝的军队时并不需要自动洗碗的咒语。


魔鬼找到过他,那时900正提着一袋啤酒,向盖文保证他很快就会带着‘宝贝们’回家。

他按掉电话,玩着硬币的魔鬼脚边躺在几具尸体,地上印着羽翼的焦痕,那是天使陨落时留下的痕迹。

brother?魔鬼向他打招呼:你最好别挡路。

900放下啤酒,张开他的翅膀。

魔鬼抬起一边眉毛,所谓主的战士此时背后是一双颜色黑白夹杂的翅膀,他已经浸染了欲望。

就像盖文让他明白的,这个世界从来不是非黑即白。

900向魔鬼解释:他让我清醒,我不能让他被天堂‘清除’。


主的战士同路西法一起撕碎了米迦勒,900能感觉到自己与天堂越来越弱的联系消逝了,最终他彻底堕落。

那场战斗有很多从云端陨落的天使,900看着似曾相识,所谓悍不畏死只不过是冷血麻木的自己,毛骨悚然。

魔鬼摸着手里的硬币,告诉900:那个人类,叫我康纳。

可惜再也不能听他喊我的名字了。

魔鬼询问900:你呢?

900想要微笑,可这对他来说尚且还难,所以他只是勾起嘴角:他叫我婊子或者混蛋。


那之后的狩猎,盖文捂着900的伤口问为什么无法愈合。

我切断了我的荣光,盖文。

你什么毛病??

为了你,路西法说的是对的,荣光不是恩赐,是枷锁。

他照着记忆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盖文,那是邻居家小狗问他要食物时的表情。

天堂再也无法带我回去了。

盖文过了好一会才找回他的嘴,他结结巴巴的问:那我叫你滚蛋的时候你去了哪里?

嗯.....附近有家24小时便利店,需要不会打瞌睡的售货员。

你在赚钱?

你养的那个女孩,我们得让她上学,不能和你一样在街头混吃等死。

我?混吃等死?在你来之前我他妈是签订契约业绩最好的恶魔!还有,在我踢你的天使屁股之前告诉我你为什么知道她的事!

900摆出盖文最讨厌的婊子脸:我说了很多次,我看过你的记忆。

盖文掐着900的脖子:我再说最后一遍!离我的脑子远一点!


盖文陪他一起坐在货架后面的时候会无聊到扭来扭去,然后捂着脑袋质问900他们真的不能直接去抢个银行什么的。

你看,你会飞,我会瞬移,你能打,我能跑....

盖文,我们不能抢银行。

可是你曾经杀人不眨眼!

你改变了我,我现在知道对错,任务和正确的区别。

我他妈只让你别见人就捅,没告诉你不能抢银行。

900用婊子脸盯着他,盖文闭嘴坐回去。


我们真的不能抢银行吗?

盖文!


车走链接:https://m.weibo.cn/5871548841/4276018850648626

END
————————————————————
大概会有一点甜饼番外

评论

热度(224)